筆趣閣 > 尸妹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二節劍身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二節劍身

    看著再次恢復平靜的河水,以及又一次出現的魚群。

    我們沒有再次被這一切的表象所迷惑,那些所謂的魚群,就是一個個浮游的水鬼。

    而這些東西,有著特殊的能力。

    他們為了找替身,可以將自己變化成為大魚的模樣。

    從上面看,他們就是一體條條又肥又大,而且還很是笨拙的肥魚。

    可等岸上的人下去捉的時候,才會發現,這一切都是假的。

    那些看是笨拙的肥魚,卻會在一瞬間變成一只惡鬼。

    將下水的活人,瞬間拖入河底,成為他的替死鬼。

    眾人心有余悸,特別是王山、王飛等人。

    差點就命喪河底的他們,這個時候尤其害怕。

    此刻,我說完這么一句之后,便迅速的往岸上退走。

    在水里,這些東西有著非凡的能力。

    我們要付出在岸上二倍,或者是數倍的力量,或許才能鎮壓他們。

    因此,想要除了這些害人的水鬼,就必須有一個全面的準備。

    大家的臉色都不怎么好看,很的便回到了之前的小樓之內。

    可剛進入小樓,都還沒等我們將溺水的幾人扶起坐下。

    我腦子里,卻忽然之間響起了一個沉悶,而且激動的聲音:

    “小子,我感覺到了,他在這里、在這里……”

    我腦子里本還在想水鬼的事情,可腦子里忽然之間響起這個聲音,讓我整個身體隨之一顫。

    這、這是前輩的聲音,前輩不是在閉關沉睡么,融合身體嗎?

    這個會,怎么就醒了?

    我心中驚訝道,嘴里本能的吐出兩個字:

    “前輩……”

    聲音雖然很小,可周圍眾人都聽到了我的話。

    一個個都在同時間扭過頭來,一臉狐疑的盯著我。

    “前輩,什么前輩?”

    “丁道友,哪兒有什么前輩?”

    “……”

    迅捷門王青等人,很疑惑的問了我一句。

    老風和紫幽,也都一臉狐疑的望著我。

    此時,我才知道自己冒失了。

    前輩這種存在,是不適合被外人知曉的。

    因此,我急忙賠笑道:

    “沒、沒!快讓王山他們坐下休息吧!”

    我岔開話題,其余人見我這么說,也就沒有太過在意。

    紛紛轉移了目光,不在理會我。

    王青將溺水的三人,分別扶在破舊的椅子上坐下,或者躺下。

    而麒麟前輩的聲音,則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我的劍身,我的劍身在河里,在河里……”

    前輩的聲音變得亢奮了些,并很激動。

    我心頭卻是一陣駭然,前輩的劍身,在河水之中?

    前輩,前世乃一只麒麟圣獸。

    經歷了無盡歲月,或許他的存在,已經超過了我們現在的認知。

    又或許,他就是來至遠古洪荒。

    其強大身體,竟化作了一柄利劍。

    悠悠歲月之后,只有他這一縷封印在逆鱗的神魂,還有記錄著焚天功的一片堅不可摧的逆鱗,流傳了下來。

    前輩雖一縷神魂殘念,可依舊強大驚天。

    他夢想著尋回自己的身體,如此他這縷殘念,便能融合己身,回歸本體。

    只是,在得到劍鞘之后,發現自己金身早已經破碎。

    當初在鬼馬嶺的慕容府后院里,得到一節劍尖,讓前輩神魂強大了不少。

    如今,前輩再次感應到了自己的劍身。

    這一點,讓我也很是震驚。

    一柄破碎,并散落世間的劍身,想要重新將他們全部聚齊,這得多么困難?

    不過現在,前輩卻再次感覺到了一段。

    這對前輩來說,無異于天大的幸運。

    我遲疑少許之后,來到窗口,用著微不可聞的聲音道:

    “前輩,你確定他就在河水中嗎?”

    “當然,老夫的身體,還會有錯?”

    前輩繼續開口。

    我皺了皺眉:

    “可是前輩,那水里有一群水鬼,極其厲害。

    剛才我們下去,就差點吃了虧……”

    “哼!區區水奴,也能稱之厲害?

    想當年老夫縱橫天宇,這九天十地,誰人能擋?

    有老夫在,幾只水奴就讓你怕了?

    你小子速去幫老夫取回劍身,等老夫找回本源,神魂穩固,掀翻這條河都行。”

    前輩氣勢洶洶,豪氣萬丈。

    我聽在耳朵里,一臉的尷尬。

    雖然我知道前輩身前是圣獸,可這“縱橫天宇”、“九天十地”啥的,我還是不敢恭維。

    你那么牛逼?怎么劍身還被人給打碎了?

    不過,前輩的強大是當然的。

    至少在這個末法時代,前輩就是巔峰級的變態存在。

    我尷尬了少許,嘴上“哦哦”了兩聲。

    “那我準備準備,晚上再去會會他們!”

    “快點,老夫正在融合關鍵期。

    若是能再得到一節劍身,不僅本源回夠迅速回歸。

    那些缺失的記憶,也將會不斷找回。

    當然了小子,老夫無法出手幫你,你也得悠著點,別折在區區水奴手中……”

    說到最后,前輩到有了幾聲關切之音。

    我嘴角勾起一絲微笑,“嗯”了一聲。

    隨即,我轉過身來。

    只見靠在椅之上的王山臉色鐵青,此時鼻孔冒出兩道白煙,突然冷哼道:

    “他娘的,我王山就沒有吃過這么大的虧。

    這群該死的水猴子,竟然差點讓我們三兄弟做了替死鬼。

    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這王山話音剛落,恢復了少許力氣的王飛也開口道:

    “二師兄,可不是。

    要不是咱們沒有帶好家伙,那能吃這么大的虧?

    依我看,等咱們恢復了體力,帶好家伙,在下水和這些水猴子一戰!”

    “扶、扶我起來,我、我也要,要戰……”

    虛弱到了極點的王赤,此刻也鼓著眼睛,挺著一個大肚子想要起身。

    結果被王鳳一把按了下去:

    “五師兄,你還戰個屁。你先把你肚子里的水排出來再說吧!”

    說完,還白了王赤一眼。

    而王赤也無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很大和皮球似的。

    雖然吐出了少許,但更多的已經流入腸道,讓他感覺特別尷尬,甚至是恥辱。

    不過我們也沒在意,只見我往前一步。

    然后對著他們道:

    “諸位,這群孽障恐怕就是烏雀鎮人去樓空的罪魁禍首。

    咱們身為白派驅魔人,今日見了,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再說,他們差點傷了三位道友。

    還咬了我一口……”

    說完,我看了看自己腳上的傷。

    隨即繼續說道:

    “今晚,咱們一起再會會他們……”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