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無冕之王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獻策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獻策

    昆昆哥一臉笑容的看著郭陽說道:“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是喜歡風景,所以才是選擇這樣的地方。倒是不知道你想要買多大,要是數額太小,我可是沒有什么興趣。”

    “我啊?我想要一注十萬塊,不知道你這邊有沒有辦法賠償的起?”

    郭陽很的肯定的說道,似乎是已經中了一樣。

    對方都是有些詫異,郭陽到底是哪里來的自信。

    不過昆昆哥想了想,十個賭徒不是十個這樣的鳥樣?

    郭陽這樣的數字是有些大。

    要是一般的莊家在遇見這個數額都是會閃躲。

    主要是擔心有一些內幕人士,萬一中了的話,那是真的要跳樓都有份,這個年代有多少人可以拿出十萬,而且還是這樣豪賭?

    只是昆昆哥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會畏懼這些。

    這不,昆昆哥一臉笑容說道:“大兄弟,你不需要擔心,你這邊即使是一千萬,我都是可以給你賠償出來,但是你確定你要下注那么大?我個人還是不建議你下注那么大,因為賭博都是有風險的。”

    昆昆哥好像是一個有節操的人,但是郭陽知道這都是這些家伙一貫用的套路。

    真的不夸張說,這是對誰都是這樣說。

    想到這里,郭陽一臉笑容說道:“這事情沒有什么問題的,你是知道,我這樣的人既然都是已經想要玩耍,那隨意弄個百八十萬,那也是和喝茶一樣的。只是我想要知道,你這邊有沒有可以證明你賠償起的東西啊?我……”

    郭陽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有東西都是不需要說的了,大家都是明白什么樣的意思。

    聽到郭陽的話,昆昆哥一臉笑容說道:“這事情自然沒有問題了。你來看看,這是我的存款,這里面有兩百萬,要是想要更多的話,我也是有,只是沒有必要全部給你看吧?”

    昆昆哥隨意拿出了一張存折,但是這存折的名字不是昆昆哥的名字。

    至少和昆字沒有一點關系,這反而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郭陽知道這有可能是一張黑市交易的存折,又或者是面前這個家伙親戚的名字。

    不過一切都是沒有什么必要在意的了,現在郭陽也是將自己的事情給做好先。

    這不,他點了點頭說道:“這事情可以,那我也是直接下注要一個七。只要錢的話,我是轉賬給你,還是要現金給你呢?”

    郭陽就是要弄到線索來,要不然也是不容易將人給找到。

    只是這事情也是有些麻煩,畢竟有些東西是有可能會將自己給陷進去。

    聽到這話,昆昆哥想了想說道:“要是你方便的話,直接拿現金了。當然,到時候你也不是給我,你是直接去一個地方收購東西,這樣是好一點,這事情可以嗎?”

    郭陽倒是沒有想到,這邊的風險措施會做的那么厲害。

    這情況下,真的不是郭陽說,真的是沒有多少人可以抵抗的了。

    這才是無敵的存在,即使是這邊被人給抓住了,那有些東西都是不一定會牽扯到。

    “哦,這事也是可以,那我不知道需要去哪收購什么?”

    郭陽很是嚴肅的說道,他倒是想要知道,面前的家伙會是怎么樣的情況。

    “這邊附近有一條街是古董撿漏的地方,你去到最左邊的一家店鋪,那有一家叫做發財店鋪的地方,你去那邊直接對賭一個古董,你說要十萬的貨物就可以了。只是對賭之前,那也是有一份協議。”

    昆昆哥的話讓郭陽有些恍惚,這些家伙做事情,真的是滴水不漏。

    在這情況下,郭陽都是已經明白,為什么這邊很多人都是抓不住這個莊家了。

    這種也是將風險給規避了一番啊?

    “我明白了,那我現在就去那邊購買?還有我這號碼,那該怎么辦呢?”

    郭陽看著昆昆哥說道,他也是想要套路一點東西。

    至少也是不要一無所知,要不然也是要完蛋。

    昆昆哥遲疑一番,隨即才是看著郭陽說道:“這倒是簡單的很,反正到時候你直接去要多么號碼的東西,這都是可以。”

    昆昆哥的一番話,那是讓郭陽有些目瞪口呆,這簡直就是有些非人的手段。

    不夸張的說,就這樣的腦子弄來犯罪,真的是可惜。

    只是想到徐弈航的死,郭陽的內心也是有些憤怒。

    這些人真的是該死,要不是他們的話,那也是不可能會有那么多的人犧牲了。

    只是這樣的事說出來,那也是沒有什么意思。

    郭陽還是清楚自己這邊要做什么,有些東西也是不能夠耽誤。

    郭陽是轉身就走了,他現在就是在想,徐弈航是怎么死的呢?

    要知道,徐弈航要是查詢到這一步的話,應該不會死的那么凄慘的吧?

    這明顯就是有什么情況。

    郭陽等人回到車上的時候,郭陽又看著身邊的劉川志說道:“我們先去古董街道那邊吧,剛才的事情是十分有意思,這事做的那么嚴密,這種人即使是出事情了,那估計都是不可能會找到什么情況吧?誰會想到,那么一家店鋪還連接著這些東西呢?”

    郭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犯罪的家伙總是會聰明一點,但是就不知道是道高一尺,還是魔高一丈,反正一切都是要走著瞧。

    “老板,這事我們去就可以了,我還是擔心將你給牽扯進去了,你也是知道有些東西一旦你被牽扯的話,那不是那么好的情況。”

    劉川志有些遲疑的說道,他都是有些擔心郭陽的情況了。

    說真的,劉川志不該去干涉郭陽的決定,但是他也是知道有些事情要是自己不說的話,那是肯定不合適的。

    郭陽想了想說道:“我也是有分寸,我知道什么樣的事該做,什么樣的事情不該做。還有我們都是要和警察局溝通一番,要不然這事情有可能會翻船。”

    “嗯。”

    劉川志等人也是不介意這事情,反正這邊也是有熟悉的人。

    這事情交流好,這才是方便一點。

    趙煥山本來還在做事情的,但是當他接到郭陽的電話,他就是直接過來了。

    當郭陽將剛才知道的消息給趙煥山說出來之后,趙煥山都是有些目瞪口呆。

    主要是這事情有些匪夷所思,這還牽扯到那么神秘的事,這事有些大了。

    “這事是我們這邊的失職,那個家伙之前都是已經被抓過一次的了,但是因為表現良好,這又被放出來了,而且后面一直都是神出鬼沒,我們都是不知道他還做著這樣的事,我們這邊發通緝令都沒有人告發他,這倒是稀奇……”

    趙煥山的神情也是有些無奈,因為他感覺到,這樣的事不該是這情況。

    郭陽搖了搖頭說道:“這事情倒是沒有什么情況,有些犯罪的家伙,多數都是這樣,只是我有些遲疑,這種人后面的人是誰,而且剛才他也是給我看了一本存折,那個家伙手上都是有兩百萬,這似乎是有一些問題?”

    趙煥山想了想說道:“這事情倒是有些特殊的情況,要是真的如此的話,我們都是可以想到,這后面肯定有大魚的了。只是之前,我們都是沒有聽過這事情,因為那個家伙之前只是一個小莊家,估計是最近才是和大莊家勾搭在一起吧?”

    趙煥山倒是沒有將自己這邊的責任給推掉的意思,因為他們是真的沒有發現。

    最為重要的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在這情況下,一時間沒有注意到情況,這是情有可原。

    聽到這話,郭陽想了想說道:“要是我這邊想要做什么,那到時候會不會有什么違規的事情啊?”

    郭陽在意的是這一點,因為他很清楚,這事情會帶來什么影響。

    “這事是有些麻煩,要知道,我們要是直接去購買的話,一旦這個交易成立,有些東西都是說不清楚。我還是不建議你去做這種事情,這個事情交給我們警察吧。”

    趙煥山搖了搖頭說道,他也是很謹慎的態度了。

    因為他很是清楚,郭陽這樣的身份,一旦招惹到這事,那是真的有可能會出情況的了。

    主要是有些東西,不是沒有做就可以說的明白的了。

    黑白的事情哪里有辦法一下子就是分的清清楚楚呢?

    郭陽倒是明白這事,他看著趙煥山說道:“這個情況,我都是已經明白了,那我要怎么樣做才是最為合適的呢?我真的是想要為我之前的朋友報仇,要不然我也是不會來了。”

    郭陽是知道自己可以怎么樣做,但是他是不愿意這樣做。

    主要是有些東西,誰都是不清楚,這后面會牽扯到什么樣的情況,這事情才是最為重要的情況。

    “唉,這事怎么樣說呢?我們現在都是已經在布局之中,到時候會將這些家伙給一網打盡,你也不需要這樣冒險的。”

    趙煥山還是將事情給說的清清楚楚了。

    實際上,他是有辦法的,但是他不能夠這樣做,一旦這樣做了,這后面也是有諸多的后患。

    郭陽也不是什么蠢貨,他自然是意識到這邊的風險了。

    想到這里,郭陽看著趙煥山說道:“我要是去撿漏,這事情沒有什么問題吧?”

    郭陽自然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這就是他想到的一些套路。

    只要這樣的事合適的話,有些東西也是可以規避一番。

    只是郭陽也是不清楚,這是否可以那樣而已。

    趙煥山都是已經意識到,郭陽是想要做什么樣的事情了。

    只是他也是知道要是按照一步步來做的話,有些東西也是不一定可以做到那么一個地步。

    想到這里,他點了點頭說道:“這事情自然可以了,合法的交易,誰都是支持的。”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