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清隱龍 > 3981 想插隊?應該有門

3981 想插隊?應該有門

    “所以……所以朕才要想辦法往前搶時間啊!皇爺爺和父皇……他們耽誤的時間,我得追回來啊!我著急就著急在這里……”

    二毛一直在角落里沒有說話,可是今天一看小皇帝都被擠兌的要哭出來了,心中有些不忍他對蔡璧暇試了個顏色然后開口說道。

    “蔡先生……元首和陛下在歐洲分別的時候可是說來,承諾要好好的扶著陛下親政上馬!”

    “為了陛下親政,干爹可是沒少出力!今天說道關鍵不就是設備的事情嗎?我不信元首解決不了!”

    “蔡先生……您還是把情況跟元首匯報一下!”

    蔡璧暇一聽二毛開始按照劇本演戲了,趕緊擺手道“別別別……總管可別給我出難題,這個電報要不您發一份吧!”

    “您發可比我有用啊!我實在是不敢……”

    載淳一下子警醒了,他是個機靈人從二人的表情口吻里就聽出不對勁了!

    “不敢?蔡姐姐這話說的可有問題了……發個電報而已,您又什么不敢的?這里面一定有事兒……”

    “二毛……你跟我說實話,這事情是不是有緩兒?你們別瞞著我,朕可一直對你不錯!”

    慈安也警醒了對著二毛說道“二毛啊!陛下一直當你是朋友,可是有過旨意你不用稱奴才!”

    “這是多么大的恩典?國朝二百年沒有任何太監有這樣的恩寵!拿你當朋友而不是奴才,你得知道這份情誼啊!”

    “現在陛下有困難了,你要是沒辦法哀家不怪你,但是你要是心里有主意卻不說,那可就是你辜負了陛下這份情嘍!”

    二毛一臉便秘的樣子,故作為難“這這這……這應該是特使說的話,我一個外人不應該插嘴的!”

    蔡璧暇又開始擺手“我可不能說,真的不能說……二毛你知道這里面的水有多深,我可不敢發這個電報!”

    砰的一聲慈安把湯碗墩在了桌子上“二毛!講!有什么就講什么!難道還要哀家求你不成!”

    一看太后發火了,二毛一縮脖子跺了跺腳“罷了!我這多嘴啊!”

    “太后!萬歲!其實三年之期也不是不能縮短,只不過難度比較大!”

    “萬歲爺想要的是抓緊把鐵廠還有部分鐵路修建起來,因為有了鐵廠就有了工業的原材料,后面的機械廠還有軍工廠才有原料!”

    “包括鐵軌用的鋼材也不能全靠進口,那價錢實在是太貴了!”

    “鐵路是必須要修的,陛下很清楚鐵路修到哪里,咱們大清的軍隊部署也就可以擴展到哪里!”

    “北京城和天津城之間如果有了鐵路……按照西方的規矩,就能把兩個城市的衛戍部隊的數量縮減一半還要多!”

    “其實這兩個城市的守軍留下三分之一就夠,多出來的錢打造鐵軍強軍!就利用鐵路的便捷運輸,讓一支強軍可以控制兩座城市的防務!”

    “陛下要的就是這個,這才是又節省了軍費又提高了戰斗力的最好辦法!”

    “用一半的軍費,卻能控制更大的領土,提供更高的戰斗力……這是真正賺錢的好戰略啊!”

    “對啊!”載淳興奮的直接拍大腿“太后,朕一直說的就是這個道理,所謂改革維新,其實是能夠給朝廷省錢的!省大了錢了……”

    “富國強兵還能省錢,最后八旗這些親戚們還不是能吃肉喝湯嗎?就這么簡單的道理還不懂!”

    “懂,懂了……陛下別急躁,讓二毛總管慢慢說……”慈安笑著安撫小皇帝。

    二毛松了一口氣“好處當然是顯而易見的,但是這一切的根源還是在鋼鐵行業上,原材料的事情要不解決了,說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京師大鐵廠是一切的重中之重,他投產的越早,后面延續下來的工業百業分支也就越快的建立起來!”

    “但是這大鐵廠可不是那么簡單就能修起來的,卡住咱們脖子的無非就是鋼鐵廠的那幾個關鍵的設備!”

    “煉鐵需要高爐,煉鋼好像需要平爐……加工鋼鐵粗坯還需要幾萬噸不等的水壓機,更關鍵的是吊車也得從歐羅巴買……”

    “零零總總各種機械,一部分華族能夠生產,而三分之一則只能去英國或者德國進口!”

    “華族自己生產的這些,咱們倒是能夠說上話,加班加點的干唄!可是這英國德國進口的設備,就是卡咱們脖子的關鍵點!這個真沒法子,咱們再著急也沒有用啊!”

    “除非……”二毛這一拉長音,讓載淳看見了希望,本來因為二毛的分析都有些絕望的載淳突然看見光了!

    “除非什么?快講……”

    “陛下……除非您能夠影響到華族的那些大商人,大資本家,否則沒有辦法!”

    話音未落蔡璧暇不由得輕嘆一聲“這條路根本就行不通的……說了也是白說!”

    慈安和載淳真是一頭霧水,蔡璧暇知道不說明白今天是不行的了,只好接過話茬說道“太后、陛下……其實二毛總管說的辦法很簡單但是很難辦!”

    “陛下要設備,這設備誰手里有?除了人家德國如克虜伯公司的鋼鐵廠之外,還有一批人手里就有設備!”

    “是誰呢?就是華族的這些大資本家,比如說牛金福老板、米芾老板……當然了,范儒老掌柜家族里也掌握了一些!”

    “呵呵……如今這世道,最賺錢的生意就是生產工業品,尤其是跟鋼鐵沾邊的工業商品!這是暴利啊,可比買賣點絲綢、茶葉、藥材、毛皮什么的賺錢多了!”

    “克虜伯公司出售一門大炮,利潤超過你好幾船瓷器!這才是未來賺錢的聚寶盆產業!”

    “所以華族的這些大資本家們都在提前布局!普法戰爭之前,他們就已經跟普魯士的兵工廠、鋼鐵廠簽訂了加工設備的合同!”

    “不是一份兩份啊!那是好幾十份……這些人手里的設備有的已經開始裝船往亞洲運了,有的也基本上在車間生產了!”

    “這是唯一快捷的辦法,其他門道想都不要想了!”

    載淳一聽就興奮了“好啊!咱們從他們手里去買!哪怕價格加一成朕也答應!米芾、牛老板他們朕都見過,相信不會駁朕這個面子!”

    “實在不行,范掌柜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載淳越說就越沒有底氣,越說聲音越小,因為他看見周圍的人表情都很不自然了,連慈安的笑容都已經凝固了!

    太后搖了搖頭“陛下!既然二毛和蔡璧暇特使都如此為難了!這件事兒恐怕不會那么好辦的!”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