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雪狼出擊 > 第963章 青年旅社

第963章 青年旅社

    這段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秦雪一路上都是背靠著座位在閉目養神,似乎林松發生的事情和她無關一樣。

    當他們兩個人從機場出來的時候,那個黑大個也緊跟著他們走了出來。

    “哎哎,你們好,我說外國人,能不能幫助我一下。”

    黑大個顯得有些人生地不熟的,說話很客氣也很小心,生怕那句話說錯了惹得對方不高興一樣。

    “嗯,有什么需要我幫助的嗎?”

    秦雪大方得體的回應道。

    “你看這里應該怎么走?”

    黑大個拿出一張寫著字的字條,上面寫著北江市青年旅社的名字。

    “你也去那兒啊,正好我們一路,那就搭我們的順風車吧。”

    秦雪熱情的邀請這個外國友人一起乘車前往。

    “謝謝,謝謝,太感謝了。”

    黑大個高興地都快跳起來了,一雙大手握著秦雪雪白的小手不放開。

    “哎哎哎,謝謝就行了,別動手動腳的。”

    林松一看秦雪那雙雪白的小手,居然被漆黑無比的大黑手給握住了,心里莫名的就像是醋壇子被打翻了一樣,全身都酸溜溜的。

    剛才在飛機上自己摸一下都害羞的秦雪,居然被一個黑鬼擦油了,林松心里哪能平靜呢。

    “行了,車來了。”

    秦雪雖然嘴上那么說,心里還是挺高興的,這表示林松很在意自己嗎。

    三個人坐上了出租車,一路無話,來到了北江市青年旅社。

    “哎哎,還那么熱情干什么,這就是青年旅社,已經到了我們的地主之誼也盡到了,你現在可以自己去找房間了。”

    林松的心里一直都在堤防著那個黑鬼呢,就怕他再占便宜,一下車不等黑大個朝著秦雪身邊湊,就急急忙忙的擋在了秦雪的身前,不客氣的打發走了黑大個。

    “你那么兇干什么,沒看到人家是國際友人嗎?”

    秦雪故意激怒林松說道,這也是女人特有的小心思,就想看看自己的男人對自己有多么的上心。

    “國際友人?”

    林松心說,別說我殺了多少國際友人了吧,你秦雪殺的只比我多不會比我少吧,可是這種話又不能在這樣的場合下說出來,只好咽了回去,免得那個黑大個聽到了會害怕。

    “謝謝,我到了,哦,對了,我準備來這里的雪山游玩的,你們去哪兒呢?”

    黑大個似乎有些不死心,繼續說道。

    “我們也是去雪山哎,這么巧啊,那一塊去啊。”

    不等林松說話,秦雪搶著邀請這個黑大個和他們一起去,這可把林松給氣壞了,還沒見過秦雪這么樣的呢,居然對一個黑鬼這么上心。

    看樣子似乎不是黑鬼在勾引秦雪,而是秦雪在對黑鬼使用美人計。

    “好啊,太好了,我來這里一個朋友都沒有,有你們相伴一定會死,哦,錯了,會‘是’一個美好的旅途。”

    黑大個都沒有想到進展的這么順利,一下子就取得了目標的信任了。

    “那就請自便吧。”

    秦雪客氣了一下,就拉著林松的手走進了旅社里面。

    本來林松還想阻止一下呢,他對那個黑大個的印象很不好,畢竟那根來歷不明的絲線很可疑,但是被秦雪拽著手的感覺,真的很讓林松享受,他不想錯過了這個和秦雪親密接觸的好機會,只好跟著秦雪走進了旅社里面。

    “你的兄弟們是不是應該都到齊了?”

    秦雪此時的表情有些嚴峻,一種很不好的預感讓她趕到了威脅的臨近。

    因為曾經很熟悉的環境,似乎變得有些詭異,不但如此,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距離她越來越離譜。

    “怎么雪兒,有什么情況?”

    林松也從秦雪緊皺的眉頭里看出了什么,關心的問道。

    “不對勁兒啊,羅長青這里好像和以往不一樣。”

    秦雪疑惑的搖了搖頭,但是還不是十分的確定,依舊有些不甘心的推開了那扇熟悉的門。

    羅長青和秦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們可以說從發小開始就親密無間,而且工作性質又有些淵源,一個是龍戰士一個是特殊部分的特殊工作者,青年旅社只不過是掩飾身份的幌子罷了。

    所以羅長青和秦雪曾經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那就是在青年旅社辦公室內的裝修,一切正常的話,就用綠蘿裝飾室內的格調。

    而這次秦雪過來,事先就和羅長青約定好了,可是來到青年旅社之后,隔著窗戶看辦公室里面的環境,卻絲毫找不到有關綠蘿的盆栽。

    難道這是羅長青在給秦雪一個暗示嗎?這里真的如秦雪的預料那樣出了事兒嗎?

    “林松,你除了把這件事兒給你的兄弟們說了之外,還和什么人講過?”

    秦雪很認真的問道,這件事兒非同尋常,能夠拔掉羅長青這根線的話,那么這個組織的能力將令秦雪感到吃驚。

    畢竟涉及到了華國有關部門,這可以說牽扯到了很高的層次。

    “沒有和誰說過,除了他們幾個,再也沒有其他人知道了。”

    林松非常的肯定的回答道。

    “那你的兄弟們還會和誰談論這件事嗎?”

    秦雪用一種懷疑的眼光審視著林松,就好像是審訊官正在審訊犯人一樣,這種不友好的目光令林松感到渾身不舒服。

    “這個我就不敢保證了,嘴長在他們的身上,不過我可以確定,那就是他們都不是滿嘴跑火車的人,就算是說也只限于他們的首長和親人。”

    林松對于自己的這些兄弟非常的有信心,畢竟都是特種兵出身,對于行蹤的保密還是能夠做到的,誰手里沒有幾個仇人啊,時刻防備著敵人的報復。

    “那先和你的兄弟們聯系一下。”

    秦雪謹慎地建議道。

    “嗯,我這就給他們打電話。”

    林松也不敢怠慢,趕緊的拿出手機撥通了錢東路的電話。

    “老大,我們都到了,現在正在和羅經理喝酒呢。”

    電話里傳來了錢東路輕松的笑聲,對于秦雪的這個安排,利劍小隊是一百二十分的滿意。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