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萬界監獄長 > 第九十七章 菩提老祖

第九十七章 菩提老祖

    “至尊寶!”

    白晶晶一扭頭,狠狠地瞪著至尊寶:這么多人賴著不走,你這個當主人的,就沒有一點表示?

    “啊?啊哈哈!”

    也不知至尊寶是不是曲解了她的意思,居然放聲大笑展示豪爽:“歡迎,歡迎,太歡迎了!對我們來說,幾位貴客肯定是住得越久越好啊,最好能住上一年半載。”

    就算因為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緣由,他會對白晶晶產生莫名好感,卻不能與金錢利益過不去啊。

    神秘女子星如,出手闊綽,只住一宿就給了一個大元寶,這要是多住幾天,兄弟們壓根不需要出去打劫了,好好伺候著這位富婆,啥都有了,那多省心那多舒坦。

    更別說唐大爺這位貴人,簡直就是座移動寶藏,隨手就能變出來大把的好東西,心情好了,仙丹靈藥也是說給就給,說送就送。

    我的腦袋就算被驢踢了,也不可能把他們往外攆啊。

    “哼!”

    白晶晶氣得拿筷子使勁戳著碗里的地瓜粥,嘴里也在嘟囔:“見利忘義,跟那個死猴子一個德行。”

    “他跟你有什么義啊?”

    春三十娘不禁好笑:“他若不是孫悟空轉世,跟你就沒有一丁點關系,憑什么和你講義氣?”

    “都是混蛋!”

    白晶晶還不服氣:“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師姐,你可得小心點,我感覺,你對姓唐的家伙……已經有些不對勁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別為我操心了。”

    春三十娘卻顯得不太在意,淡淡回道:“我要是喜歡上了一個男人,那就什么都不會在意,哪怕只是一段短暫的回憶。”

    三十娘作風果斷,敢愛敢恨,她的戀愛觀與師妹不太一樣:我們是殺人不眨眼的妖怪,在人類和仙道眼中都屬于邪門歪道,有什么資格要那種天長地久,能有一段值得回味的浪漫經歷也就很不錯了。

    更多的,哼哼,隨緣吧。

    最起碼目前來說,她還是很能看得開的。

    而且她也不是很擔心那個神秘女人星如,盡管她天香國色,容貌逆天,但可以感覺出,唐鋒對這個女人并沒有垂涎之欲,反而存在著隱隱約約的針對和提防。

    “我的直覺應該沒錯。”

    三十娘心中分析著:“很可能,唐鋒會和她成為對手或敵人,兩個人都在相互算計。”

    所以說,女人的直覺有時候還真是很準的……

    一上午,大家各自扮演著自己的角色,在各種虛情假意中平淡度過。

    午時剛過,瞎子托著一個盤子來到唐鋒面前,臉上綻放著獻媚笑容:“唐爺,這串葡萄是不是您丟的?我剛剛撿到了,一個粒兒都沒動,只是洗干凈了給您送過來。”

    瞎子也不傻,今早上看到二當家一柱擎天,紅光滿面,,怎會猜不到,必定在唐大爺那里獲得了不小的好處。

    機遇擺在眼前,唯有傻子,才不懂得竭力爭取。

    唐鋒瞟了一眼盤中那串翠綠色的葡萄,怎會猜不到,這是菩提老祖即將登場。

    便對瞎子說:“葡萄是至尊寶的,你給他送過去吧。完事后,可以來我這里領賞。”

    屁大的一點小事也能領賞?

    唐大爺的作風是不是有些太敗家,或是太圣母了?

    當然并不是的,就算修真界丹藥在唐大主宰的眼里如同糞土,一錢不值,那也不會無端端隨便送人。

    瞎子應該是沙僧的此界化身,在下一集《大圣娶親》也算是重要角色了。

    雖說唐鋒犯不著討好任何人,但西游位面太過講究因果關系,在沒有完全弄明白這一項規則力量之前,凡事還是應該想得周全一些。

    不欠債,不欠情,不留把柄,不給那些幕后大佬借題發揮,或借刀殺人的任何機會。

    別以為這很多余,無數年來,那些大佬彼此間相互算計,最喜歡,也最擅長玩弄這類把戲,被他們逮到一丁點破綻,都有可能利用游戲規則來對付你。

    因為他們比誰都懂,天地間唯有規則的力量才是最強大的,犯不著親自上陣跟你血拼,站在道理或道德的至高點上,引來規則的制裁那才是最狠,最毒,最利索,也是最解氣的。

    神秘女子星如,很可能就是以自身為餌,想要近距離尋找自己的破綻或把柄。

    “好咧,我這就去!”

    瞎子樂樂呵呵捧著葡萄去了至尊寶的房間,回來后,果真從唐大爺這里領到了一枚低級靈丹。

    肯定比不上二當家的那一枚,畢竟他出力太少,只不過洗了一串葡萄,遠不如二當家盡職敬業,穿著自制吉利服,當了半宿的伏地魔。

    再說至尊寶那邊,如同原劇情那樣,盤子里的葡萄不見了,反倒變出來一個邋里邋遢的老和尚。

    這老和尚雖然是一把白胡子,卻是油光滿面,一道皺紋都沒有,平日里肯定是營養充足,小日子過得相當滋潤。

    “至尊寶,你眼下有一大劫,可得萬般小心啊。”

    一番相當辛苦的自我介紹之后,菩提老祖掏出來一面銅鏡:“你已經被很多妖怪盯上了,時時刻刻都在算計著你的小命!喏,這是照妖鏡,用它可以判斷出誰是妖怪,另外,你還得小心提防著那個來歷不明的唐鋒,他才是最危險最難纏的,照妖鏡很可能對他無用。”

    “唐鋒?”

    至尊寶將信將疑:“他對我挺好啊,最起碼,確確實實救過我一命。”

    態度不是很堅定,也是因為,唐鋒曾提過,忙不會白幫,后面啊,自己必須答應他一個條件。

    啥條件?

    至尊寶當然曉得,非親非故的前提下,對你幫助越大,說不定圖謀越深。一般來講,這才合理。

    “哼哼,你自己心里有數就好了。”

    菩提老祖壓低聲線:“很多時候,越是這樣,越讓人擔心不是嗎?”

    他已經以隔絕法術,把這間屋子封閉起來了,本以為自己與至尊寶的這番對話,不可能被誰偷聽或偷窺,沒想到接下來便收到唐鋒的傳音入密了。

    “大師,你這樣背后說人壞話,還不講任何證據,會不會有些太不地道?”

    唐鋒先給了這么一句,接著又問:“再說了,你真是孫悟空的師父菩提老祖嗎,為什么我覺得不太像呢。”

    老和尚微微一愣,隨即故作鎮定,同樣傳音回道:“所謂菩提,可以是一個頓悟,一次升華,一份超脫,或是一種思想境界,世間皆菩提,我是不是,并不重要。”

    “別跟我扯這些虛頭巴腦的禪機。”

    唐鋒回道:“反正你背后說我壞話,都算是主動招惹我了!來來來,我這人一向不留隔夜仇,咱這就做過一場,用拳頭理論清楚,獲得升華,才是最直接最敞亮的。”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