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顆時空珠 > 六百八十九章李元化屁股坐歪了

六百八十九章李元化屁股坐歪了

    第二天,當張寶玉看到跟在玄真子和李元化身后的齊靈云的時候,已經明白,妙一真人齊漱溟是鐵了心想將女兒送到自己這個道祖弟子身邊當侍女。

    如果自己是真正的道祖弟子,這自然是一個好的不能在好的辦法。

    但張寶玉感覺,如果自己是真的這個世界的道祖弟子,恐怕也不會收一個修為這么低的侍女。

    看到齊靈云,張寶玉才想起,哪天自己修煉時,感覺少了的東西是什么。

    原來是身邊少了一個侍女,沒有人跟在身邊,以前只有兩個人修煉的時候還沒有什么,但峨嵋派弟子全呆在天外神山。

    身邊沒有人跟著,別人走到自己身邊,自己也因為修煉的時候太投入,都沒有感覺到。

    幸好這些峨嵋派的弟子不敢打擾自己,要不然,恐怕自己都能修煉到走火入魔了。

    一想到侍女,就想到自己現在的侍女,跟在自己身邊卻只知道一心修煉的白素貞,張寶玉現在連提醒一下的想法都沒有了。

    如果是金蛇,恐怕就是在要緊的事,在自己修煉的時候,也會守在自己的身邊,而不是一心只是修煉。

    以前有金蛇在身邊的時候,張寶玉還沒有感覺到什么,但現在換成白蛇,一下子讓他感覺出了金蛇的好。

    想到當年金蛇在自己身邊的時候,自己各種不信任,就連給的法寶和教的東西都遠遠不如白蛇。

    可現在,比起忠心,金蛇卻比白蛇更讓自己舒心,想到落在遮天世界狠人手中的金蛇,現在張寶玉只有一個想法,能不能跟狠人商量將兩條蛇換一下。

    當然,張寶玉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自己只要出現在遮天世界中,狠人就肯定可以感應到,隨即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所以自己可以在遮天世界中呆的時間極短,也不敢跟狠人對話,所能做的,恐怕也就是將白蛇放下就跑,讓白蛇落在狠人手中,讓她好好幫自己教育出一個好侍女了。

    將身上從峨嵋派弟子手中用金剛琢收的法寶全扔給妙一真人齊漱溟后,張寶玉收了自己的乾坤大陣,帶著白素貞、玄真子和李元化還有齊靈云離開了天外神山這個自己修煉了一年多的地方。

    如果不是知道峨嵋山中有更好的修煉環境,而且有太多的法寶等待著自己,如果自己現在不拿,以后就會被別人拿走,張寶玉還真不想離開這個安靜的地方。

    他自然知道,他這一走,天外神山就等于是廢了,峨嵋派既然知道自己不會回來,又怎么可能不抽走天外神山的靈脈。

    在這個末世,一個門派的資源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積攢下來的,要不然,峨嵋派也不會在以后不過一百多年的時間里,有哪么多的弟子飛升靈界。

    顯然就是將無數修煉圣地的靈脈全都匯集到了峨嵋山,才會有這樣的修煉環境。

    要不然,如果峨嵋山的修煉環境真這么厲害,當年也不會長期沒有門派,直到長眉真人在哪里建立峨嵋了。

    有人帶路,不過數日,一行人就到了連山大師的藏寶之地,連山島。

    看著面前孤零零一座小島,島上正中高山險峻,山頂還有著一個大湖,如今卻因為這里的溫度太低,被冰雪覆蓋。

    張寶玉自然不會懷疑玄真子和李元化會給自己帶錯路。

    畢竟這島上的藏寶,當年長眉真人也是來取過一些的,想來就算是給自己剩下一些,也不會有什么太好的東西。

    如果不是這里的法寶數量多一點,恐怕張寶玉現在還真不一定看的上。

    看著前方的小島,李元化也是一臉感嘆的道:“連山大師當年為了幫一眾旁門開辟出一條直指成仙的修煉之路,收了無數旁門弟子和旁門功法,在島上耗盡了心智,甚至死前生怕自己走后這些弟子害人,還將這些旁門弟子全部斬殺,可以說是功德無量了!”

    說到這,李元化惋惜的感嘆道:“這里的藏寶就是連山大師一生的收藏,還有被他斬殺的旁門弟子身上所帶的法寶,當年連山大師在這里開辟出地火,又壓制了下去,設立陣法,讓這里五十二年打開一次,有緣者可以進入,也算是造福天下了!”

    聽著李元化一到這里,居然就對這個連山大師一頓夸,張寶玉不由奇怪的看了李元化一眼。

    峨嵋派早年間道佛混雜,就連長眉真人這樣的道祖傳承收的弟子之中,也多有佛門弟子,顯然是對佛門多有好感。

    可是想到連山將許多旁門中沒有修煉功法的修士騙了過來,說是要開辟出一條旁門中人修煉的道路,當年一定是讓許多低層修士歡欣雀躍。

    最后不知道有沒有開辟出來這樣的修煉之路,自己卻在死的時候,將這些旁門修士通通給弄死了,然后將人家的法寶放在一起,還說是造福天下。

    這樣的事情,讓張寶玉是怎么想怎么不舒服,心中暗暗將這李元化記在了黑名單上,然后看向下方的大湖。

    抬手向下一拍,冰凍的湖面頓時破開,然后轉頭看向李元化,開路這種事情,身邊既然帶著峨嵋派的長老,張寶玉怎么可能自己去干。

    剛好這個李元化對連山大師極為景仰,想來也他的修為也不會怕這下面的地火。

    當然,對張寶玉來說,李元化這種屁股坐不正的修士,還是道祖真傳門派的長老,有這樣的人,還不如沒有。

    也是暗暗期待在進入的時候,對方最好被這下面的地火和陣法給弄死。

    畢竟如今肯定是不到五十二年一開的時候,這樣直接闖進去,就是與當年連山布置在這里的機會硬碰,修為不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看到張寶玉看過來的眼神中,明顯是要自己開路,李元化輕輕點了點頭,一柄綠色的長劍出現在手中,向下一指,湖水中就是一條通道開辟了出來。

    心中更是暗暗得意,雖然玄真子師兄的修為比自己高,但卻明顯不如自己受祖師重視。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