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五百六十四 慘淡的局面

五百六十四 慘淡的局面

    到底是經驗老道一些,韓遂知道馬超可能會戰敗,所以及時率軍趕來支援。

    韓遂十分及時的從后方沖擊魏軍的包圍圈,直接殺入了重圍之中找到了馬超。

    馬超在絕望之中看到了一線生機,頓時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帶著剩下的親兵一股勁兒的往一個方向沖。

    或許是因為求生欲帶動了他的本能,他居然就真的跟著韓遂一起殺出了重圍,魏軍愣是沒能阻止這兩個想要活命的斗士。

    韓遂和馬超一起沖出了魏軍的重重圍困,不要命的往長安方向逃跑。

    發現自己這邊沒能擋住一隊騎兵的突圍,曹純和曹休非常不愉快,立刻率軍猛追。

    韓遂和馬超就一路逃跑,曹純和曹休就一路直追,一直追到都能看到長安城墻的地方,曹純和曹休才因為馬騰率軍出來接應而不得不撤退。

    馬騰看到自己這邊的軍隊戰敗潰退,立刻率軍出城接應,曹純和曹休剛一接近,就被馬騰指揮弓弩手發矢阻擋。

    箭如雨下,魏軍騎兵折損了一些兵馬,曹休和曹純眼看對方軍陣已經完成,再打下去沒有意義,于是引兵撤退。

    韓遂和馬超算是順利大逃亡了。

    盡管也是被曹純和曹休追在屁股后頭攆,攆的魂飛魄散,但是到底還是勝利大逃亡了。

    與馬超的好運氣相比,馬岱和龐德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

    兩人雖然也勇猛作戰,但是始終不敵魏軍。

    不僅陷入重圍之中,又沒有得到韓遂的救援,結果兩人雙雙被擒。

    馬岱年紀比馬超還小,氣力不足,撞上殺紅了眼的曹洪,三下五除二把身邊的親兵全部殺光,然后提刀猛砍馬岱。

    馬岱連著招架數次,氣力不支,被曹洪一刀砍飛了手里的武器,一腳踢在了胸口,一群強壯的親兵立刻圍了上去將其狠狠的壓制,擒拿。

    龐德戰斗力更強一些,力氣也更大,更為兇猛,張與夏昭兩人合戰拿不下龐德,最后還是龐德的親兵全部戰死,被十幾名強壯的魏軍士卒奪了兵器,狠狠的壓制在身下,被五花大綁。

    饒是如此,龐德還是拼命掙扎,虎吼連連,額角青筋暴起,感覺整個人都要爆炸了一般。

    但是終究扛不住十幾條大漢的拼命壓制。

    這一場正面交鋒就此結束了。

    包括韓遂帶來支援的涼州兵在內,魏軍基本上將之殲滅,跟著韓遂和馬超逃掉的還不到三千,剩下的少量戰死,大量都被俘虜了。

    魏軍大獲全勝,士氣高漲,諸將更是興奮。

    龐德和馬岱被興奮的將領們押著來見郭鵬,立了功的三人喜形于色,沒抓到敵將的則咬牙切齒的痛恨敵將過于狡猾。

    郭鵬讓龐德和馬岱報上姓名,然后才知道這兩人一個是龐德,一個是馬岱。

    涼州名將龐德,還有馬超的族弟馬岱。

    “馬超跑了?”

    郭鵬有些意外,從曹純和曹休那邊得知是韓遂救了馬超,兩人一溜煙的就跑走了,丟下了龐德和馬岱,所以沒能抓住馬超,更沒抓住韓遂。

    要是能抓住馬超和韓遂,這仗就差不多該結束了。

    “魏公,馬超和韓遂跑了也無傷大雅,這兩人一樣有用,涼州兵損兵折將,幾乎全軍覆沒,必然全軍喪膽,不敢與魏公爭鋒,如此一來,長安城指日可下,我軍便可大獲全勝。”

    荀攸得出了自己的結論,而這個結論郭鵬也是認同的。

    所以他看向了龐德和馬岱,下令將馬岱關起來,單獨留下了龐德。

    “韓遂救了馬孟起,卻沒救你,你戰斗雖然勇猛,但是跟錯了將軍,馬騰和韓遂是可以成大事的人嗎?困守長安,退路只有涼州一隅,而我有整個關東,還有即將到手的司隸,你以為是我能勝,還是馬騰韓遂能勝?”

    郭鵬這樣一說,龐德默然無語。

    “馬岱是馬氏親眷,我不勸他,你姓龐,非馬氏親眷,為什么要為了馬氏的錯誤而受到這樣的折辱?如此你不感到痛苦,我都為你感到不值。”

    龐德低頭不言語。

    “你是壯士,勇猛,我不逼你,我相信你能思考,能想出自己該做什么才是對的,你就在我的營中,看著我是如何將馬韓二人徹底碾碎的!”

    郭鵬身上的威勢讓龐德無法反駁他所說的話,更不敢抬頭與他抗衡,與郭鵬說話間,龐德甚至出了一身冷汗。

    他是知道郭鵬沒有說錯什么,甚至并不懷疑以今天郭鵬所展現出來的軍力,不能拿下長安。

    無論怎么比較,都是郭鵬更具贏面。

    當晚,郭鵬下令將戰場上那些傷到無法救治的馬和已經死掉的馬收集起來,燉煮馬肉給全軍增加肉食,以此提升士氣,鼓舞士兵再接再厲。

    而與郭鵬這邊昂揚向上的士氣比起來,長安城內的情況也就過于慘淡了。

    馬超和韓遂敗退回長安城,是損兵折將狼狽不堪的。

    回去之后,馬超甚至都還沒有相信自己已經活著逃出來了,逃回了長安城里,好一會兒才確認這個事實。

    馬騰嘆息不已,握緊了韓遂的手感謝韓遂不辭危險率軍救助馬超的恩情,然后又當眾下令解除馬超的軍職,當中杖責二十,以此懲戒馬超盲目冒進,不尊重長輩的罪責。

    馬超是被懲戒了,但是戰事還沒有結束,這一戰戰敗之后,馬韓聯軍徹底落入了頹勢,而郭鵬那邊則士氣旺盛。

    “郭子鳳到底是怎么辦理后勤的?那么長距離的進軍,又沒有人煙可以補充糧食,他到底是怎么保證軍隊不崩潰的?他哪里來的那么多糧食?”

    馬騰滿臉都是費解,滿腦門都是問號。

    很顯然,馬騰依然搞不清楚自己輸在了什么地方。

    韓遂也沒有搞清楚什么。

    “裝備精良,士氣高昂,連戰馬都膘肥體壯,完全不像是缺衣少食的樣子,周邊沒有可以得到十萬人軍隊的糧食的地方,那也就是說,郭子鳳的補給線從洛陽一帶直接拉到了長安來。”

    韓遂滿臉都是不可置信:“近八百里,他是怎么辦到的?難道是用鐵索把士兵都鎖起來,不讓士兵逃跑?”

    馬韓二人都有如此的疑惑。

    而跟在他們身邊同樣驚恐萬分的張濟倒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之前在弘農的時候,曾經聽一些荊州商旅說過,郭子鳳在麾下大興屯田。”

    “屯田?軍屯還是民屯?”

    馬騰詢問道。

    “好像都有,不過是以民屯為主,郭子鳳似乎是在地方上設立了什么制度,專門用以屯田,還派專人管轄,確保屯田所得足夠,然后所得到的全部糧食都存入府庫里面用以征戰。

    郭子鳳轄地那么大,全都是人口充裕土壤肥沃的地方,收獲那么多糧食想來也不是什么難事,估計這些年郭子鳳積蓄的糧食數量很大,完全可以支撐這場大戰,所以他才有恃無恐。”

    聽了張濟的話,馬騰和韓遂面面相覷。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