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極品全能保安 > 第七百章 逃出白浪島

第七百章 逃出白浪島

    元力順著妖將的左腳匯入它的經脈之中,一路延伸到膝蓋。妖將發出一聲怒吼,左腿自膝蓋以下爆出無數的血箭。

    它龐大的身體再也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剛才吳松以生月**第二層匯聚的元力擊中了妖將的左腿,已經對它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只是憑借強韌的身體,它才能強撐著沒有倒下。

    現在吳松再以生月**第三層匯聚的元力打在它的左腿上,妖將便再也支持不住。

    只是在接連兩次受到生月**所匯聚的龐大的元力的攻擊,妖將卻只是被廢掉一條小腿,它的身體強韌程度,還是讓吳松感到一陣駭然。

    妖將倒下后,吳松轉身逃走。它的一條小腿已經被廢,至少在短時間內是無法追上吳松了。

    冒頓和玉兔教教主已經趕到了岸邊的小船上,寧煙和云容已經等在那里。吳松趕到后,冒頓立刻開船。

    他們按照原路穿過旋渦區域,離開了白浪島。來到主航線之后,一行人搭上了前往西洲大陸的一條商船。

    玉兔教教主根據白浪島上的石板上的星圖,推算出了一個地方,和地圖對照之后,知道那個地方是西洲大陸海岸邊的一個港口,飛石港。

    那是西洲幾個和東洲人族通商的口岸之一,十分繁華。

    但是因為在推算的過程里,被妖將打斷,玉兔教教主沒有將全部的星圖破解。所以,他只能找到這么飛石港這么一個較大的范圍,更具體的地址就無法得到了。

    吳松認為,他們要找到地方一定是非常特殊的。所以,他們在登上飛石港之后,只要去找到那座城市里比較特殊的地方,應該就可以找到那個地方了。

    其他人都同意吳松的看法,眾人所乘的商船在西洲的白沫港靠岸,眾人上岸。

    冒頓是吳松請來為他們在白浪島上帶路的,現在任務已經完成,冒頓不再和他們一起前往飛石港。

    玉兔教教主給了冒頓一袋金子,作為答謝。

    雙方就在白沫港分手,吳松、玉兔教教主、云容和寧煙四人前往飛石港,冒頓乘坐商船返回中界島。

    白沫港距離飛石港約有四百多里,距離比較遠。吳松四人在白沫港里找到一艘前往飛石港的商船,他們便乘坐那艘船前往飛石港。

    商船在路上走走停停,不斷的上岸采貨。六天后,才在飛石港靠岸。

    吳松四人上岸,進入飛石港。

    這里和中界島一樣,是人族和妖族混雜居住。走在街上,隨處都可以看到妖族。

    但是和中界島不太一樣的是,因為這里是妖族的城市,所以總體上說,還是妖族多一些。

    在中界島上,兩族居住在一起,統一受到島主貝珠的管轄。兩族隨意居住,不分彼此。

    但是在飛石港,兩族各自居住在屬于自己的區域里。城中專門劃分出一部分地方,供人族居住。

    在人族和妖族各自的地方,形成不同的社會架構。比如說,妖族有自己的官府機構,而人族也有自己的官府機構。

    妖族不能擅自進入人族的地盤里捉拿逃犯,而人族也不能擅自進入妖族的地盤捉拿逃犯。

    吳松四人進入城中,在來的路上,冒頓已經把飛石港的情況大概和他們說了。人族來到飛石港,一般都會去人族的區域里入住。

    妖族的區域里并不禁止人族入住,只是城中的妖族并不是都歡迎人族,如果運氣不好,遇到極端保守的妖族,那么就可能受到襲擊。

    吳松四人來到人族區域,找到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那么接下來,就是在城中尋找特殊的地方。這個標準實在是過于模糊,但是沒辦法,目前他們只有這么一個線索。

    四人入住時,已經是傍晚,吃過晚飯沒有多久,夜幕就降臨了。吳松出于謹慎的習慣,每次入住客棧,都會在客棧四周察看一番,記下周圍的建筑情況。

    這一次也是如此,他一個人走出客棧,繞著客棧轉了一圈。

    四人住在二樓,在四人住房的窗外,是一條后巷,沒有多少人經過。

    吳松轉了一圈,返回客棧前門,正要走進去,忽然看到有三個妖族走入了客棧。

    這三個妖族身高兩米,長得很像是蛇和龜的混種。他們的身上都覆蓋著厚厚的骨甲,有著長長的脖子,長著一雙狹長的眼睛。

    他們的脖子上分泌出黏黏的液體,看起來讓人覺得十分的陰冷。

    看到這三人的第一眼,吳松就產生了一種危險的感覺。這是一種本能的反應,雖然毫無來由,但是十分準確。

    吳松走入客棧,偷偷的看向那三個妖族。

    他們進入客棧后,走到柜臺前,向掌柜的詢問著什么。掌柜的向二樓指了指,吳松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正是他們四人所住的房間。

    隨后,那三個妖族向二樓走去。

    吳松暗道不妙,從另一個樓梯飛快的上了二樓。

    四人開了三間房,云容和寧煙一間,玉兔教教主因為要進行冥想,所以單獨開了一間,吳松單獨一間。

    那三個妖族首先走向的是吳松那一間,這樣一來,碰巧給了吳松時間。

    吳松來到寧煙和云容所在的房間外面,此時已經不及敲門,他將手掌覆蓋在門上,運轉元力,震碎了門上的門栓,推門而入。

    里面寧煙嚇了一跳,而云容已經事先提到吳松的聲音,所以十分平靜。

    “有三個妖族來找我們,估計是沒什么好事,你們趕緊跳窗逃走。”吳松低聲吩咐道。

    寧煙背起云容,打開窗戶,跳了下去。

    吳松探頭向門外看去,看到三個妖族里有一個守在玉兔教教主的房間門外,而另兩個看不到,應該是進入了吳松的房間。

    吳松轉身來到窗邊,伸手扒住窗框,來到窗外,順著墻壁,來到玉兔教教主的窗外,跳入了他的房間。

    玉兔教教主看到吳松以這種方式進來,就知道出事了,低聲道,“出什么事了?”

    吳松指了指窗外,低聲道,“有妖族找上門了,我們快走。”

    說著帶著玉兔教教主來到窗邊,幫他跳到了后面的小巷里。

    吳松正要跟著跳窗逃走,忽然“砰”地一聲,身后的門被猛地推開了。

    一個妖族出現在門口,張口吐出一條長長的舌頭。

    他的舌頭如箭一般射向吳松,吳松側身避過,退到了床鋪旁邊。只聽“轟隆”一聲,床鋪挨著的墻壁出現一個大洞,一個妖族從墻后沖了出來,一拳打向吳松的胸口。

    吳松讓過妖族的拳頭,抓住他的手臂,雙手用力,將他狠狠的摔向地面。

    前一個妖族此時進入房間,張口再次射出長長的舌頭。

    吳松正在對付另一個妖族,沒有及時閃開,被舌頭打在左臂上。那舌頭表面上覆蓋了一層粘性極強的液體,粘住吳松的身后,便再也不松開。

    妖族用力甩動長舌,吳松便被拉著飛了出去。

    他直接撞破門板,摔向了下面的大廳。

    吳松身體一翻,落在一張桌子上。

    三個妖族都來到了二樓的走廊上,隨后一起躍下。

    吳松抄起桌上的幾根筷子,運轉元力,激射而出。

    兩個妖族被筷子打中腿部,落地時站立不穩,倒在地上,第三個妖族張嘴吐出長舌刺向吳松,吳松偏頭躲過,長舌越過他的身體,打在后面一根柱子,隨后牢牢的黏在上面。

    妖族拉動長舌,身體直直的向吳松飛了過去。

    妖族人在半空,左手拍出,狠狠的抓向吳松。

    它的手上長著長長的利爪,極為鋒利。吳松伸出左掌,擋住妖族伸過來的利爪,隨后一拳打在妖族的胸口。

    這一拳力道驚人,妖族被打得倒飛出去,但是它人在半空,身子翻轉,穩穩的落在地面上。

    吳松吃了一驚,受了自己天象拳的一擊,這個妖族竟然看起來沒一點事。

    妖族身上長著厚厚的骨甲,極其的堅韌。剛才吳松的一拳,打在骨甲上,力道被抵消了大半。

    另外兩個妖族此時緩了過來,從地上一躍而起,向吳松沖了過來。

    吳松估計玉兔教教主寧煙和云容已經走遠了,也就不愿和這些妖族糾纏下去。他飛起一腳,將一張桌子向那三個妖族踢了過去。

    三個妖族被桌子擋了一下,吳松趁機逃出了客棧。

    他剛出客棧門,迎面就傳來一聲斷喝,“站住!”

    吳松以為又是一個妖族,抬頭看去,卻意外發現對方是一個人族。那人長得五大三粗,手中拿著一把銅錘,瞪著吳松。

    吳松不知道那人是什么人,不愿和他動手,雙腳一點,飛身上了屋頂,順著屋頂逃走了。

    那人也上了屋頂,向吳松追了過去。

    兩人一追一逃,很快就跑出了十條街。

    吳松的身法極快,在屋頂上如一道影子般。但是身后那人的身法也不慢,吳松始終無法把那人甩下。

    忽然,吳松聽到一陣煙花爆炸的的聲響。在前方不遠處,有人在燃放煙花。

    吳松向那里跑去,很快他就來到一個廣場上。廣場旁邊有一家店鋪今天開業,因此晚上燃放煙花來慶祝開業大吉。

    廣場上圍著一堆看熱鬧的人,熙熙攘攘的。

    吳松鉆入人群之中,眨眼間就消失無蹤。身后追趕那人追了一會兒,自然難以在人山人海之中找到吳松,只好不甘的放棄。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