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系統之女配要逆襲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結局4

第二百三十四章 結局4

    李景羽沒有回應她,看向蓮兒,“這就是你要見的人。”

    蓮兒看著阮萌萌,對著她從上到下一陣打量后,沖她道,“你就是造出大炮的人?”

    阮萌萌瞇了瞇眼,點頭,“你要見我,何事?”

    “那你知道怎么穿回去么?”

    阮萌萌眉頭跳了跳,沖系統道,“怎么回事?還有穿越而來的人?”

    “這個……這個我不知道,畢竟有些東西,書中沒有寫。”

    阮萌萌撫了撫下巴,很認真回應它,“我忽然發現一個bug。”

    “什么?”

    “為什么我穿越到這虛擬世界里來,需要系統隨身,可是這兩個穿越而來的人不需要?”

    “你讓我查查。”

    “好。”

    “你在想什么?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怎么穿回去?你應該知道是穿來的吧?”見她不語,蓮兒急切開口。

    阮萌萌沒吱聲,靜靜等著系統回應她。

    蓮兒看到她不出聲,一個勁的沖她開口,可憑她怎么說,阮萌萌就是不理她。

    過了好一會兒,系統終于回應了她。

    “這兩人并非是和主人你一樣,真的是現代人,這兩人只是這個虛擬世界造出來的穿越人而已。”

    “你等會,我捋捋,你說她們只是虛擬世界造出來的穿越人?意思是,她們沒有擁有現代人的靈魂?”

    “我這么跟主人解釋吧,主人現在是在由一本書的世界所造的虛擬世界,這里的一切,都只是數據而已,而主人你,是這個世界里唯一一個真實的靈魂,其他的都是由數據堆成了,這穿越人并非真的是靈魂穿越過來的,這只是虛擬世界為她擬造的一個身份而已,說真白一點,她就是主系統大人為了這本書造出來的一個穿越人物。”

    阮萌萌:……

    默了會,她看向蓮兒道,“沒有辦法。”

    蓮兒一怔,“你說話了?你回應我了?你說沒有辦法是什么意思?”

    “你,永遠也無法離開這里,除非死,當然,你如果真的死了,那就是死了。”

    蓮兒喃喃道,“所以,你是真的穿越而來的,所以,我回不去了?我要一輩子在這里生活么?”

    她忽然大哭起來,“我不要,我不愿意,這里不好,我想要回去。”

    本來阮萌萌是應該很感觸的,但是一想到她只是一堆數據,她就無法感觸,臉上甚至連微小的波動都沒有,她就這么靜靜的看著她哭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看著她哭了很久后,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阮萌萌沖她道,“其實,在這里也挺好的,這里不是照樣生活么?照樣吃,喝,用,玩,也不缺什么不是?”

    蓮兒幽怨看了她一眼,沒有吱聲。

    過了會才道,“在這里生活好艱難,我不想。”

    “我在這里都已經幾年了,我覺得沒什么,如果你不習慣的話,我可以幫你習慣,你跟著我。”

    蓮兒撇嘴,看向李景羽,“他不會讓我跟著你的。”

    李景羽眸子閃了閃,“你所說的外敵的秘密,該不會是騙本王的吧?”

    蓮兒咬了下唇,喃喃道,“我不這么說的話,你怎么會讓我來見她?”

    李景羽默然。

    阮萌萌看向蓮兒,道,“發生了什么事,你可以說一下么?”

    蓮兒看了她一眼,立即將自己救雷奕,然后被李景羽懷疑,留在軍營的事跟阮萌萌說了。

    說完這些,蓮兒幽幽道,“我真的和外敵沒有關系,我哪能想到有人這么多疑啊,我就為了拿個銀子,他就懷疑上我了。”

    “你救雷奕救得不尋常,你行為也不正常,讓本王如何不懷疑你?”李景羽聲音幽冷。

    “你救的是雷奕?”阮萌萌問。

    蓮兒看向阮萌萌,“你認識他?”

    “她就是雷奕的未婚妻。”

    “啥?”蓮兒震驚看著她,“你居然是那人的未婚妻!”

    阮萌萌挑眉,“不可以么?”

    蓮兒搖頭,“只是覺得太巧了,居然會有這么巧的事,咱們兩個穿越人居然因為一個人牽扯在一起了。”

    阮萌萌沉默幾許,看向李景羽,說,“看在我給了你大炮的份上,你就不要懷疑這位姑娘了,她真的不是外敵,和外敵沒有關系。”

    李景羽沉默良久,“那,我便放她出軍營。”

    “多謝你幫我。”蓮兒感激的道,“我叫蓮兒,你呢?”

    “阮……嬌花。”

    蓮兒咧嘴笑了笑,說,“你這名字還真是……很奇特。”

    “這是我在這兒的名字,比較俗是正常的,你也知道,這兒的人愛起這種俗氣的名字,更何況我的身份還是一個普通的農女。”

    蓮兒點頭,“的確是這樣沒有錯。”

    李景羽看向阮萌萌,說,“本王就先告辭了。”

    “慢走,不走。”

    李景羽沒有接聲,兀自離了去。

    他走后,蓮兒激動的沖阮萌萌道,“我總算是離開軍營了,你知道么?我在軍營里連一點自由都沒有,這個該死的王爺都舍不得給一個房間我睡,讓我跟他睡一個房間。”

    “那你……”阮萌萌擰了眉頭。

    蓮兒知道她在想什么,幽幽道,“我當然沒有和他有什么,這樣的人,我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啊?如此多疑又怪異的人,我巴不得離他千百里遠,你可不知道,不管我怎么跟他解釋,他都不相信我,就像腦袋被人用鐵漿焊死了一樣。”

    阮萌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你還真是可愛。”

    蓮兒笑瞇起眼道,“阮姑娘,你怎么這么有本事啊,居然能弄出大炮來。”

    阮萌萌悠悠道,“只要有一定的基礎,再加上一定的財力,想要造出這東西是很容易的,是不是?”

    蓮兒撇著嘴,“那也得物理化學什么的都學好了才行,我上學的時候什么也沒學,就學了醫學,只懂這個,別的都不懂。”

    阮萌萌心虛的笑著,沒跟她扯這事,只道,“天不早了,我讓人弄個房間你,你睡覺吧。”

    “嗯。”

    幫蓮兒找了個房間,安頓了她,阮萌萌就進了房間休息了。

    一夜好眠,次日一早,她的房間門就被蓮兒敲響了。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