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輪 > 第四百五十一章輕衣戰妖皇

第四百五十一章輕衣戰妖皇

    “老沈,想不到你家二娃這么有本事,竟然把我們全村都接回這座巨城,讓我們避過了大禍啊。”一個壯漢對一個漢子說道。

    “那臭小子,從小就多事,聽他講,他認了一個老大,教給他大本事,還對他如兄弟般。這次正好,我要謝謝他。”

    這個壯漢正是戰盟弟子的父親,那天,村里遭禍,他兒子親至,帶領一百殺衛軍,便救下了全村,并將全村的人帶回。

    現在在村里人面前,別提多有面子了,連說親的,都好幾家,出息了,那個臭小子,真的出息了,壯漢是由心里的高興。

    輕衣給他們安排了最好的房間,讓他們安居下來。

    “輕衣,凌老有事找你。”一個戰盟弟子趕來,叫走了輕衣,輕衣回到王殿,便看到了凌老與四大老祖,連風老也在。

    戰盟弟子也全部在,顯然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大事?”輕衣說道,現在輕衣的修為,絕對是所有人中最強的,連白起也要稍遜,因為輕衣的體質得到了巨大的開發。

    白起,古嘯等人雖強,但此行,得到的機緣并沒有輕衣的多,昊天與朱絕古不在,輕衣就成了主事人之一。

    “妖皇來了,并且十萬妖王雄據城關外,他們請求進城,但語氣不是很好。”凌老說道,妖皇的修為很恐怖,連他也不能看透。

    “白起,戰過了么?”輕衣并未詢問妖皇的修為,只問了一句,戰過了么?可見何等霸氣。

    “沒,我去城關上看過,感覺很強,但好像妖皇與眾妖并不在巔峰,若是需要,我現在出城,斬他一兩個。”白起起身說道,很是自信。

    “不祥是發生在十萬大荒的,也是妖皇的地盤,以妖皇的威嚴,絕對不會未戰先逃,現在看來,他們受了傷,并不在巔峰。”

    “告訴他們,入關可以,奉我黑暗為主。”輕衣霸氣地下了決斷,白起等人沉默,會不會太輕視了。

    “輕衣,再怎么說,他也是妖皇,這樣會不會。”古嘯說道。

    “不會,黑暗城,只有我們老大才是人王,妖皇也得靠邊站,他們不敢攻城,無疑是戰力不高,我們有這么多人,加上護城殺陣,他也攻不進來。”

    “輕衣,我還是覺得,先試探一下吧。”千軍烈開口,姬劍也點了點頭。

    “也好,聽軍烈的,我們現在走。”輕衣說道,戰盟弟子與五老同時出發,巍峨的城關,直聳云巔,輕衣等人看著城下的妖王,眼神并沒有很在意。

    妖皇剛來便堵在城關下,造成了很大的不便。

    “走。去會一會大荒的群妖。”白起說道,縱身飛下,輕衣等人也跳了下去,從天而降,出現在百里外。

    “妖皇,出來一見。”白起說道,道音滾滾,妖皇與眾妖堵在城關下,換成別人,早就被戰盟弟子屠了,還由得你作亂。

    “大膽,我皇也是你想見就見的。”赤鱗妖王怒道,不過礙于這些人的強大,他也有一絲忌憚。

    “你們覺得怎么樣?”輕衣問道,凌老與五大老祖相視后,身上涌起了圣威。

    “由我一人開鋒,斬他個來回,即然他敢堵城,便也要付出代價。”姬劍說道。

    “姬劍,我為你掠陣,從左邊殺入。”千軍烈說道。

    “那我從右翼殺入,到時,三方破軍后,我看他出不出來。”白起說道,三人極度自信,這些妖王,也攔不住他們。

    “放心,我來守護即可,輕衣,你們要出手,盡管出手,有我在,他們破不過防線的。”古嘯說道,身上有陣紋亮起,防御天賦。

    論防御,就是妖皇來了,也休想短時間破防。這是古嘯的自信。

    “所有戰盟弟子留下,與古嘯一同防御,我們若動手,就得無后顧之憂。”輕衣說道,兩百多戰盟結成大陣,以古嘯為中心,連成巨大的陣圖。

    古嘯身上亮起的色的陣圖,擴展到天穹上,蓋住了整個城關。

    “哼,可惡,真當你們這些人能戰勝我們十萬妖王么?”六眼妖王趕來,隨后十萬妖王對峙輕衣他們。

    “說實話,真沒把你們放在眼里,不服氣,你們盡管上,讓你們看一看,什么才是大兇劍客。”姬劍兇狂,身上的兇氣沖起,很是邪異,劍光浮動,展現強大的氣息。

    “小子,休狂,我來會會你。”六眼妖王出手,他已化人形,一個彪形大漢,額生四眼,身上有符,要斬姬劍。

    “憑你,還不夠格。”姬劍在路上拔起一根蘆桿,隨后便向前殺去,連劍都不用,僅用一根草蘆,姬劍縱橫間,人影重疊,一劍出擊,如同天擊般,劃開云空。

    轟,姬劍出手,凌厲強大,六眼妖王硬撼姬劍一劍,渾身妖元滾滾,一拳如開山般,轟擊而去,轟,草蘆打在拳頭上,雙方都退了幾十丈。

    造成巨大的罡氣沖擊,姬劍,氣定神閑,六眼妖王驚駭,他從姬劍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制,似是血脈壓制,又似天威壓制。

    右手生痛,舉起來一看,拳頭上,一條血痕在流血,他的肉身,被姬劍破了,而對方僅用了一根草蘆,要是用了利劍,就更為可怕。

    “妖皇,你再不出來,我便來回殺上兩三回。”姬劍說道,他周邊,天地仿佛化為一柄利劍,隨時出鞘。

    “可惡,要不是我們身受重傷,哪由得你逞強。”六眼怒道,被人這般輕視。

    “形勢比人強,你們自以為是,敢堵我城關,真當我們怕了你們。”凌老說道,有著殺氣。手上赦劍,激蕩起無邊圣光。

    “各位,且慢,我皇并無惡意,只是現在動亂,我們只想入城避難罷了。”蛇姬出現,語氣緩和了些。

    “你們現在重傷之軀,仍有如此戰力,若待你們傷復,黑暗之城,恐怕引來大患,妖皇,你還是出來與我一談吧。”輕衣說道,她極度自信,此次遠行,她得到了巨大造化。

    一言一行,無不顯示神圣威嚴,踏上肉身成圣之路,現在的輕衣,敢與叫板妖皇。

    “實不相瞞,我皇受了重傷,正在療傷,不便出現,我們可以保證,若你們放我們入關療養,我們決不危害黑暗城。”蛇姬妖王,出口保證道。

    “哦,看來,現在是個機會啊。”輕衣說道,凌老等人欲動手,若現在妖皇重創,十萬妖王有傷在身,絕對是個機會。

    “小輩,我雖然重傷,但要滅了你,還是可以做到的,我的確需要進城修養,我以妖皇發誓,決不危害黑暗城,更不會傷害你們。”

    天地間,響起了妖皇的聲音,戰盟弟子四處感知,卻感知不到他的位置。

    “你巔峰的時候,或許可以,但現在的你,絕不是我的對手,妖皇,不要故作玄虛,我再說一遍,出來一見,不然,我屠了十萬妖王。”

    “霸氣,不愧是輕衣,看來武圣體的進化給輕衣帶來了驚人的變化,氣魄也在增長。”白起說道,難以想象,以前的輕衣會說出如此霸氣的話。

    “可惡,真當我們十萬妖王是擺設,想屠就屠。”赤鱗怒吼道,大有不怕死的無畏精神。

    “哦,是當我不敢嗎?”輕衣質聲道,看向赤鱗,笑得是那樣的自信,她踏步向前轟,身上的氣息,炸擊出來,踏,踏,眾妖紛紛后退,圣威滔天,恐怖的氣息碾壓而上。

    呼,輕衣身上的力量逐步增加,天道轟鳴,整個天地鎮壓下來,龐大的圣威,讓人心悸,輕衣身上發光,每走一步,便壓得群妖后退一步。

    “不愧是我們戰盟的女戰神,漂亮。”姬劍笑道,他身上的兇氣也在變強。

    武圣之體,是二十圣體之一,也是難度最大的一種,輕衣經歷死亡,終得武圣之心,現在走上進化路,肉身強悍到可怕。

    輕手一揮,空間泛動,輕衣的**,絕對可怕,眾妖王不在巔峰,若輕衣出手,肯定能大創十萬妖王。

    咻,一道身影最終還是出現了,一個威嚴的男子,劍眉星目,英俊迫人,化成人影,甚至感受不到他身上的妖氣,這便是妖皇。

    妖皇出現的剎那,輕衣能感受到他的強大,體內涌起激昂戰意,妖皇臉色有此蒼白,他阻止不祥,耗費了大量修為。

    “終于出現了,不過,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接我一劍再談進城的事。”輕衣說道,天圣劍錚鳴,一劍沖天而起。

    渾天圣威暴發,那一劍,如同劍海般,呼嘯而至,劍未到,天地間便是劍的世界,在剎那間,斬落光芒,揮劍而落,似要劈開天地。

    姬劍也點了點頭,輕衣的劍道修為,很是恐怖,站在一列絕巔上,妖皇身上妖元滾動,擊出一掌,轟,巨大的轟擊下,擋下了輕衣一劍。

    轟,劍氣轟落間,整個大地開裂,十萬妖王也傷到震動,有的吐血不止,大地上揚起巨大風圈,掃蕩開來。

    妖皇并不好受,那一劍太過厲害了,逼退了他,隱隱間,要引動他體內的傷。噗,妖皇臉角溢血,擦拭了一下。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