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 591 隱藏的秘密

591 隱藏的秘密

    福元有信感覺一股熱血涌上腦門,他一生經歷的商業談判無數,也算見識過各種各樣的商界同行。

    可是像肖鋒這樣的,可以說是絕無僅有,今天算是讓他開眼了。

    這股翻臉不認人的架勢,在他看來,好像也就目前的米國總統唐尼,才有這樣的勁頭。

    這時候他可以說是急火攻心,差點沒忍住就又要罵一句八嘎出來,可那個八字才到嘴邊,就被身邊的女助理一把捂住了嘴巴。

    跟在他身后的兩個老臣子,更是一左一右拽住了他的衣袖。

    剛剛還是一億兩千萬,就因為他兒子罵了一句,就漲到一億四千萬,這時候他要是在罵一句,估計人家不得漲到兩個億啊!

    罵一句,是解氣了,可這代價難免太昂貴了。

    所以這時候這福元有信,雖然是對蕭峰怒目相視,但卻不敢在出聲了。

    一口氣憋在心里,他感覺就好像懷里揣了一把火,只感覺懷里火辣辣的難受。

    而這時候肖鋒則是笑瞇瞇的看著他,然后對他說道。

    “福元先生,現在你情緒比較激動,看來不太適合談判。要不你先休息休息,我們改天再談。”

    說著也不等福元有信做出反應,就起身離開了房間。

    而他前腳剛剛離開房間,就聽到那套房里傳來一陣稀里嘩啦摔東西的聲音,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抽耳光的聲音。

    顯然他剛剛那些話是把福元有信給氣瘋了,這時候正在對幾個手下瘋狂發泄呢。

    肖鋒呵呵一笑,下了樓直奔前臺,開了一個房間,就在福元有信他們房間的樓下,然后又轉身回到了樓上。

    進了房間就躺倒了床上,然后進入了冥想狀態,很快樓上房間里的一幕幕畫面,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原來此前去了樓上,他自然也沒有白去一趟,而是留下了幾個霸王蜂作為眼線,繼續留在樓上監視福元有信這些人的一舉一動。

    而這時候,福元有信剛剛發泄完畢,跟在他身后的兩個中年人,這時候臉上都掛了彩,顯然此前都吃了耳光。

    那個漂亮的女社員,情況看來要好一些,不過這時候也是神色惶惶。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

    發泄完怒氣的福元有信,對兩個男社員大聲說道,但卻對女社員沒有任何表示。

    兩個中年社畜交換了一下眼神,顯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但老板的私事他們可不敢過問,立刻起身出了房間。

    福元有信這時候轉過身來,沖著那個女社員點了點頭:“去給我倒杯酒來。”

    女社員滿臉凄苦的轉身前往套房里的吧臺,可才一轉身,身上就被那福元有信拍了一巴掌。

    接下來自然要有一副兒童不宜的畫面要發生,但肖鋒可沒興趣去看那活春宮。

    剛打算進行下一步,沒想到這福元有信的電話突然響了,這老家伙拿起電話一看,頓時臉色一肅。

    肖鋒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事情可能有些蹊蹺。

    “莫西,莫西。。。”

    “……&**#%……&”

    還好霸王蜂潛伏的位置非常好,剛好能夠聽到福元有信講電話的聲音,從電話另外一邊傳來一陣英語叫罵聲,肖鋒一樣聽了個一清二楚。

    福元有信被罵的狗血淋頭,可卻只能嘴唇諾諾,絲毫沒有了之前在幾個日本社畜面前的王霸之風。

    剛好這時候那個女社員端了一杯酒走了過來,但這時候的福元有信已經全然沒了興致,把那杯酒接過來,然后揮了揮手,示意那個社員趕緊走。

    女社員仿佛得了大赦一般,趕緊低頭離開了房間。

    而福元有信,則抄著他那一口結結巴巴的英語,和電話那頭的人解釋說道。

    “我也沒想到,那些家伙會失敗!他們已經是我能夠招來的最好的幫手了,誰也沒想到第九實驗室的防備會那么嚴密。”

    “#¥%……&*”

    電話那頭的家伙,顯然對這個回答不甚滿意,依舊猶如機關槍一般,對準福元有信噴個不停。

    福元有信只能頻頻點頭,哪怕是已經氣得臉色鐵青,可也不敢有半分忤逆的意思。

    而肖鋒聽著那電話里的聲音,卻感覺分外的耳熟,很快他腦海里就浮現出了雅詩蘭黛的代表,杰夫的形象。

    原來是那家伙,那就在正常不過了。

    想想之前皮埃爾可是和自己說過,這個家伙聯系上法國人的時候,曾經和法國人暗示過,他可能會安排一些人,使用特殊手段的。

    不過那之后,這家伙很快就被海倫搭上的第一公主的線給擺平了。

    前不久的拍賣會上,也是乖乖的掏了一個億美元,才拿走了十公斤的小分子膠原蛋白原液。

    雖然是被第一公主勸退了,可這家伙心里難免會不服氣,這很正常。

    所以找上這福元有信利用商業間諜來竊取第九實驗室的機密,這自然在正常不過。

    看這福元有信在電話這頭乖乖的表情,顯然這個杰夫,可不止是雅詩蘭黛商業代表那么簡單,身份肯定也是非常的不一般。

    很快福元有信就掛斷了電話,不過他的臉色非常難看,電話才一掛斷,就甩手把那部電話狠狠的摔倒地板上。

    雖然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可這不水果機,還是摔得粉身碎骨。

    這時候剛剛被福元有信一頓耳光招呼的有點頭暈的那個年輕人,從套間里走了出來。

    一段光景過后,這家伙的臉腫的像個豬頭,而福元有信大發雷霆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他的眼里。

    “發生了什么事?父親!”

    福元有信抬頭看了一眼這個年輕人,然后說道:“太郎,把你的電話給我,然后出去吧!”

    這個太郎乖乖的掏出電話,送到了福元有信的面前,然后倒退著出了房間。

    福元有信把手邊的威士忌一口干掉,然后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原本肖鋒是想等他打完電話就動手的,可是現在看來,這家伙身上好像隱藏著很多秘密啊!

    所以這時候,他到是不急了,他倒要看看,這福元有信身上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秘密。

    福元有信這個電話撥出去不久,就接通了,他簡單對電話另外一邊的人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沒過十分鐘,他的房門就被敲響,他坐過去開了門,一個油頭粉面,衣著夸張的中年人走進了房間。

    “事情談的怎么樣?福元先生!”

    這家伙一進入到房間,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福元有信也不著急回答,而是先招呼他到客廳里坐下,然后給他倒了一杯酒。

    “談的很不順利,那個華國人非常的不配合,今天給我開出了一億四千萬的高價!”

    “什么?八格牙路,這個混蛋怎么不去搶?”

    對面那個穿的非常夸張的大油頭,差點沒直接蹦起來。

    “夸張嗎?即便是這個價格,那家伙好像也不太愿意和我們合作呢?”

    “你是說那個家伙是一個反日分子?”

    大油頭臉色漸漸冷淡了下來。

    “啊!這些華國人,真是夠可惡的,都什么年代了,為什么非得要搞這樣的事情。”

    大油頭也不等福元有信回答,就滿臉不耐煩的嘀咕著罵道。

    而對面的福元有信,看著他則是再也忍不住,滿臉譏諷的說道。

    “還不是你們把地賣給米國人安裝撒德,人家華國人能針對你們嗎?”

    聽福元有信這么一說,肖鋒心里一頓,他隱約有些猜到這個大油頭的來歷了。

    “哈哈,福元桑,你也不要這么說,要知道笑天可是被光潤社控股百分之八十的,至于光潤社是干什么的,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我也不過就是前臺的一個嘍而已。其實把地賣給米國人,還不是日本人的意思?可最后抗雷的卻是我們笑天,我想這些你應該都是知道的。”

    這大油頭這時候臉色漸漸冷淡了下來,而他這么一番話說出,福元有信臉上的嘲諷早已經全都不見了,反而又換上了一副笑嘻嘻的神情。

    “李桑,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一定是被那該死的華國人擠兌的太厲害了,所以有著慌不擇言,說了很多錯話。對不起,請您不要往心里去。”

    而聽到了福元有信和這個大油頭的,這么一番對話,肖鋒基本已經確定了這個大油頭的身份了。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家伙應該就是笑天家小公子,李久石了。

    說起笑天集團,前兩年的時候在華國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是個經營商場的南朝國商業集團。

    原本在華國生意做得好好的,可偏偏作死,把他們在南朝國的一塊土地,買給了米國人布置撒德。

    這下可是引爆了華國人的怒火,很快這家企業在華國就被人給擠兌黃了,生意是一落千丈。

    那兩年肖鋒可沒少聽過關于這家公司的傳聞,據說這家公司目前也內斗的厲害,兩個公子為了爭奪對公司的控制權,斗的是不可開交。

    花邊新聞曾經一度搞得滿天飛,而現在看來,這個大油頭應該就是他們家的二公子了。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