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進擊的龍蝦 > 第九十八章 我可能是個假日君(三千字)

第九十八章 我可能是個假日君(三千字)

    轟!

    山巒崩塌,一朵巨大蘑菇云升起,無邊火浪瘋狂向四面八方擴散,狂風中灼熱的火氣焚毀了所有的生機。

    一顆導彈,便摧毀了一片山脊,巨大的煙幕籠罩,如同烽火狼煙,爆炸的場面太過震撼,一時間所有人都忘了有所動作。

    吼!

    熊咆鹿驚鷹起舞,孤崖虎嘯九州鳴!

    孤寂青冥,一只全身泛著金光的巨大老虎狂吼之間從濃烈的爆炸中心高高躍出,雄猛渾然的姿態彷如神話傳說,圣獸降臨,一吼山河動,天地之唯一!

    巨虎御風而行,足足在半空中前行了數百米才威猛落地,快速無比的朝戰場穿梭,昂然俊姿震驚世間。

    “這種妖物!”

    “嘶!”

    所有人語氣呆了,目光癡了,他們無法想象華夏大地,甚至整個地球還會存在這般可怕生物,十米長的東北虎,在這山野之間生存竟沒被發現!

    方寒內心的驚駭仿佛凝結成了堅冰久久難以化去。而半空中的付玄尊者以及牛金不得不全神貫注的吸引對方,生死之戰再次來臨。

    而面對如此王者妖物,兩大日君第一次生出了濃濃的無力感。

    陳家村山腳。

    一老一少兩名僧人緩緩朝山道走去,此時的陳家村已近乎走空,只剩下少數稍后或者從戰場撤下的人。(想我泱泱中華臥虎藏龍,我安排一個隱士高人不算毒點吧?很正常的吧?)

    老僧慈眉善目,古井無波,仿佛世間萬般險阻都無法影響他的平和心境。

    而小和尚看去則充滿了純真活潑,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四周,雖然有二十歲了,但冒冒失失的動作看的還如孩子一般。

    最搞笑的是,小和尚還背了一個遮擋陽光的書嘍,但穿著一雙古樸現代衣裝,看上去古里古氣的。

    妖物肆虐,人走樓空,村落不時的有雞鴨小豬四處亂竄,小和尚不免玩心大起,抓起了家禽。

    大和尚對徒弟的行為置若罔聞,依舊步伐矯健的朝山上行去。

    迎對面,一個女孩看向了這邊,隨即走了過來。

    “兩位大師,你們怎么來這里了,前方已經被政府封鎖,你們還是離開吧!”女孩語氣焦急的說道。

    小和尚聞言,立馬抱起手中的小雞,看向這名漂亮的姑娘,至于老和尚,他耳目聰慧,可以說早在女孩發現他們前,百米之內的風吹草動都了然于胸。

    小姑娘的勸阻,他自然十分清楚。

    “阿彌陀佛,貧僧釋云,這是我徒弟釋靈,此去正是前往山中降妖!”老和尚雙手合十,態度極為謙卑。

    姑娘神情陡驚,連忙道“大師您好,我叫方熏兒,是上玄五家方家門人,敢問大師屈尊哪座寺廟,我這就是匯報一下,也好讓你們通行!”

    方熏兒雖然沒聽過釋云和尚的名諱,甚至也感覺不出他的修為,但老和尚周身,總有一種莫名祥和的光輝,誰離得近了都能感覺到非同尋常。

    “貧僧為大悲寺苦行僧,一生云游四海,體味世間百態,姑娘如若方便煩請通知,山頂妖物積聚,法力高強,貧僧釋云愿出一份力!”釋云躬身說道。

    “是呀,姑娘,師傅感受到這里驚變后,連飯都沒吃,就帶我來了!”釋靈也連忙說道。

    “大師稍后!”

    方熏兒立馬拿出手機,給方寒打電話,但不知為何,手機一直嘟嘟的響,但就是沒人接。

    方熏兒皺了皺眉,想著這和尚像是位道高僧,送他們上去也無大礙,便準備開口。

    誰知正在此時,天地一聲驚響,狂風火浪驟然爆發,一股難以形容的壓抑直上云霄!

    釋云臉色頓時一變,而小和尚釋靈此刻也指著遠方,驚訝不已的說道:“師傅,有妖氣,而且是好強的妖氣!”

    “快,有非常強悍的妖物出現了,小姑娘,你快回去吧!”釋云說完,嘴里默念一句,猛然抓住釋靈,步伐一邁,大步流星的朝山上走去。

    只短短兩步,就消失在了方熏兒眼前。

    方熏兒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內心的驚駭仍舊沒有緩解過來,這老和尚好高深的修為,剛才施展的難道是傳說中的縮地成寸???

    咬了咬牙,方熏兒感覺有些奇妙,一不小心就遇到了隱世高人,雖然高人沒像小說中賜自己一生機緣,但總感覺像中了彩票一樣,幸運而又興奮!

    “再加上苦行僧,三大修士足以應對危機了吧?”方熏兒暗暗思索起來,如果能夠親眼目睹人妖大戰,那么今日的所見所聞或許是她今后的修行資糧。

    猶豫良久,方熏兒當斷即斷,瞬間也跑向了山谷。

    戰場。

    硝煙重燃,滿地都是飛機,人類以及動物的殘骸,仿佛經歷了世紀大戰。

    連破壞范圍足有一千米的低爆精爆導彈都無法傷到妖物,可以想象,

    而指揮中心,一片的寂然無聲,連導彈都沒用,這些機槍炮彈還有用嗎?

    無數的軍人心里默然,他們內心充滿了不甘,通通都在質問自己: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危難之際他們卻無能為力?他們,并不怕送死,而是真的怕國家用不上他們。

    “所有隊伍嚴陣以待,我們只需在將軍急需幫助的情況下出手!”深吸了一口氣,指揮官穩重的說道,如果兩位將軍不能打敗妖虎,那么只有申請最后一個計劃了。

    超級導彈!

    他相信,無數的軍人已經做好了同歸于盡的打算!

    妖虎在山谷迅速的穿梭著,碩大的身型,遠遠望去,仿佛一座移動的山谷。

    只用了短短十幾秒鐘,妖虎便來到了中心,但它的目光看也未看兩大修士,而是牢牢凝視著從半空摔落的妖猿。

    “吼!”

    妖虎巨吼一聲,身型躍起,一口咬住了妖猿的身體,然后輕輕地放在了地上。

    隨即,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妖虎竟然蹲坐了下來,目光不動也不動的盯著妖猿妖狼,仿佛仍舊在進行著親昵對話,又或者是思緒紛飛,回憶著什么。

    場面,一度的安靜詭異,雖然妖虎如此的漠不關心,但牛金和付玄仍舊不敢大意。

    付玄的身體輕輕的動了一下,微小的動作立馬吸引了牛金的注意,牛金只見付玄對他輕點了點頭,然后面色充滿了堅毅,再度念起了法咒,牛金心有所感,不動聲色的擋在付玄的面前。

    天地,似乎再次與付玄尊者和一,涌動的烏云籠罩了過來,雨滴也從毛毛小雨轉化成了滂沱大雨,妖虎似有所感,比木盆還大的眼珠仰頭凝視。

    緩緩的,它的眼睛閉住,似乎也很享受下雨時孤寂的情境,天地間雨聲凄凄,只剩下付玄尊者的法咒越念越快,越念越疾!

    念到最后,氣勢宏大,聲音之巨足欲壓過云間嘶啦猛烈的閃電,牛金心中大喜,這次的陣勢明顯比剛才大多了,想必威力也強上許多!

    剛一想完,就見妖虎睜眼,渾身氣勢陡然噴發,張嘴一吐,一道紅色光柱洶涌澎湃的直奔過來!

    牛頭虛影首當其沖,妖氣波還未到來,他便感覺大事不好,立馬連噴兩口精血,牛頭虛影受到激發,前所未有的凝實,咆哮一聲竟主動撞了上去!

    噗!

    牛金張嘴吐出一口鮮血,來的快去的更快!妖氣波雖然沒有把牛頭打穿,但力量完全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只抵擋了一個瞬間,牛金便被轟飛到了遠方。

    “不好!”

    感覺牛金這般不經打,妖虎嘴巴一張,又是一口煞氣濃濃的妖氣波,付玄只感覺全身毛孔都在緊張的提示,當即心頭一驚,渾身的氣勢也瞬間潰散,張眼一望,妖氣波來的又疾又快,已經到了眼前。

    付玄想也不想的撐開真元盾,目光內心盡皆駭然!

    同是日君級別的修為,妖猿比他們稍高一點還能理解,畢竟妖物修煉成精,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但妖虎又比妖猿強了這么多,那就太說不過去了吧!

    而且妖虎的妖氣波是完完全全的紅色,付玄清晰的記得,妖氣波分為三種品質,綠色,紅色,以及紫色,顏色越深,等級越高,難怪同是妖氣波,帶來的感覺截然不同!

    換做以前,付玄覺得同一修為,即使有高低之分,但差距也不會太大,但今日和妖物驗證,他才感覺大錯特錯,日君修士之間的差距比月者級別更大,而且大的多!

    形象一點的說,他和牛金是同一級別,黑膚妖猿又高一個級別,而現在的妖虎,則到了日君頂峰!

    只是區區一道妖氣波就把他們打成了這樣,這還怎么玩!

    毫無意外的,付玄的真元盾也無力抵抗,隨著一聲清脆的哀鳴便破裂開來,被強悍的沖擊力沖的直接飛退!

    “阿彌陀佛!”

    陡然之間,一道洪亮高昂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虛空之中乍然浮現一只獅子虛影,獅子對著妖虎怒吼一聲,恢弘的嚎聲震天動地,久久不絕!

    佛門絕技,獅吼功!

    (今天可能有點忙,但應該還能更新)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