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諜影風云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查明細節(求月票)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查明細節(求月票)

    寧志恒和何思明交代清楚,便讓何思明先行離開,他自己坐在辦公室里看書,過了半個小時,這才起身離去。

    一行車隊行進在街道上,街道上的行人很多,大多身穿新衣,手里提著玲瑯滿目的物品,甚至街邊已經有孩子們點放著零散的鞭炮,看到這樣喜慶的情景,寧志恒這才恍然,還有三天就是農歷年的春節。

    他自打從重慶趕回上海之后,接連完成幾項重大任務,又去青島參與會議,一直是事情不斷,渾然已經忘了,很快就要到了中國人這一年當中最重要的節日。

    寧志恒暗自盤算了一下,這幾日正好也要回租界里去看一看了。

    之前每一年的除夕之夜,寧志恒都是在譚公館,和左柔以及手下的主要干部們一起度過的,今年自然也不會例外,而且手中的三方秘密協議膠卷,也需要安排人員送回重慶總部。

    因為日本人是按照公歷來慶祝春節的,他們認為每年的元旦才是一年之初,也就是春節,而對于中國的農歷春節并不在意,日本僑民更沒有什么慶祝活動,所以寧志恒離開也沒有人會注意。

    回到了藤原會社,寧志恒來到辦公室,簡單的把手上事務處理了一下,就把平尾大智喊了進來,詢問和司光遠交接的情況。

    “會長,按照您的吩咐,司光遠已經把盛華百貨公司,還有貝當路附近的一處高級公寓,這兩處產權轉讓給了我們,只是那四副字畫還要等幾日,那個店老板有些固執,司光遠請我們寬限兩天。”

    司光遠當天晚上接走了萬木林之后,第二天就以最快的速度和藤原會社的總經理平尾大智進行了產權交接。

    可是沒有想到,反倒是去博古齋購買其他的幾卷古貼之時,出了些狀況,那個店老板實在舍不得出手,結果還差點搞出場風波。

    寧志恒一聽,微微一笑,這事情搞出點動靜來更好,這才能夠讓所有人都知道,青幫和自己之間的交易。

    寧志恒開口問道:“這件事不著急,對了,南京那邊安排的怎么樣了?”

    “已經安排妥當,南京分社的擴建工作已經完成,至于您在南京的住所也已經修繕裝修完畢,您可以隨時入住。”

    之前寧志恒早就安排平尾大智做好入駐南京的準備,平尾大智自然不敢怠慢,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終于完成。

    寧志恒滿意的點了點頭,吩咐道:“南京現在今非昔比,再一次成為華中地區的中心樞紐,我們會社要重視起來,這段時間調集精干人員,補充南京分社的力量,我估計還有一兩個月,就要去南京住些時候了。”

    平尾大智躬身領命:“請您放心,我會提前安排好一切。”

    寧志恒又簡單交代了幾句,揮手讓他退了出去。

    這個時候,易華安進入辦公室,低聲稟告道:“木魚匯報,在昨天上午,李志群回到了特工總部。”

    寧志恒一聽,頓時提起了精神,李志群消失了這幾天,現在終于現身了,他追問道:“李志群回來了,搞清楚他之前的行蹤了嗎?”

    “沒有,李志群這次離開,身邊只帶了幾個親信,沒有別的知情人,木魚暫時不能夠確定他之前的行蹤。”

    “有沒有抓捕什么人犯回來?”

    “也沒有,只有他們幾個人。”

    寧志恒沉思了片刻,吩咐說道:“李志群這幾天的行蹤詭秘,我總覺得很可能和我們有關系,你讓木魚多留點心,別讓李志群鉆了咱們的空子!”

    “是!”易華安點頭答應一聲。

    “木魚還說,李志群上午回到特工總部,下午就去了康家橋駐扎的行動二大隊,開始調查有關徐永昌的一些情況,看來他確實已經找到了飛機失事的真正原因。”

    果然是這樣,這些情況跟寧志恒之前判斷是一樣,這些對手的動作好快。

    易華安又從兜里取出一個信封,遞到寧志恒面前,“這是他上交給您的物品。”

    寧志恒接過信封,撐開封口向下一倒,半張嶄新的法幣落在手中,他目光一沉,將半張鈔票舉在面前仔細端詳,好半天才收回了信封。

    易東安是知道這半張鈔票的由來的,忍不住疑惑的問道:“徐永昌已經犧牲,這半張鈔票也沒有了作用,您這是……”

    寧志恒卻是搖頭說道:“我們之前的判斷有些失誤,影佐機關幾天前就釋放扣押的可疑人員,還刻意隱瞞和封鎖最后的搜尋結果,也就是說他們早就知道了失事的原因,這一點很不正常。

    我看永昌的生死有待查實,最起碼,他是給日本人留下了一些線索,不然李志群也不會找上門去調查他,這半張法幣,我們也許還有一些用處。”

    “您是說徐永昌可能還活著?”易華安詫異的問道。

    “這只是我的猜測,可能性非常小,其實,我最怕是付勝遠和王漢民還活著,那之后的麻煩可就多了。”

    寧志恒將之前的一些推論和判斷都向易華安說明,要知道易華安是上海情報科的主要干部,專門主持市區工作,也是寧志恒的主要助手之一,有些事情必須讓他清楚,以免在之后的工作中,因為信息不暢而出現差錯。

    就在第二天,寧志恒帶著左剛進入公共租界,回到了上海情報科總部譚公館。

    寧志恒回到譚公館后,就把霍越澤召來,將三方秘密協議膠卷交給他,交代他過完春節,再安排人員送回重慶。

    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這份協議并不具備時效性,寧志恒之前在青島就是因為反饋情報過于及時,結果導致軍統局總部反應太快,差一點把寧志恒暴露出來,好在他的身份背景深厚,這才僥幸躲過這次危機。

    可是敵后的情報工作危險重重,并不是每次都能夠這么幸運,寧志恒吃一塹長一智,決定以后給總部匯報情報工作的時候,這種并不緊急的情報,都要故意延后一段時間。

    比如這一次,他完全可以推說,三方秘密協議是他從情報市場上花時間收集,并重金購買來的,這樣一來,也免得總部對自己多加猜疑,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接下來的兩天里,寧志恒徹底放松緊張的精神,每日里待在譚公館里安靜的看書寫字。

    左柔看著寧志恒難得在譚公館停留,也是心中歡喜,她招呼眾人,跑前跑后,掛燈籠吊彩燈,將譚公館布置一新,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充滿了節日的氣氛。

    終于到了除夕之夜,左柔的廚藝精湛,親手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情報科的幾位高級干部,大家在一起熱熱鬧鬧匯聚一堂。

    寧志恒端坐其間,首先舉杯祝詞,大家都是歡聲笑語,開懷暢飲。

    外面的鞭炮聲齊嗚,不絕于耳,幾名警衛隊員在院里也擺放了大量的煙花,點燃了煙花筒,煙花彈升到空中,只聽見“轟"的一聲炸響,爆炸了的煙花仿佛是美麗的花朵在空中綻放,絢麗奪目,分外精彩!

    一時間大家興致盎然,紛紛上前點放煙火,就連寧志恒也忍不住去參與其中。

    伴隨著一聲聲清脆的爆響,一時間,天空中亮成一片,璀燦奪目,火樹銀花,煙花五彩繽紛,爭奇斗艷,把節日的夜空裝點成美麗的大花園。

    寧志恒看著身邊的眾人個個喜笑顏開,歡聲笑語連成一片,恍如身在夢中。

    時間荏苒,這已經是他潛伏在上海,度過的第三個春節了,每逢佳節倍思親,此時此刻,想必遠在重慶的親人們,也是一樣在殷切的思念著他吧!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飛快,寧志恒在譚公館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春節,在幾天后又悄然回到了市區。

    而這幾天里,何思明通過那位武官府的朋友山本少佐,也很快調查清楚了當時飛機失事時的搜救情況。

    之前盡管華北特高課和影佐機關封鎖了消息,可是因為各種原因,他們無法對海軍做出約束意見,再加上當時參與搜救的人員眾多,所以沒有花費多大的力氣,那位山本少佐就搞清楚了具體情況。

    “據山本說,當時確實找到了一位生還者,這個人就是客機飛行員川本,同時搜尋到的還有七具乘客的尸體,其他的乘客就不知所蹤了。”

    “只有一個生還者?日本飛行員?”寧志恒一聽不禁有些奇怪,一個飛行員逃生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這個飛行員怎么能夠知道,徐永昌就是飛機失事的執行人?

    何思明接著說道:“海軍的調查人員詢問過川本,具體情況他也并不了解,只是說,出事的時候,機艙內發生了多次槍擊,造成了幾名乘客的死亡,當時的情況非常混亂,同時飛機失火,于是乘客紛紛跳海,最后他也棄機跳傘逃生。”

    怎么會有槍擊?難道徐永昌在飛機上還持槍刺殺了王漢民和付勝遠?

    寧志恒不得而知,忍不住用手揉了揉太陽穴,一邊思考著,一邊問道:“能確定那七具尸體的身份嘛?”

    何思明搖頭說道:“不能,川本只是奉命執行飛行任務,至于這些人具體是哪個部門的,他并不清楚,后來海軍把川本和那七具尸體都移交給了華北特高課。”

    寧志恒仔細思索著,既然飛機員并不清楚具體情況,那么日本人是怎么知道徐永昌是執行人呢?問題必然出在那七具尸體上,如果所料不差,這七具尸體里,一定有一具是徐永昌的遺體!

    對!一定是這樣!

    寧志恒越想越覺得自己猜測的正確,既然發生了槍擊事件,也許徐永昌的遺體給日本人留下了線索和證據,這樣影佐機關才確定了徐永昌就是事件的執行者。

    一具尸體能給日本人留下什么線索呢?聯系到之前飛行員提到的槍擊,應該是徐永昌在混戰中留下的槍傷,還有…

    沒錯,徐永昌隨身一直攜帶著用來接頭的那半張鈔票,看來這半張鈔票也落入了影佐機關的手中,這種信物是瞞不過日本人的。

    一切就對上了,影佐機關根據飛行員川本的敘述,找到了徐永昌遺體,查驗了他身上的槍傷,又找到了那半張鈔票,從而確定徐永昌就是飛機失事的執行人,這才下令釋放了那些嫌疑人,而李志群一回到上海,就追查徐永昌的情況,就更加說明一切。

    把整條線索連在一起,寧志恒越發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