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十章 如夢似幻

第十章 如夢似幻

    “痛!……”

    蘇子魚感覺渾身上下都是刺骨無比的疼痛,他緩了一會兒才無比艱難地爬起來,剛剛試圖站起來又重新跌坐在了地上。他感覺身上的骨頭好像是斷了幾根,五臟六腑一片翻江倒海,嘴里是一股子的血沫子,就連說話都是非常的有氣無力。

    他傷得非常重!

    蘇子魚身上幾乎全是血,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更糟糕的是他發現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意識已經開始有點模糊了。

    “琳娜?!”

    “肯?!”

    蘇子魚用僅有的力氣呼喚著兩個同伴的名字,但是黑暗中只傳來了一陣嗚嗚的風聲,他沒有聽到任何的回應。

    “被拋棄了嗎?”蘇子魚滿是鮮血的嘴角扯了扯,露出來了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

    最后的一點力氣緩緩消失。

    蘇子魚仰面躺在了冰冷的土地上,聽著耳旁不斷傳來的嗚嗚風聲,喃喃道:“真是失敗啊!又只能躺著等死了……”

    肯可以毫不猶豫地放棄一村子的人,自然也能毫不猶豫地放棄他。

    蘇子魚對于這個結果并不意外。

    他只是感覺有點冷。

    “都說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怎么我感覺也就那樣呢……”這次蘇子魚的腦海中沒有回放過去,他就是有點懷念地球,懷念自己的家鄉,意識已經漸漸有點迷糊了,他喃喃道:“好想吃粽子啊……”

    想吃粽子,想吃肉丸子,想吃紅燒排骨,想吃糖醋魚,想吃水煮肉片,想吃麻婆豆腐,想吃麻辣火鍋……

    不遠處便是那怪物的尸體,它現在應該是已經死透了。

    蘇子魚感覺自己也快死了。

    他的身體已經漸漸麻木失去知覺,但是偶爾還會不自覺地抽搐一下,恍惚間他好像感覺到手指觸碰到了什么尖銳的東西,然后意識中閃過了一道數據流。

    “發現神性力量!……正在攝取!……”

    “獲取1點神性值!……”

    蘇子魚的意識好像是恢復了一點,他發現那數據流構筑的屬性頁面上似乎是多出來了1點神性值,這個似乎是跟前面發現的源力值一樣可以強化他數據頁面上顯示的能力,于是他毫不猶豫地將這唯一的1點神性值加在了特性那一欄的【體質強化】上。

    然后,他便昏迷了過去。

    蘇子魚好像做了一個夢,在夢里面他又跟那怪物大戰了一場,只不過這一次他干掉的是一頭跟雕像上完全一樣的怪物。整個戰斗的過程已經記不清了,蘇子魚就記得那怪物怎么樣都砍不死,他也好像是不管受傷多重都沒死,最后僵持著耗了很長時間,他突然心一橫直接沖上去把那怪物給剁碎吞了。

    意識恢復過來時,外面依舊是漆黑一片,時間應該沒過去多久,但是蘇子魚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態好了許多,他雖然依舊感覺渾身疼痛,可是卻已經有力氣站起來了。

    “體質強化lv6!”

    蘇子魚的意識剛剛接觸到腦海中的數據流,他便發現自己的特性那一欄里面原本的‘體質強化lv1’已經提升為了‘體質強化lv6’。

    這個提升非常的巨大!

    跟最開始用源力值強化白鴉劍術完全不同,蘇子魚的這個特性幾乎是飆升了整整五級,同時他的整體數據顯示也出現了一些變化。

    “姓名:蘇子魚。”

    “種族:人類【神性生物】。”

    “生物等級:二階。”

    “能力:白鴉劍術lv1,時間加速lv2(靈能)。”

    “特性:體質強化lv6。”

    “源力值:0。”

    “神性值:0。”

    蘇子魚不是很理解那個【神性生物】的意思,但是這并不妨礙他覺察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迅速恢復過來。他大概休息了幾分鐘,便感覺到自己已經擁有了行動的能力,于是他沿著山坡一直往前走,差不多走了一個多小時的樣子,在天邊已經漸漸亮起來時終于是從一個小坡那里爬了上去。

    劫后余生的蘇子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感覺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肚子里面也很餓,但好在身體里面總有一股力氣支撐著他行動,哪怕是饑餓流血也沒有讓他脫力。

    “神性應該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

    蘇子魚站在陽光下看著自己逐漸愈合結痂的傷口,滿臉不可思議道:“難以置信!……這些傷口居然已經開始愈合了!……看起來最多一兩天的時間我就能夠完全恢復過來!……”

    從瀕死狀態到完全恢復只需要兩三天的時間。

    這完全顛覆了蘇子魚過去的認識。

    只是很可惜他不知道如何獲取更多的神性值,而且那些身上擁有神性值的生物似乎都是非常的可怕!

    干掉羅特變成的怪物也有幾分運氣在內,而且一開始肯的偷襲很重要,因為最開始羅特是會說話的,就好像是一個活人一樣。但是在肯刺穿了他的心臟后,他就徹底變成了一個怪物,不但不再說話就連站立都沒有了人類的模樣,行動攻擊的方式幾乎都是跟野獸差不多。

    那個時候羅特也許已經死了,一開始那怪物支配的可能是活人,但是后來被控制的應該只是一具尸體。

    大概在中午時。

    蘇子魚發現了一條河,他用了十來分鐘才抓到了一條魚,生吃河魚感覺非常的猩,但至少他已經填飽了肚子。路上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蘇子魚是不可能再回那個村子了,所以只能夠沿著道路一直往前走。

    金色沙漏里面的沙子已經沒多少了。

    最多還有一天的時間,蘇子魚就會再度被強制傳送到下一個地方。他現在完全沒有目的地,所以趕路也不是很急,盡可能的保留自己的體力。夜晚在野外露營他還是不敢睡,幾乎是閉著眼睛假寐傾聽四周的動靜一直到天亮。第二天道路上的人跡漸漸變多,蘇子魚稍微加快了一點腳步,然后就在時間所剩無幾時,他發現了一座小城鎮,接著他看到了琳娜和肯的身影。他們應該到達這里有一段時間了,蘇子魚注意到琳娜正在跟肯爭論著什么。

    “su!”琳娜在看到他時表情充滿了驚喜,她幾乎是飛奔了過來,但是卻在靠近他時慢慢地停下了腳步,臉上是一片復雜的羞愧之色。

    肯的表情非常的震驚。

    他是真的完全沒有想過蘇子魚還能夠活下來,之所以在鎮子外面等著也只不過是為了安慰一下自己的妹妹。蘇子魚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個陌生的外鄉人,他是不可能再冒險回去找他的,村子里面那么多朝夕相處的人他都放棄了,再放棄一個外鄉人并不算什么。

    蘇子魚表情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他突然灑然一笑,對著琳娜道:“我們兩清了。”

    最后一粒金色的沙子落下。

    蘇子魚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來了兩個驚愕無比的人,仿佛是剛剛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覺。琳娜徒勞地伸出手好像是要抓住什么,她不知道剛剛發生的一切到底是她的幻覺,還是蘇子魚真的出現過。

    她突然哭了,泣不成聲!

    ………………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