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十一章 光怪陸離1

第十一章 光怪陸離1

    “閉嘴!黑妖精!”

    四周的溫度飛速下降,地面上凝結了一片白霜,冬之女巫語氣森寒道:“你才已經瘋了!”

    恐怖的寒意彌漫開來。

    仿佛是有一場可怕的暴風雪即將到來,逼人的寒氣直刺骨髓。

    蘇子魚在最初的震驚后不由清醒了過來,他一邊仔細傾聽著眼前兩個人說話,一邊悄悄地移動腳步來到了那匹獨角獸的尸骨旁。

    “獲得3點源力值。”

    從獨角獸身上獲得的收獲比想象中的還要少,他一開始還以為這種傳說中的生物身上可能會有神性值呢,但是沒有想到獲得的源力值居然還比不過超級畸變體。

    “是啊!我早就已經瘋了!”杰克瘋狂地大笑著,情緒有點歇斯底里,他夸張地揮舞著手臂,指著四周的一切道:“你看看這一切!他們早就死了!全部死了!”

    “你還要自欺欺人多久?”

    “夢境森林早已經凋零了!……我們都活在編織的噩夢之中!……”

    冬之女巫的情緒漸漸有點失控,她低著頭喃喃道:“不……不……不是的……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還有辦法……姐姐們的犧牲不會白費……”

    蘇子魚悄悄地挪動著腳步。

    “獲得1點源力值。”

    在身體悄悄地接觸到了夏之女巫后,獲得的源力值讓蘇子魚不由眉頭一皺,這個數值可以說是少得可憐,甚至是有點不合理。夏之女巫是這里的守護女巫,她如果真的被腐化成了怪物,提供的源力值應該是絕對不止這么一點點的。

    “你真的以為她們是為了對抗那個恐怖的怪物而犧牲的嗎?”杰克的嘴角浮現起一絲令人驚悚的詭笑,他盯著眼前的冬之女巫道:“你雖然瘋了。”

    “但是不可能什么都不記得了。”

    “對哦。”

    “你拋棄了自己的軀殼,任由她變成了游蕩在荒野中的怪物。”

    杰克此時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瘋狂低語的魔鬼,用蠱惑人心的聲音道:“是你殺了她們!……”

    “不!”冬之女巫發出了一聲尖叫,喃喃道:“不是的……我沒有……不是我……”

    杰克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黑化,他抬起了自己的手掌,烏黑鋒銳的指甲上寒芒閃過。一剎那間,這個大妖精身上便浮現出來了不亞于超級畸變體的恐怖氣息,他抬手將自己的手掌插入了地面中,伴隨著無數泥土好似波浪般的滾動,數不盡的或大或小的尸骨殘骸出現在了眼前,看起來已經被掩埋了很長的時間。這些尸骨里面有許多大妖精體型的生物,也有許多只有蘇子魚巴掌大小的人形生物,還有不少他無法辨認的出來的奇異殘骸。

    “看到這些你想起了什么嗎?”

    杰克的眼神中充滿著惡毒道:“還沒有想起來嗎?要不要讓我幫你回憶一下!”

    砰!

    杰克的話似乎是給了冬之女巫莫大的刺激,她原本蒼白的面容逐漸扭曲起來,臉上是無盡的悔恨與痛苦之色,伴隨著情緒的失控,一股可怕的魔力也逐漸暴走,寒冰的力量以她中心逐漸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天空中烏黑的云層翻滾不休,好似將有一場可怕的冰雪風暴即將到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蘇子魚突然舉槍朝著杰克的腦袋扣下了扳機。

    “警報!警報!”

    “發現惡念污染體!……檢測到心靈暗示異常波動!……”

    “發布任務:消滅惡念污染體。”

    “任務獎勵:權限等級提升!開啟部分靈能強化路線!”

    砰砰砰。

    一聲聲沉悶的槍聲響起。

    在第一發子彈詭異地停住懸浮在了杰克的面前時,蘇子魚飛速地拔出來了腰間的改裝型手槍,連續不斷地瘋狂射擊。這把手槍有20發的彈藥容量,前面十七發都詭異地停在了杰克的面前,然后叮叮當當地掉了下來,就好像是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了所有的子彈,不過最后三發子彈卻好似是突破那道肉眼看不見的屏障,直接在杰克的額頭、心臟、脖子位置乍現起三朵血花。

    雖然成功命中了目標,但是蘇子魚的攻擊并沒有結束。

    他很清楚超級畸變體級別的怪物沒那么容易殺死,這里的一切都好像是黑暗的童話世界,他不確定錯過后自己還有沒有再次出手的機會。

    “時間加速!”

    蘇子魚在一瞬間扔掉了手槍,拔出來腰間的黑色短刃,四周的一切都好似變成了一幀一幀的慢動作電影,他整個人化作一道黑影一閃而過,黑暗中浮現的刀光劃過了杰克的脖子,將他整個腦袋都給砍了下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就連逐漸失控的冬之女巫都驚呆了!

    她甚至都沒能看清楚蘇子魚的動作,然后下一個瞬間杰克的腦袋便跟脖子分離了。那失去頭顱的身體正在發生著一些極為詭異的蠕動變化,逐漸膨脹的肌肉隆起又萎縮,不斷地從斷開的脖子處噴出一股股暗紅色的鮮血,似乎是他的身體正要發生某種變異,但是卻因為頭顱被砍下來了而被強行中斷了。

    碰。

    倒地的無頭尸體不停地抽搐著,然后逐漸鼓成了一個猙獰的肉瘤,最終徹底炸開化作一灘惡心的東西。

    “獲得3點源力值。”

    任務完成的提示并沒有浮現,蘇子魚毫不猶豫地拿起btl82m開始填裝彈藥。

    “為什么!”

    “為什么要阻止我!這可悲的夢境早就應該迎來終結了!”

    杰克被砍下來的腦袋發出了一聲宛若癲狂般的咆哮聲,聲音嘶啞道:“已經沒有希望了!……該結束了!……為什么你們還不放棄!?……”

    一股絕望的情緒直接傳遞到了蘇子魚的精神內,但是他抬槍的動作都沒有停一下,直接便是朝著杰克的腦袋扣下扳機。

    砰!

    地面上杰克的腦袋瞬間被打爛了。

    絕望?

    也許剛開始蘇子魚感受到過絕望,并且被它所支配過,想過自殺算了,但是現在的他已經可以坦然面對,真男人,一直戰斗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刻就行了。

    有什么好絕望的。

    “絕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蘇子魚放下槍抬頭注視著眼前滿臉震驚的冬之女巫,緩緩道:“但用虛幻的假象去掩蓋,那也只不過是逃避。”

    “我相信你沒瘋。”

    “你進入過我的夢境,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句,還能戰斗嗎?”

    ………………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