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十八章 清姬2

第十八章 清姬2

    不得不說。

    安珍這位僧人長得是真的很俊美,比蘇子魚本人都要帥那么一丟丟,相貌上的話跟唐僧倒是有那么七分的相似。

    看著眼前目光炙熱的少女,安珍的表現卻顯得有些局促緊張,這種情緒甚至傳遞到了附身的蘇子魚心中,就好像是此刻他就變成了這個僧人一樣。

    這種狀態很奇妙。

    但是蘇子魚知道安珍早就已經死了,在這個故事的結局中安珍和清姬一起燒死了。

    他感覺到的情緒應該是這個夢境中殘留的意識,說明這個名叫安珍的和尚有點害怕清姬,甚至身體都會不自覺躲開她的目光。

    “你為什么不說話?”清姬靠近了一點,表情中透著一絲歡喜。

    似乎是只要看到眼前的男人,她就感覺非常開心。

    蘇子魚感覺到這副軀體殘留的意識正在消退,他似乎是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能力,稍微活動了一下,緩緩道:“只是感覺有些倦了。”

    目前還不知道怎么辦。

    這個真實夢境似乎是一種領域級別的能力,蘇子魚居然無法自行從其中醒來,他只能先應付著眼前的局面,看看接下來應該怎么脫身。畢竟他是知道故事最后結局的,安珍最后因為不愿意娶眼前的少女,借口去熊野參拜逃走了,而清姬則為了追他一點一點的變成了妖怪,最終在道成寺追上了安珍。

    道成寺的和尚為了保護他,讓他躲在了寺廟的大鐘里面,清姬追上后毫無辦法,但又不愿意放棄,于是就自燃了起來,將自己連同大鐘里面的安珍一起燒死了。

    “和心愛的人不能同生,那就同死吧。”

    清姬的故事就是這么一個極端的愛情故事,只不過最后的結局有點驚悚罷了。

    “清次居士。”這個時候老和尚開口了,他雙手合十朝著前方躬身道。

    一個打扮頗為富貴的老者走了過來,他很快還禮道:“大師來了。請進。”

    “里面已經準備好了齋飯。”

    自從唐朝時期鑒真東渡后,佛學在扶桑迅速的發展,不過這個時期扶桑的僧人還是跟中土的僧人一樣,嚴守戒律不沾葷腥不會娶妻生子。

    很快。

    這個名叫清次的老者就將他們帶到了一處房間內,趁著老者跟老和尚討論佛法時,少女迅速地來到了蘇子魚的身邊,輕聲道:“你上次說過要娶我的。”

    “你什么時候跟我爹爹說這事?”

    話音落下。

    蘇子魚就感覺到了一股懊惱的情緒傳來,同時還聽到了安珍殘留的心聲:“這該如何是好?當時一不小心被她的美色所迷惑,輕易許下了諾言。”

    “現在該怎么辦?”

    “要不先穩住她,趁機逃跑吧?”

    清姬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少女。

    蘇子魚嘗試著接觸一下這幅身體里面所殘留的意識,很快便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經過。

    原來安珍跟自己的師父每年都會去熊野參拜,因為路途遙遠數次都是借宿在這個名叫清次的老者家里面。而清姬就是這個老者的獨女,在看到安珍俊美的容顏后,頓時就是一見鐘情,暗中發起了非常熱烈的追求,甚至夜里就愿意為他獻身。

    安珍作為一個和尚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一開始被嚇了一跳,可是后來又慢慢的有點心動了。

    畢竟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少女,安珍心中甚至還產生過還俗的想法,在上一次過來的時候,一時心動居然答應了以后要還俗娶她為妻,可是沒有想到剛剛離開安珍就后悔了。

    他本性是一個比較遲鈍的男子,對情愛的欲求甚至比不上對佛法的向往,所以他現在又不愿意娶她了。

    安珍極為矛盾的情緒直接傳遞到了蘇子魚的心中。

    這副軀體殘留的想法極為復雜,一方面他又有點放不下眼前的少女,一方面他更不想放棄佛法,最終一個僧人的意志還是讓他戰勝了**,安珍還是決定要追尋佛法。至于為什么不敢跟清姬明說,自然是因為眼前的少女極為偏執,甚至可以說是有點病嬌,安珍在有點喜歡她的同時,也是相當的害怕她。

    “你為什么不說話?”

    “你該不會是后悔了吧?”見到眼前的男子許久沒有回話,清姬的聲音頓時就有點冰冷了起來。

    蘇子魚瞬間就覺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靈視!”

    隨著靈視的力量開啟,蘇子魚望向了眼前的清姬,他看到少女的身旁燃燒著一縷縷暗紅色的火焰,這火焰是肉眼所看不見的,他純粹是因為第六感才覺察到了一絲異常。

    不好!

    清姬這個時候就差不多快變成妖怪了。

    現在怎么辦?

    安珍的殘留意識似乎是無法應對眼前的局面,蘇子魚感覺到身體的控制權主動交到了自己的手中,于是他想了想,輕聲道:“沒有。我只是有點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那你吃完東西早點休息吧。”清姬的表情一下子便是春風化雨,很快又露出了溫柔的笑意。

    此時安珍的心聲響起道:“她變得越來越可怕了。”

    “我還是找機會逃跑吧!”

    你這個家伙怎么這么廢物?

    你遇到這種事情就知道逃跑嗎?除了逃跑你就想不到別的辦法了?

    此時罵他也沒用。

    因為蘇子魚知道這只是安珍殘留的意識,也就是當初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天色很快暗了下來。

    蘇子魚發現清姬總是有事沒事跑到安珍的身邊,在安珍吃飯的時候還會跪坐在一旁服侍,表現得極為溫順可人,在這方面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完美的扶桑式妻子。她每次投來的目光都是那么熾烈,充滿著一股狂熱的愛意與占有欲,幾乎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可是安珍的軀體會不自覺地躲避她,每當清姬靠近的時候都會悄悄移開一點距離。

    然后。

    蘇子魚就感覺空氣都好似冰冷了一點,清姬的表情會逐漸難看,語氣也漸漸沒有一開始那么溫柔了。

    房間內。

    就當蘇子魚重新恢復對身體的控制權時,房門突然被推開了,然后清姬的身影走了進來。

    “你是不是不想娶我?”

    “那你當初為什么又要答應我呢?”眼前美麗的少女跪坐在了蘇子魚的面前,雙瞳不知道何時已經漸漸變成了豎瞳,散發著一絲妖異的光芒。

    怎么回事?

    清姬怎么這個時候就變成妖怪了?

    “沒有。”蘇子魚接過了身體的控制權,趕緊安撫道:“我只是累了而已。明天就我跟你父親說……”

    蘇子魚本來是想說還俗娶你的事情。

    可是沒想到話到口中居然說不出來,安珍殘留的意識在極力排斥這一點,硬是將后面的話給咽了回去。

    你這個豬隊友!

    怎么這個時候還搗亂啊?

    “你果然是在騙我!”一縷縷暗紅色的火焰在眼前浮現,清姬的表情正逐漸變得冰冷了起來,那雙豎瞳也好似發出了光芒。

    她緩緩地走了過來,伸手輕撫了一下蘇子魚的臉龐,溫柔的笑意再度浮現道:“沒關系的。”

    “我會讓你永遠陪在我身邊的。”

    一股被灼燒的劇痛傳來。

    蘇子魚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好似著火了一樣,他張口想要發出聲音,可是卻什么都說不出來,低頭一看自己的雙手雙腳已經是化作了焦炭,那暗紅色的火焰正在順著身體蔓延,很快他整個人就化作了焦炭。而在安珍的軀體被燒成了灰燼后,那暗紅色的火焰也并沒有熄滅,清姬的身體也在逐漸燃燒,最終一條巨大的蛇尾浮現,再度從蔓延的火海中現身時,清姬已經是化作了一副妖魔的模樣。

    她掀起一片可怕的火焰,將四周的一切都化作了火海。

    ………………

    “安珍,安珍!”

    “起來了。”

    “你怎么才坐一會兒就睡著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

    蘇子魚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啊!……”他先是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然后才轉頭望向了四周,喃喃道:“這個夢境又重復了嗎?”

    真的好痛啊!

    那種刺痛感蘇子魚過去從未感受過,簡直是痛徹心扉一般,不單單是身體上的痛苦,那火焰似乎是還能帶來精神上的痛苦,那種被折磨的可望而又不可得的痛苦。

    他又回到了夢境開始的地方。

    按照時間來算,如果外面的時間跟這里一樣,此時應該是快天亮了,蘇子魚應該已經醒過來了。

    可是現在他一點都沒有要醒來的意思,那股可怕的刺痛都無法喚醒他,自己的意識依舊是困在了這個真實的夢境中。

    這種情況他以前從未遇到過,蘇子魚沒有想到什么脫身的辦法。

    這個能力太詭異了。

    “安珍!我們該走了。馬上就要下雨了。”老和尚的聲音傳來。

    因為有上一次的經歷,蘇子魚這個時候沒有什么猶豫,直接就站了起來,他發現在死過了一次后,好像他對這幅身體的控制能力變強了。

    不對!

    應該說是安珍殘留的意識變弱了,正是因為他殘留的意識變弱了,蘇子魚才能更加輕松地控制身體。

    一路無話。

    果然,蘇子魚在來到一處莊園門前時,再度看到了那位熟悉的美麗少女,正是前不久把他給活活燒死的清姬。

    “你們總算來了。”一道異常溫柔的女聲響起。

    清姬快步地走到了蘇子魚的面前,表情非常的喜悅道:“安珍?餓了吧?”

    “我給你準備了一些齋飯。”

    蘇子魚此時的表情相當復雜,一方面他有點恨眼前的少女,因為那火燒在身上是真的痛,可惜現在的蘇子魚又打不過她,另外一方面他又有點同情眼前的少女,因為那火中傳來的痛苦告訴他清姬是真的愛到了極致,那是一種極端的偏執的病態的愛戀,以及一股相當可怕的占有欲。

    “你怎么了?”清姬走了過來,一臉擔憂的模樣,伸手握向了蘇子魚的手,輕聲道:“你的臉色很難看。”

    本來這個時候應該是身體的殘留意識自己躲開了。

    但是這一次蘇子魚對身體的控制能力變強了,他沒有刻意去躲開,而是讓清姬的雙手握住了自己,很明顯少女的臉上露出來一絲欣喜之色。

    必須要安撫她。

    這個夢境跟故事里面的不一樣,他還沒開始逃跑呢,清姬就已經是快變成妖怪了。

    穩住。

    現在必須要穩住。

    蘇子魚可不想再嘗試一次被燒死的體驗了,那種痛苦真的是痛徹心扉啊!

    “我只是有點累了。”蘇子魚緩緩道。

    先穩住局面,然后再看看怎么破局,此時的清姬已經有妖怪的法力了,稍微一刺激她就有可能會暴走。

    “清次居士。”老和尚的聲音傳來。

    還是跟原來一樣的劇情。

    清姬依舊是相當溫柔賢惠地跪坐在旁邊服侍蘇子魚吃飯,似乎就是一副完美妻子的模樣。

    這個時候蘇子魚的注意力也不全是在清姬的身上,他發現清姬的父親清次居士,還有那個老和尚,對此都不是很驚訝,相反一副很隨意的樣子,似乎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畫面了。

    難道他們知道兩個人的事情?

    看老和尚的表情,似乎是并不反感,莫非他同意安珍還俗娶妻?

    這個時期扶桑的和尚是不能喝酒吃肉不能娶妻生子的,安珍吃的依舊是素食,那么這樣看來,不想還俗娶妻的反而是他自己,他內心里面居然是真的想當好一個和尚,哪怕是面對清姬如此美麗的少女也是一樣。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在吃過齋飯后,清次居士和老和尚又去討論佛法了。

    而蘇子魚則是有點緊張地坐在了房間里面,等待著清姬推門而入,上一次他就是在這里被燒死的,所以現在是真的有點緊張。

    吱嘎。

    房門被輕輕地推開,隨后端著一些茶具的清姬走了進來,她跪坐在了蘇子魚的面前,溫柔地笑道:“安珍。這是上等的菊花茶,我給你泡一杯吧。”

    看起來是過關了。

    蘇子魚這次過來都是刻意控制了身體,不讓身體作出排斥清姬的反應。

    果然,這次清姬沒有再逼問他是不是悔婚的事情,而且表情也是相當的溫柔,好像只要不讓她覺察到安珍想要悔婚,她就不會進一步的黑化。

    ………………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