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九十六章 真相大白

第九十六章 真相大白

    小黎提醒張弛道:“這位同學,注意你的言行。”她裝出和張弛素昧平生的樣子,盡管她在心理上傾向于張弛,也得表現出公事公辦。

    那女郎抽抽噎噎地開始控訴張弛如何非禮她的過程,為了博取同情心,她也是拼了,描述得跟三級片似的,林黛雨一旁聽著都覺得臉紅。

    小黎也聽不下去了,打斷那女郎的話道:“你就別重復了,剛才不是已經做過筆錄了嗎?如果你前后說得不相符,我們可要懷疑你筆錄的真實性。”

    那女的一聽趕緊把嘴巴閉上了,言多必失,萬一前后說的不一樣,豈不是路出馬腳來了。

    小黎看了張弛一眼:“張弛,你說,到底怎么回事?”

    張弛將今天發生的一切從頭說了一遍,他沒有添油加醋,只是把發生的事實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中途,那女的幾度想要打斷他說話,都被小黎呵斥住,等張弛說完,小黎道:“這樣說,你認為他們是碰瓷是詐騙?”

    張弛點了點頭。

    那女的叫道:“他倒打一耙,一個窮學生,我碰瓷他,我圖什么啊?”

    小黎反問道:“是啊!你圖什么?你怎么知道他是窮學生的?”

    “我……他不是背著書包嗎?我又不是瞎子。”

    “你不是瞎子,可群眾的眼光更是雪亮的,現在滿大街都是監控,你覺得說謊的成本就那么低?誣陷一個人就那么容易?”小黎把筆記本電腦轉了過來,現場給他們回放了錄像。

    錄像就是關于她控訴張弛對她非禮的那一段,監控拍得很清楚,這女的摔倒的時候,張弛根本沒有和她有過任何的肢體接觸,非但如此,張弛還在第一時間向后躲避。

    那女郎看到監控視頻頓時傻了眼,這小子是不是個同啊,放著我那么漂亮的女人摔到,他都不肯伸手扶一下?老娘在他眼里就那么沒有吸引力?

    他是彎的肯定是個彎的,打我那個暴力黑大個跟他是背背夾,哎呦喂,我應該早就看出來了,那么強的攻擊力把攻都寫在臉上了。

    林黛雨跟著看視頻,當她看到那女郎跌倒,張弛的第一反應就是躲得遠遠的,忍不住笑了起來,張弛還真是夠警覺啊,自我保護意識太強了。如果換成誰自己,第一反應肯定是去伸手相助,可張弛就沒這么做,如果他真出手幫忙了,事情又該說不清了。

    小黎將視頻暫停,問那女郎道:“還想繼續看嗎?”

    女郎不說話了。

    “你現在還準備控告他非禮你嗎?”

    女郎尷尬笑道:“當時那么亂,可能是我搞錯了,既然是誤會,說開就行了,我就不追究了。”

    她停頓了一下又道:“不過那個打我們的人不能算了,無緣無故的,他憑什么打我們?我是個女人啊……你們看……你們看他把我臉給抽得……都毀容了……”她又哭了起來,人家好幾萬的鼻梁都有點歪了。

    張弛呵呵冷笑道:“你不追究,我還得追究呢?你們五個設了這么一個圈套來坑我,無非就是想阻撓我去考試,把我的這次高考給廢了,我說,我跟你們有多大仇啊?你們這么害我?”

    遠處仍然在錄口供的李躍進來了精神:“揍這幫孫子,不給他們點苦頭,他們就不說實話。”

    小黎怒斥道:“你閉嘴,老實交代你自己的問題。”

    那女郎道“我們又不認識他,我們為什么要害他……誤會,我真是誤會了!”

    “誤會?現在說是誤會了,羅旭成你認識吧?”

    女郎神情慌張,連連搖頭。

    林黛雨對羅旭成的名字并不陌生,說起來這件事還是因她而起,全市體育會考的時候,嘉治公學的一幫壞學生在體育場外對他進行糾纏。

    當時幸虧張弛幫他解了圍,帶頭的叫羅旭光,因為羅旭光吃了虧,所以又找到他的堂哥羅旭成去圍堵張弛,當時她也在場。

    小黎道:“羅旭成還在看守所里,你是他女朋友吧?為什么要設圈套對付一個窮學生,還要我繼續往下說嗎?”

    女郎腦袋耷拉了下去,她這才領教到這位女警的厲害,事情已經被人家查得清清楚楚,甚至連她和羅旭成的戀愛關系都查出來了,現在抵賴都沒用。

    張弛也明白了,原來是替羅旭成報仇的,冤冤相報何時了,這就證明,對付敵人一定要徹底把對方的身心折服,不然肯定會麻煩不斷,斬草除根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雖然這五個人動機非常險惡,可因為李躍進的出現,他們阻止張弛順利完成高考的計劃并沒有成功。

    李躍進出手也不輕,當街毆打四人,其中一個人的鼻梁骨還讓他給打斷了,已經構成了輕傷害,如果認真追究起來,這五個人固然會受到懲罰,李躍進也會因構成輕傷害而招來一場牢獄之災。

    小黎處理這種事情非常有經驗,對幾人進行一番敲打之后,五名肇事者主動請求私了。

    李躍進那邊還想不依不饒,嚇得馬東海慌忙過去跟他遞眼色,在眾人的共同努力下,總算將這件事私了,雙方簽署了書面協議,主動放棄了彼此起訴的要求,雙方互不追責。

    在整個的處理過程中,小黎表現得公正嚴明,不偏不倚,看了看雙方簽字畫押的書面協議,又各打五十大板地嚴厲批評了他們一頓。

    雙方當事人離開派出所的時候,李躍進心里不痛快,揚起拳頭作勢還要沖上去痛揍那五人,嚇得那五人一溜煙地逃出了派出所。

    李躍進憤憤然道:“憑什么?明明是他們鬧事,想坑害我兄弟,我為我老弟出頭,警方憑什么和稀泥?為什么不抓他們?那個女警的還用電棍捅我,我現在身上還麻著呢。”

    馬東海無奈,摟著這位老班長,好說歹說把他勸到一邊,低聲將這件事的利害跟他說清楚了,不忘提醒他,幸虧人家小黎向著他們,如果這件事真得鬧上法庭,那幫人堅持驗傷,李躍進一個輕傷害是跑不了的。

    林黛雨有些不好意思了,因為張弛今天的這場麻煩歸根結底是她惹出來的,如果當初不是張弛在體育場門口為自己出頭,也就不會有后續這些麻煩。

    她這會兒又想起張弛此前給自己幫過的忙,意識到前陣子對張弛是有些偏見了,主要原因還是小姨遇害的事情。

    警方的調查結果也基本出來了,小姨的家被燒,小姨被人暗殺都和張弛無關,只是張弛剛巧出現在現場,她將心中的不快和負面情緒全都發泄在了張弛的身上。

    林黛雨鼓足勇氣向張弛道:“對不起啊,害得你差點沒考成試。”

    張弛是明白人,知道林黛雨在因為什么道歉,他笑了笑道:“又沒造成什么惡劣后果,我這不是順順利利考完了。”

    林黛雨想起那香爐,其實如果張弛現在找她要香爐的話,她應該不會拒絕還給他,除非張弛考入水木那種條件只不過是一時的氣話。

    林黛雨看了看時間,晚上父母約好了給她慶祝,她要走了。

    張弛看到林黛雨要走,高考之后,他們估計就沒有那么多見面的機會了,張弛想得是自己的丹爐:“林黛雨!”

    林黛雨回過頭來。

    “你說話算數啊,要是我這次的成績……”

    林黛雨嫣然一笑,他終歸還是沒有忘記他的香爐,她打斷張弛的話道:“等成績出來再說!”不知為了什么,看到張弛被自己抓住了短處,心中莫名開心。

    張大仙人有些郁悶地望著林黛雨上車遠去,李躍進來到他的身邊跟他并排站著,望著遠去的車影,忽然道:“那女孩子是你對象?”

    張弛抬頭看了他一眼:“你以為呢?”

    李躍進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我看不是,她又不瞎!”

    張大仙人無語,這愣頭愣腦的莽貨說話咋就那么氣人呢?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