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依稀煙云在人間 > 第59章
    這時,準備好了的李云和吳言安頓好了黑妞,然后,他們駕車前往驪山溫泉大酒店,能和吳言出游的李云是快樂的,對吳言來說,這是他們離別的最后陪伴,此刻,他的內心五味雜陳……

    如果沒有李云,他會和孫曦教授和學生一起輕松的離開這個世界,勇敢的走向另一個未知的世界……

    這時,因交通的順利,車很快開上了山,因為不是休息日和假期,車輛非常少,整個山被迷霧包圍縈繞……

    綺麗的驪山風景讓李云心曠神怡,此時,她打開了車窗,圍在脖子上的鵝黃色長絲巾飄出了窗外,秀發也隨著絲巾輕舞飛揚……

    當車經過觀景臺時,吳言瞳眸的光暗淡了下來,他明白了,他和李云上一次來驪山,為何李云看見觀景的游人突然消失又出現的詭異現象。

    因為部分游人就是吳言的同類,他們也是過渡期的靈魂,穿梭在宇宙不同的空間緯度,吳言深信,宇宙的磁場讓他和李云遇見和相愛,是因為他和李云磁場相近,他也必然會影響李云!

    此時此刻,李云沉醉在出游的興奮和快樂中,吳言卻思考著發生的詭異事件和現在連接的合理性,他突然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有關聯,也就意味著他保護李云是不能用身體和靈魂的磁場影響李云。

    他們和第一次一樣入住酒店,竟然拿到的房間號碼也一致。

    這時,李云開心的用磁卡打開了酒店的房門,她高興的舞蹈著跑進套房,然后有點疑慮的問吳言:“親愛的,其實我們不用花太多的錢住套房,單間就可以了。”

    這時,吳言回避著李云不解的詢問目光,他徑直走進房間說:“小云,今晚我們還是分開,兩個臥室一人一間。”頓時,李云臉上有點驚訝,不過,她能理解吳言,他需要空間思考,因為最近太多的麻煩困擾他。

    李云喜歡旅游,她一到風景優美的地方就變成了小瘋子,她開心的說:“吳言,我們去爬山吧,呼吸山里的空氣,我想摘野果。”然后,她轉了一圈摟住吳言:“走吧,我們現在就走。”

    跟著李云的意愿行動的吳言,這時,他會滿足李云的一切愿望,除了身體不能親密接觸。

    驪山溫泉酒店就在驪山腳下,很快,他們就走上了山路,山路的臺階并不陡峭,周圍環繞著郁郁蔥蔥的樹木,還有艷麗鮮紅的野果……

    吳言拉著李云的手,這時,李云看見樹枝上的紅果時,她像小鹿一樣歡奔了過去“吳言,你看啊,多漂亮的紅色果實,能吃嗎?我想摘回去做果醬。”李云說完,摘下果實往嘴里送,這時,吳言急了“可能有毒,不能吃。”

    瞬間,李云嘴里含著果實,表情僵住了,她馬上吐出了果實。吳言立刻說“我來嘗嘗,要死也是我死!”

    這時,吳言摘下紅果放進了嘴里吧唧了一下嘴說“寶貝,如果我死了怎么辦?”

    李云想也沒想就回答“傻孩子,一定是我先死。”李云眼里飄過的哀傷吳言沒察覺。

    時間過得真快,相愛的人在一起仿佛沒有了時間概念,李云的柔美嬌媚,吳言的內斂憨萌和理性,他們如此不同,靈魂又無比相近。

    這時,時間正好是下午3點。

    吳言看著眼前的李云在變化,之前的紅潤臉蛋瞬間慘白,她雙眉緊蹙,咬著下唇,作為醫生的吳言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抱著了李云“小云,是胃疼嗎?”李云點頭,豆大的汗珠滾落,眼里含著淚花…

    吳言心痛的說“小云,你這樣的癥狀有幾天了?”李云還是點頭。

    這時,吳言立刻決定“我背你下山回酒店吃藥控制疼痛。”

    李云聽話的讓吳言背著她緩緩的下山……

    秋天的山風呼嘯著,李云疼痛的鼻涕眼淚涂滿了吳言的肩頭。

    她吃力的說“吳言,你真傻,我一定比你先死,我知道自己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了,估計撐不到兩個月。”

    “你說靶向藥有用,其實對我已經無效了。”

    “吳言,我很幸福,遇到了你,可以死在你的懷抱里。”

    “其實,媽媽和爸爸還有玉蓮嬸嬸知道我要死了,他們來看過我。”

    “吳言,我死了以后,你要好好活著,好好吃飯,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這時,吳言已經淚流滿面,他心碎的是,李云的這個愿望已經破滅,他能陪伴李云的過渡期很快結束。

    轉眼間,時間就到了下午五點……

    吳言和李云已經回到了酒店房間,迅速吃了藥的李云慢慢恢復了正常。

    吳言看著面色憔悴的李云心疼的幫她整理凌亂的頭發,用溫熱的毛巾給她洗臉……

    這時的李云像吳言的女兒,嬌弱無力的任他照顧。

    “吳言,我想先休息一下,晚飯我們點餐在房間吧。”

    吳言點頭,然后,他抱著李云走進了臥室,他把虛弱的李云放在床上,給她蓋好被子,這個瞬間,他看見了李云深情的眼瞳里的自己“我還能出現在人的瞳孔里嗎?”

    他正迷惑時,李云伸出手說“吳言,親我一下。”李云說完就摟住她的脖子,此刻的李云又恢復了調皮和嬌媚。

    吳言親吻了李云的額頭離開了臥室。

    驀然間,李云有個預感,吳言愛他,但不像男人的愛,沒有了愛的**就和需要。

    李云不解,但因疲憊不堪,她慢慢的睡著了。

    這時,一切寂靜,盡管沒到黃昏,卻窗外和窗內沒有任何說話的聲音。

    此刻,吳言在窗前抽煙,已經戒煙很久的吳言拿起酒店的香煙抽了起來。

    “這根香煙如此忘憂啊”他自言自語的說道。

    “汪汪汪~”的狗叫聲傳來,這時,吳言注意到遠處的樹下拴著的狗沖他狂叫,他急忙隱蔽了起來。

    此時,吳言明白,通靈的動物能看見他。

    突然間!“叮咚”一聲,門鈴響了。當吳言打開門時,他一臉驚詫,因為,站在他眼前的是陳小青……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