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是黑洞吧 > 第五十二章 三勝

第五十二章 三勝

    “怎么回事!”

    陷入沉迷的拉蘇魯魯驚了一下,眼睛迅速睜開,只見自己貼身的惡心肥肉,頓時,忍著劇痛一腳將她踢了出去,砰咚砰咚幾聲,圓滾滾地滾出了圈外。

    只有拉蘇魯魯一人在作嘔!

    同時。

    站在圈外的于白已經收起了手,他望著清醒過來的胖子,頓時陰沉著臉掃了上方的絲特拉一眼。

    裁決員宣布了第一場比試結果,于白組贏了第一場。

    “第二輪誰上場?”

    眾人已經開始疑惑了,拉蘇魯魯是犧牲了自己色相才贏得了比試,那么第二場該輪到誰上場了?

    這時。

    雷虎站了出來,他走上比試臺,望了一眼從地上爬起來,一臉無所謂的肥胖,頓時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的惡心感,差點吐了出來。

    “小帥哥,你是要小女子陪你聊聊嗎?”

    “g-u-n,滾死肥婆!”雷虎二話不說直接開罵道。

    他重新打量著下方剩余的五人,這是一場四比二的比試,如今已經贏了一輪,那么只要再勝利三場就可以了。

    對方是光頭、小女孩、儒雅先生、醫生妹子、老頭,而自己這里,諾厄、于白戰斗力還在,如果對付小女孩、跟老頭,大概足夠了,而剩下的斗篷人對戰醫生妹子,就算林東輸了的話,那也還是勝利的。

    那么如今只能對付最厲害的那個才是最保險的,就算輸了,那也最少解決了對方最有實力的那人。

    “就你了,死光頭,上來吧!”

    果然他選擇的不是儒雅先生,而是光頭壯漢。

    “小子,你會后悔自己的選擇,如果現在反悔的話,還來得及!”

    “不,就你了!我要對付的就是你!”

    “找死!”

    光頭壯漢上場后,兩人相視而望,他爆發一股強悍的氣勢,直接壓向雷虎!雷虎被壓得有些顫抖,看來光頭壯漢的實力確實很強,他漸漸地有些喘不過氣來。

    “停,我還沒說比試什么呢!你著什么急啊!”

    突然的打斷正好救了雷虎自己一命,因為光頭壯漢本身就是想要用勢將他壓爆的。

    “小子,你想搞什么花樣!再多的點子也救不了你的狗命!”

    “呵呵,救不救命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一局肯定是我贏了!”

    卻不料,光頭壯漢立即打了一拳過來,砰的一聲,將整個斗場都砸出一塊巨坑了,幸好這個斗場是可恢復的。

    “我擦,你踏馬到底守不守規矩啊!”

    “老子就是這樣,老子就是規矩,老子說什么就是什么!”

    “打尼瑪打!老子不玩了!”

    雷虎一邊避讓這個光頭壯漢的攻擊,一邊破口大罵著,但還是依舊與光頭壯漢僵持著。

    不一會兒。

    他氣喘吁吁地喊道:“你踏碼還比不比?不比你認輸得了!”

    “殺了你小子,老子就贏了!”

    “你踏馬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殺手團,就這實力還有臉混殺手?真不知道是不是別人有病,還是你們腦子有坑!”

    “吼,找死!”雷虎的一番話,使得光頭頓時臉色大變,他似乎是動怒了,突然停了下來,一股狂暴氣勢席卷而來。

    “我擦,開玩笑的!大哥,別生氣啊!”

    “小子,去死吧!”

    廢話多的雷虎頓時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這氣息跟普通狀態的卡拉米相差無幾。

    六道擊落聲,打破了這個緊張的氣氛。

    光頭男倒下了!

    “呸!什么狗屁殺手團,就是一傻子!”

    雷虎一腳將倒下的光頭壯漢踢了下去

    “這...這是怎么回事?”

    “光頭上當了,他使用的是來自塞拉斯人的陣招式,“六步截殺陣”。”

    他們再次查看雷虎逃跑的路線發現,正好是六條線連成的六邊形,而每條線上都留下了一道點,在光頭男暴怒的那一瞬間,點瞬間爆發,刺穿了光頭男的心臟部位。

    “在上個星域世紀,擅長陣的塞拉斯人,不是已經死絕了嗎?他怎么可能會?”

    “他可是來自低等的土著世界,那這小子到底是怎么學到的這個的?”

    頓時。

    觀眾們對雷虎使用的招式產生了非常大的好奇心。

    “咱們贏兩輪了!怎樣,六大傻子,你們服氣了吧!哈哈。”

    雷虎露出得意的笑容,對于自己剛剛上場的謀略,確實已經算得上是完美了,他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

    “”

    一陣風拂過!竟然是那道小女孩發出來的。

    砰咚砰咚

    雷虎被瞬間擊落比賽臺,撞擊在觀眾圍墻上,頓時噴出一口鮮血,咚的一聲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雷虎!”

    于白將他扶起時,他已經渾身是血,氣息微弱,差點就當場死亡。

    如今比賽還在繼續,于白只能將他扶起,倚靠墻邊,暫時由胖子照看著,接下來上場的是這個小女孩,不過,也不知道她會挑選誰!按照剛才的出手來算,她絕對要比光頭強大數倍。

    “你上來!”她指的是林東

    血跡斑斑的林東已經完全站不穩了,但是他依舊還是選擇了上臺。

    “呼”

    “佩蒂,你干什么?怎么不選那黑臂小子!”

    黑臂小子指的就是于白,自從上次大戰后,他的黑白戒指消失了,同時,他的左臂通體也變成了黑色,黑色小貓變成了一個小掛件,就掛在它的胸前,而同時,另一件東西也印在了他的左手手背,是一片小葉子,正是龍澤北辰部長當時遞交給自己的盒子,那里面打開后就是一片綠悠悠的葉子,一碰它就消失了,直到戒指消失,黑色手臂出現,它也自然出現了。

    不過,自從上了艦艇后,沒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手臂,而此刻那道醫生女人卻注意到了。

    這時。

    那小女孩沒有理會她。這個帶著毛織帽的讀書女孩,如果不是剛剛那一擊的話,絕對沒有人會覺得她很可怕,反而有些可愛。

    林東上去了。

    小女孩只是輕輕一笑。

    啪呲

    一道手掌刺進了林東的身體,穿過去了!

    就是直接穿過去了。

    砰咚一聲。

    林東的身體倒了下去,抽搐了幾下,鮮血噴涌而出,直到完全沒了動靜。

    小女孩將自己手中的鮮血,用震開,瞬間甩干凈了,看上去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好了,我這完了!”

    小女孩淡淡一笑,退了下去。

    如果撇開剛剛發生的一幕,眾人都會覺得這個小女孩很可愛吧!

    于白望著被兇漢拖走的林東身軀,不免感到可惜,就這樣一條生命就沒了,不過,幸好剛剛雷虎還有氣息,否則的話,恐怕他也會像林東一樣,被他們用鋒利鉤子直接拖走吧!

    終于輪到了第四輪了,雙方都還有三個人,如今的比分是二比一!只要再贏兩場,他們也就是贏了。

    小蘇離與艾力還在絲特拉的手中,如果贏不了的話,他們全部都要死。從絲特拉的表情上看來,他真的是將自己的全部家當,都壓在這場賭注了。卡拉米似乎也玩脫了。

    “你上還是我上?”

    于白開口了,他是對著諾厄-克里斯蒂安說的。

    諾厄-克里斯蒂安沒有回復,而是直接上臺了,他盯著那道儒雅先生,似乎已經決定好了。

    “非常榮幸!”儒雅先生似乎早有預料,輕輕笑了笑,非常紳士地彎了下腰。

    “金斯利-彼得斯,果然是你!”

    “沒想到諾厄王子還記得在下,可謂是榮幸至極,在這里金斯利給諾厄王子行禮了。”

    儒雅先生被諾厄-克里斯蒂安叫出名字,似乎沒有感到任何驚訝,反而還在諾厄-克里斯蒂安行了一禮。

    “什么?他們竟然認識!”

    “行禮到底是什么意思,難道還是下屬?那少年到底是誰?”

    盡管觀眾們都非常驚訝,不過卻還是比較關心這場比試的輸贏,他們可是把家當壓在他們身上了。

    “在下認輸!”

    “什么!”

    結果,聽見的是一句認輸的話語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