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皇天戰尊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人族禁地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人族禁地

    他們是誰?

    東州之地,頂級勢力之一,摘星閣的得意門生,乃天之驕子!

    他們的舞臺應該是東州,乃至神都中州,怎么能荒廢在這東部十八域中都是墊底的蠻荒之地呢?

    就算委屈點,那也好歹占個高級宗門的“洞天福地”吧?比如近點的天云宗就不錯,蝸居在這一個小小的中級皇朝領域內的一個小小分部算是怎么回事?

    一開始,他們還不覺得有什么,不就找個東西嘛,區區蠻荒之地,而且還有師尊的星羅天盤作為指引,豈非輕而易舉之事?加上來回的路程要花去的時間,一個月都能搞定!

    然而,幻想很美好,現實卻是殘酷的,乾域雖然是個蠻荒之地,但那是指天地元氣稀薄,資源稀缺,武道文明落后,疆域之廣闊并不比東州小多少,而師尊囑咐要小心保管的星羅天盤到了這里……就他娃兒的罷工失靈了!

    結果,他們就在這“蠻荒之地”滯留到了現在,一年半了,足足一年半了!

    你知道這是個什么概念嗎?這這相當于他們這一年半來一點修為進步都沒有,這一年半完全荒廢了!

    武道之爭,爭的就是時間,荒廢了一年半,接下來還不知道要繼續荒廢多久,等回到東州,他們怎么與那些占有豐富資源潛心苦修精進神速的同輩天驕爭鋒?

    “我同意陸師弟的看法,這么死板地盯下去,還不如我們一塊地域一塊地域地去搜來得效率高。”作為其中唯一一名女子,燕翎羽完全認同陸云的觀點,女子修行本就比男子艱難,還要在這蠻荒之地荒廢下去可怎生了得?

    “我附議。”有師弟師妹帶頭,廖輝立刻接口,趁機揉了揉酸痛不已的眼睛。

    “通過之前幾次星羅天盤的模糊感應,我們確定了幾個可能的方位,與其寄希望星羅天盤給出更準確的指示,倒不如實地勘察更有幫助。”見三位師弟師妹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風念塵略顯無奈地開口說道。

    事實上,這一年半來星羅天盤并非毫無動靜,一年前的某一天它就突然閃爍了一絲極淡的光華,然而只是一閃而過已經等得有些心煩的他們甚至來不及反應,之后便一直沉默,直到半年前星羅天盤異動的次數方才多了一次。

    約莫每一到兩個月的初五至十五,星羅天盤就會有短暫的異動,這說明那重寶即將出世,可把五師兄弟給激動死了,因此每月他們都會在星羅天盤可能出現異動的天數里一動不動一眨不眨地盯死星羅天盤,任何一點微狀都瞞不過他們。

    然而,收效甚低!

    每次星羅天盤異動的時間都不超過三息,而且給出的訊息極為模糊,他們也只能得出幾個最有可能的方位和地點。

    但只是這些訊息根本不夠,范圍太廣了,又不知道他們要找的東西具體是怎么樣的,更讓他們犯難的是,有幾個地方都是不好踏足的,要么就是兇地絕境,要么就是本土勢力盤踞之地。

    兇地絕境自不用多說,雖然他們看不起乾域的武道文明,但那些天然的兇地絕境,縱然是他們也不敢說可以來去自如,而本土勢力若只是小宗小派還好說,但基本都是本土的巨頭勢力,若是起了沖突可就不好收拾了。

    畢竟他們并不想引人注目,自然不能被乾域的巨頭們發現,否則到時候其他州域的頂尖勢力得到消息都來插上一腳,局勢變得復雜,他們摘星閣也難以討到好處。

    “今晚是月圓之夜,星羅天盤最有可能出現異動,若是還不能得知更精確的訊息,我們五人就各自搜尋一個方位,找到為止。”陳翔思忖良久,做出了決定。

    “好耶!”陸云,燕翎羽二人聞言興奮得跳了起來,在另外三人驚呆的目光下,抱作一團。

    “咳咳!”旁邊,風念塵輕咳兩聲,示意二人注意影響。

    陸云:“……”

    燕翎羽:“……”

    唰!

    二人急忙分開,一個個臉蛋紅如柿子,不敢看其他人。

    “嘿嘿,燕師妹的玉體香不香,軟不軟?”廖輝一臉壞笑地湊到陸云耳邊問道,頓時陸云臉更紅了,幾乎要在地上劃條縫鉆進去。

    “師兄快別說了……”

    不過話說回來,真的很香,也很軟……啊!呸呸呸!我在亂想什么?

    陸云為自己渾濁的思想無地自容時,燕翎羽已經滿臉羞紅,用殺人的目光看著廖輝,說悄悄話能不能別出聲,當她一身天玄境修為是擺設么?

    “廖師兄,你很想知道么?要不要親自來體!驗!一!下!”燕翎羽一字一頓道,滿臉殺意,廖輝要是答應下來就是傻子了。

    “不用了,做師兄的怎么能跟自己師弟爭女人呢?”廖輝連忙擺手說道。

    “廖輝!你想死啊!”燕翎羽怒了,幾乎忍不住要出手教訓這嘴碎的家伙。

    “夠了!!”陳翔猛一拍桌子,跳了起來,聲音之大震得房間都顫了幾顫,回音裊裊。

    “……”陸云、廖輝、燕翎羽三人瞬間噤若寒蟬,就連裝作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風念塵都被嚇了一大跳,連忙正襟危坐,看向師兄陳翔。

    “快看星羅天盤!”陳翔一臉激動地說著,目光炯炯地看著緩緩亮起的圓盤,終于讓他等到了,果然月圓之夜星羅天盤對那東西的感應是最強烈的!

    呼!

    陸云、廖輝、燕翎羽和風念塵齊齊松了口氣,他們還以為方才的吵鬧讓陳翔師兄生氣了呢,搞得他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心虛地對視一眼,四人急忙專注精神看向星羅天盤,臉上逐漸激動起來。

    終于出現了嗎?

    而且這一次跟以往不一樣,前幾次星羅天盤都是忽然亮起又很快消失,這一次卻是越來越亮。

    咻!

    星羅天盤忽然射出一道光芒,不等五人有所反應就破空而去,消失在他們眼前。

    “快追!”一直盯著星羅天盤不放的陳翔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身形一閃竟直接破墻而出,轉眼間就隨著那道光芒一同消失在天邊。

    直到墻上破了一個人形大洞,月光毫無阻礙地照射進來,余下四人才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么。

    “我們也追!”風念塵說道,從陳翔留下的人形大洞沖了出去,陸云、廖輝和燕翎羽緊隨其后。

    “快看上面!”天字閣底下來往人群被高空落下的石塊驚動,抬頭往上看時正好看到上面有恐怖的氣息破空而去,隱約好像有人影在其中,頓時炸起了鍋。

    途中,陸云想起了什么,問道:“我們要不要通知師尊?”

    “師尊神通廣大,那道光芒瞞不過師尊的感知,說不定他老人家已經在我們前面了。”風念塵笑笑道,在普通武者眼里,他們已如天人一般,可在天地間肆意翱翔,但在師尊眼里,他們不過是剛剛長出翅膀試飛的雛鷹罷了。

    武道,只有走到一個高峰,才能看見另一個更高的高峰,將所有高峰踩在腳下登上最高,才能看到武道巔峰是何等風景。

    ……

    星羅天盤射出光芒之時,所有乾域之人都并不知道,無數人都不敢進入的混亂流域內圍正爆發驚天動地的人獸大戰。

    數十尊氣息無比恐怖的人類強者陷入成百上千的獸群圍剿之中,聲勢極其浩大,戰斗極為激烈。

    方圓萬里之內天地色變,山崩地裂,面目全非,恐怖的風暴瘋狂肆虐,無數茂密的樹木在戰斗的波及下毀于一旦,相比于此,一年半前天陽皇城發生的那場大戰都算不了什么了。

    這群人類強者中最弱的都是高階天玄境強者,但依舊在與群獸的戰斗中陷入苦戰,幾乎人人衣衫染血,氣息起伏,可想而知圍攻他們的獸群有多恐怖了。

    清一色的高階靈獸,許多都是翻山越嶺都難得一見的存在,卻成百上千的聚集起來,每一名人類強者都要有以一敵十的強悍實力才能在這樣的戰場中生存下來。

    若是這些強者出現在外界必定引起軒然大波,足以轟動整個乾域,他們之中哪一個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人物,甚至有些強者因活了太久又隱世不出盛傳已經身隕了,對許多天玄境強者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這次八大頂級勢力巨頭號召各一流勢力以上強者深入混亂流域,可謂大手筆,不僅出動了一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如木家的老祖木風云和一位太上長老、風家老祖風絕天、連家老祖連城璧等都是連自家后輩都以為早已經作土的人了,八大頂級勢力巨頭更是親自到來了。

    事實上這已經是他們第八次闖入混亂流域內圍了,前面七次都鎩羽而歸,這一次眾強者總結教訓,只帶中階天玄境以上強者進入,合計三百之眾,方才一路橫推,到這里僅剩數十位,并不是因為死傷慘重,而是因為中階天玄境強者自知無力再往前都退了出去,當然若是執意往前,死傷是在所難免的,沒有哪一股勢力承受得起這樣的損失,頂級勢力也不例外!

    這些強者,都是各自勢力的底蘊,隕落一位都是巨大的損失。

    而他們也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成百上千足以媲美天玄境強者的高階靈獸,尤其妖獸肉身強大,實力天生就比同境的人類武者強,四面八方圍剿而來,對人類強者的威脅不言而喻。

    眾強者進軍混亂流域之后才明白,為何這么多年來從未有人能從混亂流域深處活著出來,這里對人類來說完全是禁地!

    ps:摘星閣位于東部地域的東州之地,前面已經改過來了!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