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高齡巨星 > 第八十八章:凜冬已至,粉絲群人數-1!

第八十八章:凜冬已至,粉絲群人數-1!

    跟劇組的人一一道了辛苦之后,李世信回到了化妝間。

    換下了臟兮兮的乞丐服,隨手還給了大個子。

    “老頭,這玩意你還給我干啥,我又不準備回去撿破爛了,多磕磣,扔了得了。”看著自己一個月前的裝備,大個子皺了皺鼻子。

    看著這小子一臉嫌棄的樣子,李世信不禁樂了。

    行,知道廉恥了。

    挺好。

    “那你就扔了,好好在蓉店這干下去。平時自己多學點東西,我老頭子也沒多大能力,只能幫你到這兒了。”

    大個子眨了眨眼睛,咧開了嘴:“現在挺好了老頭,我以后會好好整的,垃圾場我是不回去了。你也別惦記我了,尋思尋思你自己,攢夠錢了把你的病治了,奧。”

    看著跟以前不一樣了的大個子,李世信呵呵一笑,拍了拍這貨肩膀。

    “李老師!”

    李世信剛剛披上自己的羽絨服,就聽到身后一聲大叫。

    回身一看,正是安小小。

    這丫頭今天上午沒有通告,下午的時候才有一場在學校被同學欺負的戲。所以這都中午了,才從酒店過來。

    瞧著這丫頭眼睛里全是霧氣的樣子,李世信笑了,“咋了丫頭?”

    “嗚!”

    隨著一聲嗚咽,安小小整個人像一發炮彈一樣就鉆進了李世信的懷里,死死的抱住了李世信的老腰:“他們說你今天殺青了!”

    拍了拍懷里的小腦袋,李世信笑了:“對啊,之后的戲你可得自己好好演了。”

    聽李世信這么一說,安小小眼淚“嘩”一下就淌出來了。

    ┭┮┭┮

    “老師,我舍不得你。”

    哈?

    李世信看著哭成淚人一般的安小小,眉頭蹙了起來,“小小啊,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再說......我的戲雖然殺青了,可我作為道具指導之后還得回劇組呢。況且......”

    李世信狠狠掐了把安小小的臉蛋,將這貨從懷里揪了出來。

    “你都賴在我們家一個多星期,天天蹭吃蹭喝蹭你穎姐的床,老夫一周早上起床能看見你七次,你哭個屁啊!”

    空氣突然安靜。

    (′⊙w⊙`)

    安小小短路了一會兒,撓了撓后腦勺。

    “好像真是這樣啊。”

    李世信知道,這一次安小小并非是腦子笨沒反應過來。

    而是經過一個月相處,這丫頭跟自己在戲里演師徒,在片場也拿自己當師傅,入戲深了。

    無奈的拍了拍安小小的丸子頭,他轟鴨子似的揮了揮手,“行了,今晚上沒有夜場,你早點回家吃飯。我現在清閑了,晚上給你做好吃的。”

    “嗯嗯!”

    乖巧點了點頭,滿腦子的悲傷情緒都被糖醋魚,紅燒排骨,五香牛肉,地三鮮占據了的安小小,一溜煙跑去焦晨東那里報道了。

    “焦炒!不是...焦導中午好!”

    聽著遠處的安小小大聲的報了個菜名,李世信無奈一笑。

    用卸妝水將臉上的大狀擦干凈之后,跟劇組人一一道了別,出了片場。

    ......

    在片場外面跟一群老粉聊了一會兒,小規模的又收割了一波喝彩值后,李世信就提出了大家伙一起吃個飯,慶祝殺青。

    但是老人們見他臉上的油妝還沒洗干凈,身上也一股戲服留下的餿味兒,都沒依著他;

    “世信老弟,回家吧,啊。不年輕了!身子骨還帶著病,這些天拼死拼活的,咱老周看著都肝兒顫,生怕你頂不住。回家好好洗洗,休息休息。等哪天天氣暖和點,咱們再聚。”

    “對啊世信老哥,趕緊回去歇歇吧。身體修養好了再說,這一冬天且長著呢!”

    眾人知道李世信這段時間辛苦,七嘴八舌的將李世信勸上了出租車之后,也各自散去。

    李世信倒也沒硬堅持。

    這幾天忙下來,把自己的戲份終結,全身的疲憊勁兒也都上來了。六十多歲的身子骨,在連磕了幾顆巔峰泡泡糖之后,也到了極限。

    這也虧得是減齡了三次,要是從醫院剛跑出來那會兒就這么拼,李世信敢打包票。自己現在早就已經暴斃片場了。

    接下來的幾天,李世信窩在家里門都沒出。

    天天除了給張碩兄妹和安小小做兩頓飯,整個人如冬眠老龜一般休養生息。

    此前浪起來倒是沒覺得啥,但是這一閑下來,他這心里邊就有點兒別扭了。天天白天家里就自己一個人,電腦也不想玩兒,電視看著也沒啥意思。

    期間,他給王海打了兩通電話問了新戲的事兒。那邊卻回復現在項目正在啟動階段,選角,劇組攢整齊再到開機,至少得在《迎風飛》上映之后。

    一聽說短期沒有戲演,李世信趕緊將系統里邊剩余的四萬多喝彩值全部充入到了壽命選項之中,留了足足一百二十天的余額。

    可是命有了,整個人一下子就失了魂般不知道該干啥了。

    恍恍惚惚間,那種孤寡空巢老人的寂寞感,潮水般涌了上來。

    這種狀態直到了殺青后的第六天。

    一場寒流掠過,隨后一場鵝毛大雪席卷了蓉店。

    大雪過后,籠罩在城市上的陰霾散去,天空澄澈碧藍。太陽公公一出來,氣溫略微回升了那么一些。

    大清早起來,送走了張碩兄妹和安小小,李世信拉開客廳的窗簾往外那么一看,心胸豁然開朗。

    難得的大好天氣!

    活動了一下身子骨,聽著一把老骨頭咯吱咯吱的悶響,李世信長舒了口氣。

    滿血復活!

    是時候,浪起來了!

    作為一個老頭,不能缺的是什么?

    是財富嗎?

    是地位嗎?

    是名望嗎?

    是粉絲們的喝彩嗎?

    沒錯,一個都不能缺!

    聽著電視機里早間天氣預報說氣溫回升的消息,李世信摸了摸自己的胡茬。

    氣溫都支棱起來了,老頭也得給上勁兒啊!

    出來吧,我的老粉們!

    當即,李世信就拿出了老年機,打開了被k歌連接,冬季養生小貼士和和心靈雞湯刷了屏的粉絲微信群,發送了一條語音;

    “諸位今天有時間嗎?昨天片酬已經打過來了,我做東,咱們這群老家伙,嗨起來?”

    一秒過去了。

    十秒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窗外的烏鴉調皮的飛來飛去,微信群,冷了。

    窩巢烏青!

    作為可能是全國第第一個在粉絲群冒泡,卻遭遇冷群的明星,李世信受到了萬噸打擊。

    正當他想要全體或者發個紅包挽回自己的偶像尊嚴之際,吳明發送了一條6秒的語音。

    “世信老哥,今天恐怕不行了,我們這里脫離不開。”

    正在李世信疑惑之際,吳明緊接著一條10秒的語音在屏幕上跳了出來。

    “老周大姐昨天下午四點多心臟病發,已經沒了。我們......現在都在殯儀館...送周大姐最后一程。”

    一聽這個消息,李世信一愣。

    看著窗外明媚陽光下,被皚皚白雪覆蓋的冬城,再看看微信群里,那永遠變成了灰色的周傳芳周大姐頭像,他心里咯噔一聲。

    隨嚴冬而來的,是他最擔心的事情自己的老粉們,開始因為難捱的冬天,減員了!

    再想到當初廣場上被吳明用傳銷套路進后援會,后來卻天天在片場外面打著毛衣,還送了自己一條紅色圍巾的老周大姐,李世信抿了抿嘴唇。

    “在哪個殯儀館?”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