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地球最強奶爸 > 第二百零九章 楊家不答應

第二百零九章 楊家不答應

    “媽媽沒有在這里。”小家伙很是失望,神情頓時難過起來。

    “我們再去找媽媽。”譚瀟水馬上哄著女兒,快步的往外走。

    隨后,他吩咐吳方,查清楚這女人的情況。看她有沒有見過蓉蓉,甚至做了對蓉蓉不利的事情。不過,叮囑了吳方,這女人要是沒有問題,一定不要傷害了她。

    他不能傷害無辜。

    吳方忙答應著,對于這樣的事情,那是小菜一碟。

    譚瀟水也是沒辦法,發現了疑問,必須要弄清楚。可不能忽視,免得后悔都來不及。

    帶著極大的希望而來的小家伙,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很傷心的哭著:“媽媽,媽媽。”

    “快回來。”

    “我好想你了。”

    “媽媽,我要媽媽……”

    譚瀟水被女兒哭得,也忍不住淚水盈盈的:“媽媽就回來了,媽媽就回來了。”

    他這是跟著那些帶小孩的老人學的,不管蓉蓉會不會馬上回來,都隨口這么的哄著女兒。

    “媽媽就回來了,是還要好久啊?”小家伙對大人說的這些時間,還真的是迷糊。

    她發現,大人說的就回來,卻是好久好久,都沒有回來似得。

    譚瀟水當即被女兒問迷糊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家伙就又哭叫起來,哭著要媽媽。

    譚瀟水真的是感覺到手足無措,不知道怎么哄女兒了。

    “來,小公主。阿姨抱。”

    方海月想以這種方式,來安慰小家伙。

    沒想到小家伙揮著手:“我要爸爸。”

    “我要爸爸。”

    小家伙現在不見媽媽了,真擔心爸爸也不見了。

    她還是摟著爸爸,感覺放心。

    譚瀟水忍不住親了女兒一下,小家伙的心情,頓時就好轉了起來。

    摟著譚瀟水的脖子輕輕的說:“爸爸,我想回家。”

    “回家等媽媽。”

    譚瀟水當即有些哽咽的點頭:“嗯,就回去。”

    只是,他馬上醒悟過來:“寶貝,今天沒有回家的火車和飛機了。明天才有。”

    “我們明天回去,啊。”

    小家伙當即不答應了,馬上在譚瀟水的身上掙扎起來:

    “不要,我現在就要回去。”

    “我現在就要回去。”

    吳方和方海月同時說:

    “我安排車,連夜送你們回去。”

    “我用車送你們回去。”

    譚瀟水見狀,只好坐車,帶著女兒連夜趕回去。

    當即給張打電話,他坐汽車趕回洲城了,要她們繼續回洲城,不要返回了。

    沒想到張正在返回的路上,快到新海站了。要譚瀟水等她,一起坐她家的奔馳商務車回去。

    譚瀟水只好趕去火車站,和張匯合。

    吳方和方海月一行人,就馬上陪著譚瀟水父女趕往火車站,一溜豪車,浩浩蕩蕩的。

    只是,還沒有到車站,方海月接到了酒店打來的電話。

    大堂經理著急的說:“老板,老板。”

    “楊家來砸酒店了。”

    “啊……”

    大堂經理話沒說完,就發出了一聲慘叫,顯然是被打中了。

    譚瀟水當即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

    未等方海月反應過來,他馬上說:“回你酒店。”

    “啊!回酒店。”方海月驚叫著。

    司機馬上往酒店方向開去。

    后面的吳方驚疑起來,忙打電話向方海月問情況。

    “什么,楊家砸你的酒店。”

    “這事情我來辦。”

    吳方現在抓住機會,向譚瀟水表忠心似得,忙把這事情攬了下來。

    再說,這也是他吳家的事情。

    現在全國性的中醫交流大會在海月大酒店召開,吳家是組織者之一。楊家現在砸海月大酒店,也就是在破壞這中醫交流大會。更是在砸他吳家的面子,他當然不能答應。

    方海月驚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吳方的想法。不過,她還是想譚瀟水回酒店一下,給自己撐場面。怕以后,楊家還會找麻煩。

    可是,她又不能隱瞞,就忙告訴譚瀟水。

    譚瀟水已經聽得了吳方的話,當即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著,隨即,就要車繼續開往火車站。

    畢竟,吳方現在出面,最合適。還能狠狠的收拾了楊家。

    此時,楊家幾十個青壯年男子,拿著鋼管,在海月酒店大堂,一陣亂砸。嚇得酒店的員工和客人,驚叫著紛紛躲避。

    當他們砸得興起時,吳勇帶著吳家的幾個人,從電梯里出來,指著他們大喊:“住手,誰再動,就是跟我吳家過不去。”

    “去你吳家。”

    “我楊家跟你吳家勢不兩立。”

    楊家的一個壯年男子,根本不買吳勇的賬。

    吳方雖然能稱霸一方,楊家還是有人不畏懼似得。經常還是會和吳家發生一些摩擦。

    現在對就吳勇這個小輩,他們自然不放在眼里。

    “打。”吳勇一聲好,當即就帶著吳家的這些人,沖上去。

    “別打,吳勇。”

    “我報警了。”

    “讓警察來處理。”

    羅丹萍正好趕到,忙叫著制止。

    畢竟這是在召開全國性的中醫交流會,警察是隨時待命維護現場秩序。

    吳勇他們已經沖出去了,聽到這話,已經收不回手。只好改為阻攔。

    這時,警察迅速趕到,當即把場面控制住。

    楊家人逼不得已,告訴警察,是楊貴被海月大酒店的一位客人打成重傷,海月大酒店包庇譚兇手,他們才想找回場子。

    警察嚴厲的批評楊家人,不能想著私了,應該報警,讓警察處理。

    楊家人,當然想報警。只是,聽嚴儷說,根本沒有看到譚瀟水動手。報警都沒有用,他們才以江湖方式來處理。

    這時,楊家人逼不得已,只好咬定了譚瀟水動手打人,把楊貴打得躺在醫院,性命垂危。

    警方當即快速立案調查。

    很快,方海月接到了辦案警察的電話,問譚瀟水在哪里。現在請配合警方調查。

    此時,譚瀟水剛好趕到了火車站,正準備和張上奔馳商務車。

    “調查什么。”

    “譚先生根本就沒有打人。”

    “我們酒店的監控鏡頭,把當時的情況,記錄得清清楚楚的。”

    “你們去調監控鏡頭看就知道。”

    “還有,在場那么多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是楊貴自己摔倒的。”

    “要負責任,就是我們酒店承擔。”

    “要出多少醫療費,我們海月酒店,一分都不會少他的。”

    方海月一句接一句的,把情況當即告訴了警察。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