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東瀛之禍 > 054 又見拜師

054 又見拜師

    “又練大槍樁啊?”中島繪音有點厭煩,卻不敢違逆林的指示,跨步站好已經相當熟練的樁架,并且端起了鋼棍,“師父,這大槍樁得練多久啊?我覺得我已經很熟了呀!”

    “嗤~~自以為是的東西……你現在就像那些籃球初學者,剛練會一點點投籃,就想要上場與其他人大戰三百回合,其實狗屁都不是。”

    “我哪里狗屁不是了?”中島繪音噘嘴反駁。

    “你現在就是狗屁,站樁的時候讓你說話了嗎?”說著,林彈了顆小石頭不偏不倚地打在中島繪音的膝后彎上。

    中島繪音只覺得腿下一虛,差點沒當場單膝跪地,小心心里暗呼厲害,再不敢在林面前放肆。

    “不管是籃球愛好者,還是你這種功夫入門的弟子都好,最大的問題就是浮躁。”林難得循循善誘一回,“很多初學籃球的家伙,練會了固定投籃姿勢以后,就光顧著跟其他人打野球了,幾乎不再每天堅持練習投籃……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嗎?”

    “我明白了,以后每天我會加練兩個鐘頭大槍樁,不會間斷。”中島繪音語氣誠懇地做出保證。

    “算你還有點上進心,從明天起,距離遠端棍頭兩寸的地方加掉一塊磚頭。”

    “啊?”

    “啊什么啊?照我說的辦!”

    “師父,我的身體恐怕吃不住這么大勁……”

    要知道,砌墻的磚頭哪怕就一塊,人托在手掌上托的時間長了都會感覺到累,更別提把這樣的磚頭掛在棍尖上,再把棍兒支出去,端在手上站樁。

    “哼,沒練過就覺得吃不住勁兒,你這退堂鼓打得……還是說你未卜先知?”吐槽完這一句,林索性閉上了眼睛。今天打算試一試[一心二用],一邊控制《玄元馭氣訣》的運轉,一邊冥想。

    中島繪音看到林閉眼的動作,倒也識趣地沒敢再打擾,悶頭練著自己的大槍樁。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到了社團活動結束的時間。

    林擼起袖子,悄然觀察了一下護腕內的家紋,發現白魚紅眼又亮了那么一點點,這說明一心二用是成立的:“可以了。”

    “呼……”

    五六米外,一直拿著樁架的中島繪音聽到林的話,終于吐氣開聲,接著動作緩慢有序的收了架子,恢復了平時走臥坐立的常態。

    之所以還要有“收功”的過場,是因為中島繪音尚未把樁架完全融入到骨子,就好像神投手一抬手就已經是準備接球投籃的姿勢,她還沒到這個地步。

    不動聲色抹下袖子,林問中島繪音:“目前臟腑感覺怎么樣?”

    中島繪音把鋼棍插在地里,做了幾下擴胸和側腰的動作,“嗯~~感覺很不錯,胸腹都暖融融的……”

    這時,細川幽雪居然進了杉樹林。她后面還跟著高坂直美和馬場真綾。

    “林君……”

    細川幽雪喚了一聲。

    “有事?還是說異靈社要有新活動了?”林君隨口問道。

    “暫時沒有……最近我們社都不打算再組織探秘活動。”細川幽雪輕輕搖頭道。

    “那你來這邊找我是為了什么?”

    其實林君這話相當沒有禮貌,要是擱在公開場合,絕對會引起旁人側目,但眼下,在場幾女不是他徒弟就是有求于他,自然不可能數落他的不對。

    至于當事人細川更是一點不介意林的態度:“我過來是想問一問,直美和真綾打算拜你為師,我也能拜師嘛?”

    蛤?

    高坂直美和馬場真綾聽到這話,都微微變了臉色,忍不住暗自攥緊了拳頭。

    林嘴巴張了張,想笑又覺得此刻笑出來實在不太好,不禁有點啼笑皆非:“學姐、社長……你拜我為師?這合適嘛?”

    “有什么不合適?”細川幽雪反問。

    “你是我社長誒!”

    “社長不是家長……難道我這個社長叫你去干蠢事,你也去嗎?”細川幽雪面無表情道。

    “好好好,就算你拜我為師沒問題,那你打算從我這里學什么呢?”

    細川幽雪一指中島繪音:“學她學的東西,然后打敗她。”

    中島繪音聞言,終忍不住開了口:“你以為你誰啊,想打敗我,還早了一百……”

    “閉嘴!”林倏然叱道,“我這個當師父的在跟人說話,哪輪到你插嘴了?”

    中島繪音噤若寒蟬,并且立馬對林九十度鞠躬:“對、對不起師父,我失禮了!”她冒然說話的確僭越了。

    林見狀,反而抬了抬手,示意中島繪音站直。他骨子里做為一個華人,并不太在意這種表面上的道歉。

    正所謂人心隔肚皮,學生或者徒弟表面上道歉,鬼知道他(她)心里怎么想的。再說了,在林看來,中島繪音這徒弟算自己人,細川幽雪雖然與他關系還不錯,但也就是同學關系,是外人,豈能跟自己人相比?

    這時,細川幽雪繼續旁若無人道:“林君,實際上我已經考慮了好幾天,是誠心拜師……”

    “你這話我信,不過你既想拜我為師,那就得有拜師的規矩。”說到這兒,林君指了指中島繪音,“吶,她是我正式弟子,拜師全過程她都親身經歷了,你打聽打聽!”

    這話一出,中島繪音原本還有點頹然的目光頓時變得生動起來。

    反倒是細川幽雪微微蹙眉:“必須向她打聽嗎?”

    “必須……你有一個月時間。”

    林君點點頭算是肯定自己的說詞,接著做了個收功的姿勢,從容站起,感受著體內先天真氣周而復始的運轉速度陡然下降了一大截,不禁略感無奈。

    自動運轉跟有人催動運轉,到底是不一樣啊!

    見林君有離開的意思,高坂直美終于忍不住了:“林!”

    “怎么了高坂學姐?”林語氣揶揄道,“我們在這兒說說話不犯法吧?”

    高坂直美差點沒氣炸,幸好她還記得自己來這邊是來干嘛了:“你知道我什么想法,你就說答不答應吧!”

    林搖頭道:“不好意思,要拜師的話,名額剛剛滿,除非細川學姐宣布退出。”

    “你……”

    “學姐,你先別急,聽我把話說完。”林淡淡道,“正式拜師的名額,的確沒有了,不過……”

    高坂直美聽出了轉機,當即追問道:“不過什么?”

    ps:新書粉嫩,望各路看官點擊、收藏、推薦以呵護!三百六十一度打滾拜托了!

    ps:書已簽約,請大哥大姐們放心收藏!

    .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