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贅婿 > 第一七四章 春雨時節

第一七四章 春雨時節

    第一七四章春雨時節

    時間過了二月中旬,下起雨來。

    距離清明還有一小段的時間,春日的冷雨將這世界洗得明凈清澈,發芽的草木、含苞的,一點一滴的將這世界點綴得豐繁。

    如今在這年月,清明算是個大日子,隔了還有十余天,蘇家便已經在為祭祖做準備了。如同去年一般,到得這等時節,寧毅反倒比較閑,入贅之人若不改姓氏,則入不得祠堂,到得那天,他便也算不得多要緊的參與者。有的蘇家女子還是要為祭祖做些幫忙的準備的,寧毅自然連這些也不用理,當然他平日里也是比較閑的,這時候倒也顯不出更特殊的地方來。

    不入祠堂,不要緊,便也意味著不被重視。這樣一來,按照普遍的觀念,男人便會顯得沒有面子,畢竟世人皆言“大丈夫”當如何如何。只是在寧毅這里,去年的時候照這樣過了,今年卻弄得蘇家人有些為難,據小嬋說家中幾位老爺爺在找蘇伯庸討論,商量要不要找個辦法,令得寧毅能夠參與到這次的祭祖里,不要讓他感到受了冷落,然后商量不出什么結果來,于是大家苦惱不已。

    畢竟寧毅如今在蘇家的重要性已經凸顯出來,雖然是贅婿身份,但在實績上卻不由得旁人對他不尊敬。入贅的身份在蘇家來說是需要的,改不掉,可是不讓他入祠堂,往后受不了后人香火,如今大家都在乎這個,反倒怕寧毅心中有什么芥蒂。大家商量一番,還把蘇檀兒找過去問了問,蘇檀兒也是頭疼,跑回來旁敲側擊地提起幾句,寧毅就想了想。

    “蘇毅蘇立恒就不怎么好聽了……”

    “妾身也覺得是。”

    “那就不改了吧……別想那些有的沒的,至于那些老人家,就隨他們去吧,擔一下心也是無所謂的……”

    人心人性,規規條條,寧毅稍微想想也就清清楚楚。他明白對方的煩惱其來有自,但即便對許多事情都不怎么在乎,要他改個姓他也是不會愿意的,對方大抵也明白這些事,這也是他們苦惱的來源。

    當然,猜忌和擔心這些東西從蘇愈蘇老太公公布出皇商實情的那一晚就已經無可避免,這些人肯定會擔心他會不會有野心,擔心他的能力會不會太大,或者擔心他會有這樣那樣的不滿,這些也是無所謂的。他們要做什么束縛、打壓或者限制都隨得他們,畢竟從一開始,寧毅對于蘇家的財富權力就沒有任何的想法。

    雖然如今與妻子的感情很好,但在祭祖之類的事情上,蘇檀兒說起來,也是會有些欲言又止,但這些也無所謂,總有一天,她會大概明白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哪怕她會覺得奇怪,時間長了,也就都會變得明白起來。

    這或許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慢慢磨合下去,也就是了。

    每日在書院上課,一幫弟子之中,有關于周佩最近的情緒問題,寧毅覺得有些奇怪。之前他就知道這個小姑娘在為了家中選郡馬的風聲而苦惱著,平素還算堅強的小姑娘甚至偷偷地哭了,最近發現她又古怪了許多,因為前兩天看見她鬼鬼祟祟地摘了些樹葉洗干凈,然后躲在一邊嚼。那種樹葉苦死了,寧毅想想都覺得皺眉,不知道這位身份尊貴的小郡主干嘛忽然想不開。

    作為老師,他對于班上的幾個女弟子還算是比較關注的,這只是因為物以稀為貴,這些女弟子在經過他的啟蒙之后,便沒機會再往后學了,畢竟她們此后面臨的,只是嫁人和相夫教子兩件事。

    但這事也僅止于關注而已,要做開導那也是徒勞,畢竟她們就算有什么心理問題,那也是社會的問題,改不掉社會,越是想得多對她們越是壞事,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在眼下的社會其實還是極其正確的。因此對于這個忽然變得古古怪怪的小郡主,寧毅仍舊只是教她些算術上的東西,其余的并不過問。,

    在蘇家以外,有關竹記的刺殺事件,既然幾名刺客已經逃掉,如今也就算是告一段落。這事情來得突兀,去得也快,只是其中隱隱透出的那些不尋常的含義,足夠引起有心人的關注。遼人、金國、武朝……某些復雜的角力只是在這里稍稍露出一些端倪。

    這事情對寧毅來說畢竟是有些大了,而身處其間,秦嗣源的生活還是壓抑在那復雜的安靜之中,沒有多少變化。寧毅偶爾過去,也只是聊聊書中的說法,下下圍棋,或者說說家中瑣事,寧毅說起最近蘇家的煩惱,對方便笑上一番,說他太低調也是給人添麻煩。只是有關國家大事,則絕口不談。

    竹記的那場刺殺之中,云竹時受了傷的,錦兒也制服了其中一人,也算是對秦嗣源有了救命之恩。許久以前寧毅打過讓秦嗣源收云竹為義女的主意,后來由于云竹在燕翠樓的表演而不了了之,但云竹與秦家還是有了關系,偶爾會過來拜訪一下這位秦爺爺,出了這件事后,有一天秦嗣源便又將收女的事情提了起來。

    上次由寧毅提起這件事,意義原本就是很不一般的。要一名曾經的官員收一位青樓中的姑娘為義女,傳出去之后,于秦老的名譽畢竟有損,但當時寧毅的考慮是因為他明白對方的情誼,決心要給云竹一個好的靠山,至于秦老這邊,一來是互相有些了解,二來寧毅也決心為這事情付出一些東西,只要老人家答應,他自然有這種能力,出手幾次,不讓對方吃虧。后來也是因為云竹為了自己而再度出面,再讓對方答應,就有些得寸進尺,寧毅這才做了罷。

    但這一次由秦老提出來,意義未免更加特殊了一些。當初秦老只能算是一個被罷免的官員,如今外面各種各樣的呼聲高漲,又被遼人刺殺了一次,他若是復起,轉眼間便會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官,竟又提出這等事情,寧毅也是不由得一愣。

    答應是不可能代云竹答應的,拒絕倒也無需開口。這時由于秦老家中常有大人物來拜訪,云竹倒也不好過來,隨后由寧毅帶著云竹、錦兒來拜訪了一次,由老人家謝過了她們的出手。

    這天下午在院子里端出茶水,幾人說了些話,對寧毅與云竹之間的關系,秦嗣源也是清楚的:“你們兩人之間這到底算是什么,我可也真是有些難說了,以往可從未見過啊……”兩人之間早已是可以在一起的聯系,只是看起來由于錦兒的阻撓未有突破最后一步,寧毅沒辦法帶對方回家,但這時候領著云竹過來拜訪,或者由寧毅為她決定一些人生上的大事也是自然而然得很,甚至在感覺上有些像是丈夫帶著妻子回到岳父家探訪一般自然。對這種事情,偶爾秦嗣源跟康賢說起,也是大感無奈的。

    錦兒此時跟秦老一家也算是認識,聽他這樣說,便興奮地大告寧毅的狀。寧毅和云竹倒也只能聽著,有時候喝著茶苦笑一番,對于他們這種態度,在錦兒眼中自然變成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畏縮,對于云竹姐的執迷不悟和聽之任之也是大為不爽:“秦爺爺,你要好好罵罵他們啦。”

    秦嗣源笑起來:“你也說了他們執迷不悟了,罵是罵不醒的。其實人生之中,若真能執迷一番,倒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且給他們一些時間吧。”

    兒一聲冷哼,“不給。”

    話是這樣說,錦兒對此倒也沒什么辦法,事實上,整個事情當中,她倒也未必沒有樂在其中的成分。她病好之后,每天里依舊跟寧毅斗斗嘴,或是說些錦兒店的事情,習慣性的過著悠閑的日子。這幾天的時間里,倒是那京城的李師師過來訪友的事情在江寧變得愈發熱鬧起來,也不知道誰在炒作,將整件事情變成了東京對江寧的一次挑戰,諸多江寧才子已經行動起來,慫恿著綺蘭、駱渺渺等人,預備在那幾天做一個演出,邀請李姑娘過來,較量一番。那邊人未至,這邊已經炒得很熱鬧了。,

    “那個李師師的名氣很大呢,聽說東京很多厲害的才子都為她寫詩,有個叫周邦彥的名氣也很大,我看過他的詞作,寫得很好呢。”這天下午來到小樓這邊,元錦兒也在關注著李師師的事情,“最近江寧好多才子都謝了新作出來,寧大才子你要不要寫一首新詞出來,打壓一下東京那邊的囂張氣焰?”

    “寫詩?好啊,最近正好有靈感。”寧毅提筆就寫,錦兒嘴一張,連忙從桌子那邊趴過來,一旁走過的云竹也好奇地探過頭來。

    “鍺钚鈾氯釷砷銫,占盡風情向小園。鉀鈉鈣鎂鋰鈹鈁,暗香浮動月黃昏……這是什么詩……”

    寧毅最近在回憶元素周期表,可惜總是回憶不到位,此時拿著宣紙看看,自得其樂地搖了搖頭:“好詩啊好詩……不過還有四句,接下來是鉛鋁鎢鈀氟碳癢……嗯,聽起來有點像不太癢……”

    “嘁,不寫就不寫。老是這樣……”這首《山園小梅》似乎也未傳至武朝,錦兒探頭看著那占盡風情向小園與暗香浮動月黃昏的幾句,“白白的糟蹋了好句子,大才子了不起啊……”

    她想了想,又笑道:“哼,對了,今天上午有個公子來拜訪云竹姐哦,人長得又好看又穩重,知書達禮而且還是個官,寫詩肯定比你寫得好,云竹姐跟他聊得很開心呢。”

    “呃?”寧毅笑起來,“不信,他怎么可能寫出這么好的詩作來……”

    “是秦老的大公子。”云竹在后方笑道,“因為秦老遇刺的事情,又逢清明,因此自江州趕了回來,今天是特地過來道謝的。他說昨日曾到立恒家中拜訪,只是去得倉促,未曾見到,立恒還不知道嗎?”

    “秦紹和……昨日確實有人過去,只是沒留下名字,倒是說了還會過來……”

    寧毅想了想,倒也明白過來,秦嗣源的兩個兒子他已經聽過好多次了,秦紹和秦紹謙這兩人一文一武,由于秦嗣源的關系,在政壇和軍隊中都頗受重用,去年由于賑災得力,秦紹和已經被升為江州知州,大概由于事情繁忙,年關時兩兄弟都未回來江寧,這次該是聽到了父親被刺殺的事情,方才匆匆趕回。

    他向云竹問了問這秦紹和的情況,作為秦嗣源的長子,這人其實也已經年近四十,錦兒說的英俊穩重知書達禮倒是沒什么錯的。按照以前在秦嗣源那邊聽來的事情看來,這秦紹和為人謙沖穩重,頗有乃父之風,在學問上倒算是真正繼承秦嗣源衣缽之人。只是他并不張揚,在秦嗣源的影響下,重實務,不好浮夸,詩詞功底雖然也很不錯,但寫得少,因此才名不彰,于官場之上也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前些年終究是受了父親的拖累,最近才有升遷。

    三人說了一陣這秦家的兩兄弟,寧毅也將那《山園小梅》折騰了一番,隨后才將真正的寫出來讓元錦兒拿去看,元錦兒看了一遍,嗤之以鼻:“也不過如此嘛。”但看來還是喜歡的。

    寧毅叮囑了一番不要拿出去現,自己看看也就行了,要現也別扯到他身上來。這天回去,路過秦府的時候進去拜訪了一次,果然知道那秦家大公子已經回來,只不過這個下午也是出去拜訪其他人去了,他回到家中,也正好有人過來,卻不是秦紹和,而是濮陽家的濮陽逸,寧毅未回家便是蘇檀兒與蘇伯庸在接待。

    “……近些時日,東京的師師姑娘將要過來的傳聞想必寧兄也有知曉了,如今江寧城中群情洶涌,大家都期待著讓綺蘭與師師姑娘切磋一番……呵,有關此事雖然對方的意圖還未知曉,但畢竟還是有碰面的可能。小弟覺得,畢竟是關系著江寧的聲譽,因此想讓寧兄破例出一次手,為了江寧士林聲譽,為綺蘭寫上一首新詞,如此,也好有備無患……”

    以往大家相交來往,濮陽逸總是將姿態放得很低,卻并未提出過什么非分的要求。這一次寧毅倒是明白,對方也是經營許久,打算收獲一次長期善意下的成果了……ro!~!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