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贅婿 > 第五二五章 人心紛亂 呂梁山前

第五二五章 人心紛亂 呂梁山前

    離開真定府之后,山勢逐漸變得崎嶇起來,地況也愈發貧瘠,山間雖然仍披著綠色,但林木不密,松樹漸多。有時候遠遠望去,一座座山上就像是僅披了一層地衣一般,對于見慣了江南綠野的樓舒婉來說,這樣的景色讓她感覺有些荒涼和野蠻——當然,自從投靠田虎之后,她的心中一直都感覺不到安全與踏實,心底的緊張,隨時都會被人出賣的錯覺一以貫之,無時或解。

    “離冀縣還有多長時間路程?”

    “大約還需半日左右。”馬上的樓舒婉回頭問時,旁邊身材魁梧的漢子馭馬靠近了過來,神色恭謹地做了回答。這漢子姓邱,名古言,乃是田虎麾下的高手,樓舒婉展露理財和經營的手腕,得到田虎信任之后,便調撥邱古言給她做了護衛和副手。幾個月的時間以來,這邱古言性格沉穩安靜,對樓舒婉的命令毫無違逆,雙方相處,便也算融洽。

    “既然不算遠了,著人先行到冀縣,安排好住處與吃食。三太子與于將軍不知何時才到,我們大概得呆上幾日才行了。”

    “是。”樓舒婉下了命令,邱古言便立刻派人去了。回首望去,行于山麓的是一支百余人的隊伍,押著幾車貨物一路往前。這些人都是田虎麾下精兵,作為領頭者,樓舒婉此時正身著灰黃色的斗篷騎在馬上。她以女子之身在田虎軍中雖然立身不易,但此時掌管一部分的財貨權力。若是想舒服一點坐大車,旁人也不至于說些什么。然而自在田虎軍中地位逐漸穩固以來,她已經漸漸放棄了坐車的習慣,一旦出門,無論遠近必然騎馬,同時在她腰身最易著手處,也日日夜夜地帶了一把匕首。

    她并沒有武藝,本身的力量縱然有一定的鍛煉,也比不過普通的男子。帶上匕首,不為傷人。只是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用來自殺——事到臨頭敢不敢動手且兩說,但這的確是她帶上匕首的初衷,偶爾做決定時摸上那匕首鞘,也會覺得憑空多了幾分力量。

    其實那當然是假象。真正庇護她在田虎軍中不被人欺負的。是晉王田虎本人的影響。

    剛剛流落到田虎軍隊勢力范圍內時。她與一路逃亡的樓書恒已至山窮水盡的地步。作為男子的樓書恒本身已經崩潰了,她卻咬緊牙關,抓住一個機會出現在田虎面前。毛遂自薦地替對方出了一些主意——田虎本是獵戶,后來落草占下頗大的地盤,能力是有的,但見識終歸有限。土匪占地之后,由占地到治理的轉變中,人才稀缺,樓舒婉因此受到重視,與樓家在杭州城被方臘重視算是類似的情況。

    有著能力的同時,她樣貌姣好,本就是大家閨秀的女子,教養與見識都不是一些地方土鱉能比得了的。田虎原本打的主意是想要收她進后宮,這樣最為放心,然而樓舒婉好幾次地做出了拒絕,態度堅定,田虎為示豁達,同時也不愿意失了一個幫忙做事的人才,并未用強——其實田虎并不明白,在樓舒婉的心中,若真避不過去,也就只得半推半就了。她經歷過那些事情后,對于男人有了巨大的厭惡感,覺得他們丑陋,但這種厭惡還不到以生命保護貞潔的程度,畢竟所謂貞潔,無論身體的還是心理的,她都已經失去了。

    田虎并未用強,此后樓舒婉在田虎軍中反倒因此受到諸多便利,有時候扯虎皮做大旗,擺出“田虎情婦”的身份來暗示一下,其它對她有興趣的男人,也都收斂了一些。因此說起來,這一年多的時間,她在田虎軍中的生活,基本還是順利的。除了那個整日里混跡青樓,渾渾噩噩的二哥,她真正關心的,也只有虎王交代下來的,手邊的各種事情了。

    遠離男人之后,她忽然發現,女人做事的感覺,也很不錯。雖然時常還是有人會以那種要將她衣服剝光的眼神看她,但她并不在意,剝光了又怎么樣呢,一樣的抽**插,然后就兩眼翻白像是死了一樣,被下半身支配的可憐東西。就像是那幾個在她身上做了那些事情后被殺了的人,也是那樣子……待到他們發泄之后,她找到匕首將他們全殺了。為了那一瞬間的兩眼翻白,連命都沒有了,男人都是愚蠢的豬。自己真有失去什么嗎……她偶爾會這樣想,然后就忍不住笑到流出眼淚來。

    只有在偶爾的午夜夢回時,她會想起某個身影來,猶如夢魘一般——那個叫做寧立恒的身影,她當初對他的感覺,縱使有一定的迷戀,也談不上多深,然而后來發生的一切在她的記憶力留下了太多的烙印,父兄的死,家的破滅,一路顛沛流離的悲慘,是因為那道身影而來的。她想到他時,卻很難在第一時間想到復仇。

    她知道他滅亡了梁山,卻不清楚他如今在做些什么,因此想要復仇也沒有個概念。寄身田虎麾下一直往上做,也許有一天,就會正面面對他,可是縱然這樣去想,也想不到到時候的樣子。只有一些光怪陸離無法與人言說的臆想反而會顯得清晰,她想起那些悲慘的經歷,想到那個男人在她身上抽**插的樣子,然后她就可以殺了他,想到成功時在他面前的耀武揚威,想到失敗后被他各種凌辱——每至于此,臆想便愈發光怪陸離。醒來時多是凌晨,渾身大汗將被子都要濕透,**熾烈,下身柔軟猶如泥沼,接下來便只能一個人側臥至天明。

    也許總有一天,她會殺了他,或者他殺了她。這該是兩人僅有的歸屬了。

    當然,這一次去往呂梁山,并不涉及那么復雜的情緒。

    有關呂梁那一片,田虎在起事之初便有心將自己的力量延伸過去。那片地方不比中原也不比河北。位于邊界線上長年受鮮血洗刷的土地民風彪悍,零零散散的勢力也是眾多,一般的綠林規律很難在這里適用。畢竟規矩這種東西是為了讓大家不在**的驅使下同歸于盡而存在的,但在這片土地上,能活下來的人大都是亡命之徒,無論守不守規矩,他們也隨時都可能死去,規矩的意義,也就不大了。

    形成這種現象的理由是復雜的,但最直接的原因還是在于兩邊的打草谷。遼人將這片地方的人視為豬狗。武人將這里的居民視為無法統治的野人和刁民。這里偶爾也會興起一些大一點的勢力,但這類勢力多半仇視兩邊,相對封閉,而后又很容易地被打散了。因為你的勢力再大。也比不過兩邊的軍隊。田虎的觸手伸過來之后。也曾費了些力氣,想要在這里拉攏大量同伴,但他的勢力對于單一山寨來說是很大的。但對于呂梁這一片原本就零零碎碎如散沙的地方,又實在很難說該往哪里使力,因此要說進展,也一直都沒什么。

    當然,將勢力往西北的呂梁延伸對于田虎來說,一直都算是一個錦上添花的事情,進展就算不大,也沒有什么關系。不過到最近一年多以來,呂梁山的狀況比之以前有了許多的變化,就使得田虎忍不住再將注意力放上來了。

    一個名叫青木寨的寨子這一兩年來在呂梁不斷發展壯大,甚至想辦法打通了兩邊的走私商道,獲得了巨大的利益,這就真的是令人垂涎起來了。在青木寨發展之初,田虎手下的曹洪就曾注意到這里,他煽動青木寨分裂,試圖趁機奪取青木寨,后來本人卻被那位武藝高強的女寨主殺掉。

    這種事情原本就足以讓雙方結下梁子,但田虎當時覺得為這種事深入呂梁報仇,也挺麻煩。他還算比較光棍的一個人,大家出來混的,做錯了要認,挨打了立正,自己這邊將領過去煽動叛變,沒有成功被殺了,也只得將事情咽下去。然而此事之后再過了這么久時間,呂梁山的發展仍舊在不斷膨脹,已經從當初的一只香饃饃變成一鍋香饃饃,他就忍不住再打起主意來。

    據說那青木寨武藝高強的女寨主年紀大了,二十多歲還沒有成親,那就聯姻——這次聯姻跟以前的又不一樣,田虎這邊準備出的籌碼是軍中被稱為三太子的田實。田虎一家有三兄弟,分別是田虎、田豹、田彪,那田實乃是田彪之子,武藝不錯,長得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旦聯姻,雙方就是一家人。而且田虎這邊誠意滿滿,田實不是過去娶妻的,只要對方點頭,田實是入贅到青木寨,絕不是讓對方嫁過來。

    在此之外,眾人曾經研究了青木寨的發家模式。一般來說,呂梁山的勢力一旦形成,常常都是苦大仇深,極端排外,因此哪方面都不討好。但青木寨發展起來之后,卻是非常上道,附近的武朝軍方經常收到對方的分潤,甜頭實在不少,對于有些貪得無厭的家伙,青木寨那邊也是合縱連橫,分化打擊,甚至于對軍方許多將領的底細很可能都有著清晰的了解,因此才能漸漸的站住腳跟。

    這樣的一個寨主,雖然是女子,但對利益的掌控顯然非常厲害。單純送一個男人,恐怕無法滿足對方,因此,在田實之外,樓舒婉便是過去擔當說客的,雙方都是有能力的女子,這方面應該會比較好說話。

    如今天下局勢紛亂難定,朝廷又在忙著招安北面的各種山匪勢力,顯然武朝對內部的掌控已經到極限了。以虎王的實力,一旦聯手青木寨,有了這等連同南北的財源來路,將來一定能夠做出一番大事業來。

    這類說辭,樓舒婉之前就已經準備好,這幾天里還在不斷地完善,當然,一切還以見到那位名叫陸紅提的寨主后為準。

    這天晚上,她與押著聘禮的車隊在前方的冀縣停了下來,等待三太子田實與田虎麾下大將于玉麟的到達——雖然田虎軍中高層做出了決定,但田實本人也是高傲的,對入贅這種事情并不是非常情愿,他基本是以離家出走的姿態先一步來到這邊調查那陸紅提的情況。至于于玉麟,乃是田虎派出去抓他回來,要壓著他去呂梁和親的負責人。

    此時的地方已經接近呂梁,冀縣是個大縣,雖然在樓舒婉這種江南人眼中,一切都顯得很荒涼,但人確實是不少的。這是往北走的一個分流點,過了這段,人們就必須得選擇往雁門關正常出關,或是往呂梁山走私出去。在呂梁的走私通道興盛之前。冀縣大概只有如今一半大小。也就是說,它的繁榮,是在最近一兩年的時間里,突然膨脹起來的。

    因為這樣的原因。縣城之中的一切都還充斥著野蠻的氣息。行人三教九流。身上大都帶刀,看來誰也不是善類。即便是過往的商戶,身上也帶著殺氣和血腥氣。走私道路的出現繁榮了貨物。但安全的保障并沒有提升太多,有些人若是冒昧過來,沒有特定渠道指引,多半也找不到過關的方法。最繁榮的地方往往是青樓和刀鋪,一股股勢力大都有自己的聚居區,只有軍漢敢在各種地方囂張地橫著走,但基本也不會碰當地的勢力。官府的勢力極小——因為敢來這里上任的人都沒幾個,早幾年甚至有捕快被殺了吊在旗桿上,這邊一股股的勢力都有著同樣的特征,高調、張揚、而又瘋狂,然后一批批的興起,劫掠周圍,吃香喝辣,然后再一批批的安靜下去……

    樓舒婉在冀縣呆到第五日,田實與于玉麟才帶著兩百多的兵丁來到這里。在這段時間里,樓舒婉也已經打聽到了不少關于青木寨那位女寨主的事,據說她武藝高強,已臻宗師之境,眼下對寨子的掌控度極高,想要挑撥離間使寨子分裂,暫時是沒有可能了,除此之外,據說她長得很漂亮,因此最近這段時間里向青木寨提親之人非常多,甚至隱隱傳出對方有比武招親的想法——外面流言紛紛,就是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了。

    田虎軍中,見過那陸紅提之人也是有的,只是這次樓舒婉是找不到人了。田實的路線不同,顯然是找熟悉人詢問了一下,得知那陸紅提武藝高強又漂亮后,才來了興趣。他今年二十五歲,武藝不錯,長得也英俊,普通女人早玩膩了,田虎占據一地,那些哭哭啼啼的大家閨秀他也玩過不少,此時顯得有了征服那陸紅提的想法——這世界上畢竟是男人主宰的,雖然是打著入贅的名義過去,但憑自己的本事,未必就不能征服她,一旦上了床,再強的女人還不是對自己千依百順……

    當天晚上,兩撥人匯合,彼此見了面。那于玉麟身為田虎倚重的大將,也是頗為英武之人,他三十多歲,武藝高強,性格沉穩。若是對方瞧田實不上,大概他也是有心下手的。樓舒婉與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見了,匯合之后的第二天,眾人拔營啟程,三百多人浩浩蕩蕩地往呂梁山的方向進發了。

    另一方面,樓舒婉等人離開之后,寧毅這邊一百余人組成的車隊,也接近了冀縣。

    “過了前面那一片,當官的就沒用了。”黃昏時分,車隊扎營,祝彪指著北面的山麓,回過頭來跟寧毅等人說道,“呂梁這邊,比我們獨龍崗那邊還亂,能說話的,要么是軍隊,要么都是山賊,老百姓不是沒有,但要是沒勢力,地都種不了啊。過去了就得當心,人不能落單,這邊人心狠手黑。”

    “……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與其跟文人打交道,在這邊跟武人打交道反而更好一點。”寧毅站在石頭上,遮著眉毛往前看,“文人這東西啊,很多時候說話模棱兩可,收了錢還跟你耍詐,一扭頭就不認。武人就好多了,他們雖然貪,但是收錢就辦事,非常光棍,我還是比較喜歡的。”他說完,嘆了口氣:“不過,看起來確實荒涼了一點……山西啊……”

    “陸前輩家在這邊,我一直覺得……真不容易。”

    祝彪如此感嘆著,周圍有幾名負責小隊的武者也都露出了類似的神色。這次跟著寧毅上來的武者中,有半數是當初的梁山人,也都在獨龍崗那邊營地里受過訓練。陸紅提還在時,曾在營地里跟他們交手,打過他們。此時眾人多已懺悔,心態大變,加上陸紅提的宗師身份,對她頗為敬仰,被她教訓過反倒覺得與有榮焉,看做半個老板娘、半個師父一般。只不過,對于眾人的同情,寧毅撇了撇嘴,嗤之以鼻。

    “有什么不容易的,雖然聽起來像是以訛傳訛,但居然連比武招親這種謠言都出來了,等我過去了,非得批評她不可。”

    夕陽西下,口中雖然說著這樣的話,但想起陸紅提的樣子,心中還是如同照在臉上的陽光一般產生了溫暖的感覺,如果自己真的跑去說她一頓,她會不會還像小媳婦一樣,坐在床邊讓自己說呢。略想一想,沉穩如他,心中也不免期待起來。而如他所說,軍隊收了錢,辦起事來——只要不是跟遼人打仗——基本還是盡心的,而如今遼國已滅,接下來的呂梁山,會擁有難得的,好幾年的休息機會,幾年的時間,它能發展到一個什么程度呢……一切都在前方了。(未完待續。。)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