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贅婿 > 第五四八章 喜樂悲歡 孰能盡算(上)

第五四八章 喜樂悲歡 孰能盡算(上)

    騷動的響聲之中,火光惶然雜亂。隨著寧毅的那聲暴喝出口,大廳之中的人,各自都有著自己的反應。

    似何重、辛鐵城等人忙著自保,武勝軍的蕭成等人,也有著類似的反應。何樹元試圖迎上來,而林宗吾帶來的幾名大光明教護法本是高手,卻并非王難陀那樣的超一流,他們坐在下席的圓桌邊,轉眼間也被寧毅帶進來的田東漢等人纏住。

    寧毅手中的凳子猛的一下將何樹元打翻在地。這邊,董龐兒的使者,以及陳家渠的陳就等人也還在喊:“寧人屠,不要沖動——”轉念又意識到,對方的外號既然是血手人屠,這時候發飆,又哪里是一般人擋得住的。

    而只有樓舒婉的那邊,女子看著這忽如其來的混亂,眼中顏色在翻滾,身體微微顫抖著,對于玉麟等人低聲道:“去攔住他去攔住他……”她針對的自然是寧毅,然而于玉麟已經感受到了整個大廳內外的騷亂,急促地搖頭:“你別沖動。”他在虎王麾下也是很有地位的,在這等大亂的時候開了口,另外一邊的田實、邱古言也就沒有動作。

    人影晃動間,何樹元的慘叫聲中,樓舒婉一咬牙,猛地沖上去,從衣袖中拔出匕首,便要朝寧毅背后刺下!然而她也實在太沒有經驗,刺下之時,口中還大喊著:“呀——”然后寧毅猛地回過頭來,兇戾的眼神與她對望了一瞬。

    “啪”的一下,寧毅單手一揮。一個耳光甩在樓舒婉的臉上,將樓舒婉打在了地上,匕首也已經飛了出去。邱古言才要沖上來,被陳凡擋在了寧毅的身前,他也橫跨一步,擋在了樓舒婉的前方。

    樓舒婉癱坐在地上,用左手手臂遮住被打的右邊臉頰,目光望著一側的地面,眼睛通紅通紅的,卻沒有立刻爬起來。周圍無數的混亂。

    大廳那邊。作為主人的梁秉夫老人拄著拐杖,緊抿雙唇望著這一切,在他的身邊,鄭阿栓已經在大喊著:“來人!”大廳兩側的小門已經有人沖了進來。大廳上方。有人影舉著火把奔跑上去。當先那人扛著一門榆木炮,正是竹記隊伍里的小將宇文飛渡,他的口中大喊著:“死胖子。給我停手!”大廳下方的一名大光明教高手躍上去試圖阻攔他,隨后與一名竹記的高手戰在一起。

    庭院之中罡風呼嘯,兩名宗師決戰正酣,哪肯停手,旁邊一座石制小亭被林宗吾的拳勁波及,正在倒下。而失去了手中兵器的紅提與林宗吾空手搶攻,竟絲毫不顯弱勢,她的身形依舊如靈蛇巨蟒,步伐、掌間仿佛撥動了天地間的一汪深潭,勁走成圓,一輪搶攻,在林宗吾的手臂上、肩膀上連拍了兩掌,發出的是皮鼓一般的沉悶轟響。

    落在一眾高手眼中,那是大手印里最為狠毒的翻天印,打的是滲透勁,觸物即崩。她單純的外力比不過林宗吾,然而出力的手法已經妙到毫巔,每一掌打出,既重且沉,一掌下去就是一手血,林宗吾連中兩下,中掌的地方,寬大的袍子就如蝴蝶般化為碎屑飛舞。他轟的一下將紅提撞向那老舊的亭子,亭子的青石柱倒下,亭上的石蓋跌落,無數的煙塵中,紅提與他連對四掌,身形飛舞如巨蛇,抽身往倒塌的石亭的另一側。

    林宗吾的步伐如同醉酒,直沖進石亭里,單拳砸開了正掉落的八角青石蓋,雙手抓起那亭子的一根青石柱,轟啪一下的橫揮而過。

    小小的石亭粗糙,柱子也有四根,兩米長的青石柱,重愈數百斤,被他掄得像是風車。另幾根石柱被轟的揮中,一根爆開短碎,一根飛舞向丈余開外,紅提也只能惶然后退。第二次橫揮又呼嘯而來,她一個鐵板橋躲過去,然后猛然沖向林宗吾近身,第三下揮過來,被她猛然間抱住。

    這一瞬間,她的身影在走,林宗吾龐大的身軀也被拉動,兩人看似在搶奪那根石柱,又像是拉住了一根長繩,身形化圓飛奔,足下腳步踢、掃、橫、踏,在那石亭的殘骸間卷動無數灰塵,里面小小的石桌石凳都在飛舞滾動向不同的地方,浮塵漫揚,看起來簡直是龍卷風的前兆陡然降臨。

    這樣巨大的破壞也僅只持續了片刻,石柱從紅提身上飛了起來,從她頭頂上呼嘯掃了過去,也不知是被她故意拋飛出去的,還是被林宗吾的巨力占了上風,兩人的身影在灰塵中砰的撞在一起,紅提的身影被踉蹌撞飛,而這邊,林宗吾的步伐依舊亂得如同醉酒,連同翻飛的石柱沖向另一側,但他退后的距離并不遠,猛地定下身形,他抓起那根石柱,陡然前沖。

    廳堂里,持著刀槍、弩弓的青木寨兵眾、竹記成員已經圍了過來,寧毅拿出身上的第二把火銃,狂吼中開了一槍。火光在空氣中震出波紋。視野那邊,紅提在飛退中定下了身形,穿黑色長裙的女子的身影,雙手張開,如同撥弄著巨大的渦旋。

    屋頂上,火星在榆木炮的尾端燒,宇文飛渡拿著一根長槍,撐著榆木炮轉變方向:“住手啊——”

    林宗吾揮舞著巨大的石柱,猶如洪荒巨獸,碾向陸紅提,兩人的距離迅速拉近,石柱橫揮。

    陸紅提看著那身影過來,沒有退后,面對著揮舞出千鈞巨力的石柱,她收起右掌,左掌按了出去。單手……接下石柱。

    ……石柱與手掌相觸。

    轟——砰——的巨大響聲,那石柱結結實實地打中了紅提,女子在那橫揮的巨力下踩出漫天飛濺的土石,而后整個身體都飛了出去,與之對應的,是石柱的轟然斷碎,與林宗吾山一般的身形朝后方飛出。

    轟的一聲巨響。在同一時刻響起在屋頂上,然后火柱射向側面的院墻,漫天的光焰隨著碎石飛舞。紅提的身體飛出兩丈遠,在地上落了一下,還在飛滾出去。而另一邊,是更加令人難以想象的情景,沒有人能夠理解林宗吾遭到了怎樣巨大的一擊,他龐大的身軀飛了出去,猶如滾落山巔的巨石,撞碎了聚義大廳院落的外墻。再撞碎了旁邊一座房子的墻壁。整個身體沉入黑暗之中。

    要將林宗吾這樣子打飛,就連另一個林宗吾出現,幾乎都不可能做到……

    在地上砰砰砰的滾了幾下之后,紅提的身影像是順勢抬了一下。坐在了遠處滾在那兒的圓形石凳上。她的身體弓了起來。像是捂著肚子,折疊起身體的蝦米,長發披散下來。遮住了側臉,有幾根隨著風兒漾起,如同夜里的蜉蝣。

    寧毅遠遠地朝那邊看著,沉默的紅提坐在那兒沒有任何動作,但半個身體上都已經是血跡了。方才接下林宗吾那一擊的左臂,也像是沒有了絲毫力氣一般的垂下。

    他深吸了一口氣,這片刻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而大廳里,就在方才那一刻開始,神奇般的失去了所有的聲音。如果林宗吾死了,而陸紅提又是這種狀態,沒有人能夠想到,他們面對著這位外號血手人屠的男人,會是什么下場,而所有人,也是被林宗吾飛出的一幕,給完全震懾住了。

    好在片刻之后,那邊房間的大洞里有了動靜。一個龐大的身影從那邊起來,昏暗中顯出了些微的輪廓,寬大的袍服被打爛了一些,隱隱約約的鮮血。這位大光明教主的聲音,一字一頓的傳了過來。

    “寧立恒!你敢插手我的比試!”

    田東漢等人與手持弩弓的幾名竹記高手,已經跨過院子,在走向陸紅提。

    寧毅望著紅提那邊,再度吸了一口氣:“我說,是個平局!誰同意!誰反對!”

    空氣中難以言喻的窒息,片刻,察覺到田東漢等人的靠近,紅提偏了偏頭,微微抬起了右手。祝彪靠近寧毅,低聲道:“陸前輩她……只是在療傷……”

    然而寧毅望著那邊,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有巨大破洞的房間里,林宗吾終于笑了起來:“哈哈,好!既然寧人屠如此堅決,本座今日就給你個面子!陸姑娘,你今日使出的那套功法,陰陽相生,剛柔并濟,玄妙之極!今日本座也有領悟,此后若能在武道之上更進一步,多賴陸姑娘的指教,謝過了!”

    紅提抬了抬頭:“那是立恒教我的,叫太極拳。”

    林宗吾又笑了起來:“太極拳,好名字。只是姑娘宗師身份,何其尊貴,為了維護情郎,也不必將此等神功套在他頭上!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本座告辭了!”

    他這話說完,轟然間從房屋的另一邊大門沖出,掠向半山腰上住了諸多教眾的院落,幾名大光明教的高手也連忙拱手告辭。寧毅道:“快去安撫你們的手下吧!”經過方才的一番騷動,那邊院落里田虎的人、武勝軍的人、董龐兒的人也都已經蠢蠢欲動,與早先安排下的數百青木寨眾幾乎發生沖突,此時蕭成等人連忙告辭沖下去,安撫局面。寧毅正要朝紅提那邊走過去,側面,名叫成就的男子開口說起話來。

    “今日……今日還有我呂梁山的事情,豈能到此就算,寧人屠,山下還有五千多人……”

    寧毅的身影定了定,片刻之后,他朝著前方走出去,聲音響起來。

    “呂梁山?這才幾年,你們就忘了遼人打草谷的時候把你們打成什么樣子了!武朝數百萬軍隊,只因勾心斗角,戰陣之上畏遼人如虎豹,二十萬人打不過人家一萬人,而女真,兩萬人可敗八十萬遼軍!如今朝廷設招安詔,專為防女真人南下,一旦情況如此,呂梁山首當其沖。而你們這些烏合之眾,想往青木寨摻沙子!玩爭權奪利!?感受一下吧!外面!現在已經打起來了!”

    他站在了紅提的身側。

    “要加入青木寨,合作?可以,你們把話帶出去。一切都按照青木寨的規矩來。肯出力肯拼命有手藝的,保你們有飯吃,你們出力多,自然有位子,有榮華富貴也有這一方平安。就憑著你們,要來爭權奪利的……我踩死你們。”

    空氣里,有硝煙的味道。陳就等人已經慌張起來。就在方才,宇文飛渡發射了榆木炮之后,一朵煙花已經從青木后山,升上夜空,這一刻,距離青木寨數里之外的山間,已經是戰場了。

    院子里散落著火焰與戰斗后的余跡,風撫動了衣袂與女子的頭發,寧毅看著頭發上的斑斑血跡,有些想要伸手,又縮了一縮。女子坐在那兒,抬頭看他了,她笑了笑,隨即那笑容消逝了一點,生澀的、不像情侶的感覺。

    “你昨天說的,不是這樣的。”

    紅提拉了拉他的手,站了起來。

    “我沒事。”她又說道,“我、我受傷了……我要上藥……”

    “我幫你。”

    寧毅攙著她,如此自然地說著。紅提看起來,有些想拒絕……

    山間的慌亂還未停歇,青木寨外數里,戰火已經開始延綿。只有在這騷亂擴散原點處的院落里,有些氣氛,安靜下來了……

    夜,還遠遠未完……(未完待續。。)

    ps:  為這么好的一章,求月票^_^
真人捕鱼此赛游戏大厅